【推荐】BG宫廷小说 一年天下 by 煌瑛

一年天下 by 煌瑛

这片今天下午看的,硬是一口气看完了,写得特别特别好!
不过说到底,是个悲哀的故事。大概是因为作者对于宫廷和人性没有抱一点点幻想,所以写的结局是最自然但是最冰冷的那一种。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出身皇后世家的女孩怎样一步步走上了一条自己不愿意走却不得不走的路。
里面有兄弟姐妹间的亲情,也有暧昧的爱情和无数的算计。好男人有不少,可是就偏偏没办法在一起。最后作了皇后,可是却和皇帝隔着万水千山。
冰凉是很冰凉了,可是写得非常非常不错。强烈推荐!
为了帮助大家阅读,摘抄一段给大家看看:
———————————————–
开头:

楔子

  如果,给你一年时间权倾天下,但是,要以十年的忍辱为前提,以十年的寂苦为结果,你要不要?

  是真正的权倾天下啊——你的所作所为无人反对,仿佛你所做的正是众望所归;你的一言一行绝不会听到相反的声音,宛如所有的一切正合人心,理该受到拥戴;你的任性、你的残忍、你的荒唐,绝对没人过问,周围每个人对你的感情,只剩下体谅和容忍,没有抵触和抗议。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是此前十年的隐忍——周围所有的人都有一刻辉煌,唯独你籍籍无名。这无名让他们对你冷眼相看,甚至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不得不因为他们的喜好和决定而牺牲自己,随波逐流。纵然有刹那的绚烂闪耀,也会被他们踏入更深的黑暗。这样的日子要绵延十年。

  还有,一年的豪权之后是十年的寂苦——没有朋友,没有亲眷,没有关心你的人……每个夜晚,你孤单、怅惘,只能在冷冷清清中哀声叹气,没有人分享你的痛苦,没有人留意到你日以继夜地悲泣……

  如果,给你一年时间权倾天下,支配苍生的命运,你愿不愿意用这样的二十年来交换?

  彩幡随风而卷,恍若染出满天霓虹。鼓乐隆重,响彻云霄。宗庙外跪着上百男男女女,个个衣着华美,气态不俗。男子在东,女子在西,共同膜拜祭坛上享受香烟的祖宗神像。

  透过缭绕的香烟,素盈定定地望着那绝美的女人,不知所措。

  女人有一双冰莹的眼睛。素盈见过许多美人,谁也没有这样一双眼:看人的时候冷冷的,无言的睥睨带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冷酷之中也有支配苍生的怜悯。

  女人的体态极美,随意一坐,也是动人的图画。她软绵绵地坐在青铜鹿背上,轻轻抚着鹿的角,十指赛过最完美的白玉。

  素盈不明白,这女人怎么会出现在那里——那头青铜鹿,是素氏的保护神,从来只被膜拜,不被乘骑。素盈小的时候不明所以,在祭奠散后摸了摸鹿角,就被父亲和几位长辈厉声呵斥。这女人怎么敢坐在上面?而且是在这全族大典的日子。

  “如果用二十年来交换,你要不要那一年?”女人的口唇并未有丝毫翕动,只是眼睛直勾勾盯着素盈。

  “你问的是我吗?”素盈在祭典上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说话,只是心里这样想了想,便看见美人轻轻颔首。

  “素盈,你要不要一年的权倾天下?”她加上了素盈的名字,这次是准确无误了。

  素盈一怔,旋即在心中嘻笑道:“我不需要。你去问她们——”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周围屏息凝神的众位姐妹。

  而美人只是摇头,冷淡的声音说:“我看中的是你。如果你回心转意,再来膜拜我吧。”

  说着,她一扭腰肢,消失在铜鹿背上。

  大典司仪在此时用悠长的声调高声吆喝:“素氏子孙参拜始祖女神——跪——再跪……”

  素盈跟着周围的姐妹向着祭坛一拜又拜,心里却知道:那里已经没有她们跪拜的神祗。

  这一桩八岁的奇遇带来的兴奋和神秘,很快在素盈心中褪色,只余下一句未曾减弱的承诺:“如果你回心转意,再来膜拜我。”

第一章 丹茜宫

  慈明二年的冬天下了好几场大雪。积雪未消,新雪又至,整个冬季没见几个晴天。

  素盈的生日就赶上这心烦的天气。尽管如此,腊月初二这天,她还是心情愉快地立在窗前,饶有兴致地看着鸟雀在雪地上蹦蹦跳跳。看了没一会儿,那些鸟儿忽然呼啦一声全飞走了,大公子素沉那边的管事素明笑嘻嘻走进小院,冲她说:“六小姐,听说您这边有块上好的沉香木?大公子想要借用……”

  素盈还没答,她的贴身丫鬟轩叶已经沉着脸放话:“真有意思!别的小姐过生日,府里上上下下忙着送礼。我们小姐过生日,没有礼物就罢了,竟然还伸手要东西?这是什么道理!大公子手边什么好东西没有?还惦记我们小姐一块木头?”她顿了顿,双眼瞪着素明。素明刚想开口说什么,轩叶故意抢在他前头,又道:“我们小姐这块沉香是九夫人留下的,能随便出借吗?小姐晚上睡不好,一定要枕这块沉香安神,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素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悻悻道:“九夫人的东西,还不是老爷赏的?说的好像是她家祖传似的!不借就不借吧,哪儿来这么多话?”他讨个没趣,这就要走。

  轩叶还要抢白,被素盈拦住了。“素管事留步。”她笑着问:“大哥要这块木头做什么?”

  素明的气平了平,对素盈毕竟恭敬一点:“下个月是丹嫔娘娘的生辰,大公子要请人雕个精致东西送进去。”

  “什么精致东西?”素盈满脸好奇,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满是期待。

  素明看看这个精致玲珑的小姐,心想她也就是个孩子,坏就坏在身边的丫头太刁蛮,老惹是生非给她添乱,其实六小姐本身没做过什么惹人讨厌的事情。心里这个念头一转,素明的神情就缓和了:“是个小宫殿,图纸都画好了,在三公子那里。三公子也拿了一块极品紫檀木给大公子——那也是九夫人留下的。”

  三公子素飒是素盈的亲哥哥,因为少年有为,在素家的待遇比素盈好得多。素明特意这样说,无非是给素盈一点暗示。

  “轩叶,把我那块沉香拿给素管事。”小小的素盈眨眨眼睛,笑嘻嘻说:“既然哥哥的紫檀也用到一处了,我这块沉香正好凑个热闹,跟哥哥的紫檀结伴。”

  轩叶想要说什么,最后只跺了跺脚,赌气回房里抱出一块又大又沉重的沉香木,往素明怀里一塞,“好吧,好吧,你们兄妹就这点私房,都给人折腾没了!”

  “素管事别跟丫头一般见识。”素盈看了素明一眼,半垂下眼睛,似乎也为轩叶的表现而过意不去。

  素明寒暄两句,抱着木头走了。轩叶眼睁睁看他把沉香抱走,心里舍不得,扪着心口叹气:“小姐,你在这家里也太好欺负!这真是一块木头都不给你留了。”

  素盈的嘴角一扬,稚气未脱的脸上立刻有种特别的光彩。“轩叶呀轩叶,你真是白白比我年长一岁!”她在丫鬟的背上拍了一把,笑道:“你没听到吗?那是给姑姑的生辰贺礼!我哪儿敢阻挠爹爹一番心意。”

  轩叶不服气:“要是郡王开口,婢子当然没话说。可是大公子……”

  素盈摇摇头,“你当那真是大哥要送的?你没听到:那是宫殿的木雕。大哥才没这种念头——分明是爹暗暗祝祷姑姑入主丹茜宫,才要雕这么个东西,又不好以自己的名义明目张胆地送,才打了大哥的名义。”

  轩叶咬了咬嘴唇:“小姐你想得太多了。”

  “就算信不过我,你还信不过三哥?”素盈轻声一笑,“他跟大哥一向不对劲,哪儿有这份好心,成就大哥的礼物?”

  “好啦、好啦。”轩叶吐口气,“反正你决定——我不想那么多,只要小姐不被人欺负就行。”

  素盈拉起她的手摇了摇,笑靥中满是稚气:“轩叶,既然图纸在哥哥那边,我们去看个新鲜。你把哥哥上次留在这里的书找出来,顺便给他送过去。”

  素飒这天难得在家,见了妹妹,第一句话就是:“来看图纸?”

  “哥哥最知道我的心思。”素盈笑嘻嘻凑到素飒身边,看他展开一卷图画——果然,是丹茜宫的模样。

  “爹爹还真是不知道避讳。”素盈微哂,“这东西摆到姑姑宫里,不知道要招惹多少麻烦。”

  素飒笑笑,“那不正好让大姐、二姐渔翁得利?”

  “还是哥哥比我想得多。”素盈嘟了嘟嘴巴,把图纸推到一边,“上次你给我的书,我看完了——轩叶,把书给哥哥。”

  轩叶红着脸走到这兄妹俩身边,低着头将几函书放在素飒手边。

  素盈见她这模样,不怀好意地挤眉弄眼:“轩叶平常多么伶牙俐齿,一到哥哥面前就哑巴了。”

  素飒却并不放在心上,一笑带过,关切地问妹妹:“书可看懂了?有不懂的就问。这些天,刚好有范家的几位公子在府中做客——他们家几代都是史官。”

  素盈撇撇嘴,“没有什么不懂的——古时候的事情,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手。这次该看《晋书》。哥哥还有什么好书,一并给我好了。”

  素飒早已料到她的到来,已经将准备让她看的书放在手边。他满意地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叹息道:“你比七妹、八妹聪明得多,可惜了。”

  “我看书是为了自己喜欢,又不是为其他。有什么好可惜?”素盈低头拿起书本浏览,淡淡地说:“反正我这一辈子跟丹茜宫没缘分,正好由着自己随心所欲。”

  丹茜宫——正宫皇后的居所——自尚未营造时起,就酝酿着不祥的种子。

  皇帝营造一座新宫殿,难免会听到反对的声音,这不稀奇。他已经有那么多宫殿,而天下还有那么多百姓头上无片瓦、脚下无寸地。朝中当然会有臣子提出反对意见,如果没有这种臣子,反倒是王朝的悲哀。

  但这些臣子也知道:他们只能提出意见,采纳与否,只取决于皇帝。

  于是,建造丹茜宫的决定被皇帝宣布,被部分朝臣反对,但最后还是破土动工,没有人对结果感到意外。

  大多数宫殿的建造,到了这一步已无话好说,然而丹茜宫最大的争议才正式登场:皇帝宠爱的敬妃素氏,不知是太聪明还是太愚蠢,突发奇想地建议皇帝用丹茜草汁涂染这座新落成的宫殿。

  如今它叫“丹茜宫”,自然是因为敬妃的提议获得成功。想到用丹茜草汁做红染料,实在是一种创意。丹茜草的红汁色泽明艳,带有幽幽异香,而且不易褪色,是宫廷御用的布匹染料。还没有人想过用它来装饰宫殿,而试验的结果非常令人满意。

  但在当时,这个提议引起的轩然大波却将敬妃卷入“性奢华不贤”的漩涡——她只记得讨皇帝的欢心,急于为他的新宫殿出谋划策,头晕脑热之下忘了这世上不是只有皇帝一个人能左右她的前途。

  每次想到这个故事,素盈都忍不住一声叹息:这就是宫廷。富贵不属于那些自以为很聪明的人。

  素盈知道这个故事的真相:用丹茜草做涂料是另一名嫔妃顺妃的主意。顺妃素氏若有意若无意地透露这个点子,又装作十分后悔泄露出来,敬妃思量几次,竟没有想出其中的险恶,抢了这个创意去邀功。

  她的失败不在她走错了第一步,而在于她太过自信,她在漩涡的中心带着勇气和舆论斗争。她太过于相信自己的魅力,她要用这魅力与舆论争夺皇帝的偏爱。争执的最后,早已无关那座宫殿的染料,而成了朝臣对一个嫔妃品性的声讨——作为一个侍奉天子的人,贤惠礼让才是她该做的,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慢朝中众多臣子的建议?

  在这样的攻势之下,皇帝越来越头疼,而敬妃只道再坚持一阵就赢得整场战争。她越陷越深,忘了后宫是多么庞大的仓库,有无数后备美人可以替代她的位置而不用让皇帝头疼操心。

  静静观战的顺妃了解敬妃。顺妃还是个孩子时,就从当将军的父亲那里听过:打赢一场战争的第一步,就是了解敌人。她赢了敬妃,用内宫外廷的舆论打击了自己唯一的劲敌——原本皇帝就没有格外宠爱敬妃,而且在这场无底的争吵中,他对敬妃的些许维护都被朝臣视为乱国的潜因。皇帝向朝臣屈服——因为他们义无反顾,没有后顾之忧,越是尖锐勇敢地直谏,越可以为他们留下千古传颂的美名,为这美名,他们不在乎被罢官或处死。反正,他们也知道:皇帝不能那么做。要皇帝疏远一个妃子,比要他承担昏君的恶名容易得多。

  他们胜了皇帝——他终于疏远了所谓的“红颜祸水”敬妃。

  顺妃胜了他们——他们甚至不知道:整件事从顺妃一句貌似无心的快语而出,而结果又让她十分满意。

  但顺妃的结局也未好到哪里。因为她没有从宫中找出自己所有的敌人——这太难,很多时候,原先的盟友忽然就反目成仇,防不胜防。

  当丹茜宫落成时,皇帝宣布将它赐给顺妃,立刻引来新一轮反对的浪潮:太后仍然住在简朴的宫中,却将如此奢华的宫殿赐予妃嫔,孝道何在?

  太后素氏并非皇帝的生母,甚至比皇帝还要年轻一两岁。皇帝对她一向并无特别的恭爱,但她是太后,是这个国家最高贵的女人。她一直自信满满地以为,这座新落成的宫殿非她莫属。

  圆滑的顺妃立刻主动让步,然而太后对她已经失去好感。

  获得一个人的欢心很难,失去一个人的欢心,只需要一件事、一瞬间。

  经过一段时间的争论之后,丹茜宫成为年轻的太后的宫殿。她看着瑰伟的宫殿,冷笑丹茜宫犹在,但自作聪明的妃子们无缘得见时,连她,也不知道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

  为保持宫殿的朱漆历久不衰,每两年便要用草汁重新凃丹。丹茜草产量不低,但用来涂抹一座宫殿,还是比较夸张。这项大工程所需的丹茜草,由太后娘家的亲戚提供,不消两年,他们就成了众矢之的:指责他们欺压百姓、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言论充斥宫廷。

  年轻的太后压不住阵脚,又气又急之下因病殒身。

  “这世上只有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没有永远能保住的。” 她在病榻上说过这样一句话。

  她驾薨之后,她的那一支素氏家族也走了下坡路。

  从那以后,丹茜宫不再用芳草涂抹,一番风波终于在表面上平息。人人都说洋溢着喜庆红色的丹茜宫,是这个王朝的不祥之地。

  但入主丹茜宫,仍是素家每一个女孩子的使命。

  素盈的手指从图纸上快速而轻盈地滑过。

  “素家的宿命,与我无关。”她嘀咕一句,轻轻咬了咬下唇,仰起头,换上明朗的笑脸,“我现在这样才好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不喜欢的也不用勉强去做。”

  素飒什么也没说,笑得讳莫如深。“我这里还有块极好的沉香,你拿去用吧。今天不是你生日么?哥哥就拿那个做贺礼。”

  “还好娘给我生了一个哥哥……”素盈调皮地吐吐舌头,“不然,我在这家里可真的没盼头。”说完,她牵着双颊通红的轩叶,抱了一大摞书本走了。

结尾:

当素盈醒来的时候,透过繁花刚好看见皇帝坐在她的书案旁,看她常在看的书。

  他的眉头轻锁,眼中似乎有一点凄迷——花朵太多,素盈看不清楚。

  这道帘没有让她看见的宫廷变美丽,只让她看到的他更加模糊而已。

  她没有弄出动静,悄悄地看着他,看他半晌盯着平放在面前的书,不翻一页。

  “原来,你一直在看的是这一段。”他忽然说话,声音有些异样。

  素盈不能再装睡,慢慢起身走到他身边,与他一起看那段文字:唐朝玄宗还是太子的时候,太平公主用事,对太子颇为忌惮。太子宫的杨氏怀孕三个月,太子说:“当权的人不希望我多子,只怕要累及杨氏。”于是拿了堕胎的草药亲自去熬,可是却将药罐失手打翻三次。“只怕是天意!”太子这样想着,放弃了。后来那孩子平安降生,就是玄宗之后的肃宗。

  “他是个狠心的父亲吧?”皇帝的神情怅惘。

  素盈摇头,缓缓地说:“他是个有感情的人,下不了手,所以才会三次打翻药罐,三次之后就为自己找了理由住手。有感情,所以后来爱一个女人爱成一场灾难。”

  他拉着她的手,让她在他身边坐下,向她微笑,可素盈觉得他的笑容黯淡。她不慌不忙地问:“东宫与陛下商量素庶人的后事了吗?”

  他合上书,淡淡地说:“有什么商量?畏罪自尽的人办后事,有先例可依。”

  素盈的睫毛颤了一下——她的姐姐柔媛并没有死去很久,已经成了“先例”,化为一段有罪的往事供人借鉴:褫夺封号,无谥,席卷出宫,还家收敛。素盈又仔细地看眼前这男人:素若星嫁他的时候十三岁,他十四岁。他们以世间最亲密的关系一起长大,她为他生养过七个孩子,他们一起经历了失去三名骨肉的悲伤,以及为三个儿女嫁娶的喜悦。

  他是个聪明人,竟然没有怀疑旁人加在素若星头上的罪名?聪慧美丽、多才多艺如废后,不知是哪里失去他的欢心,就这样被他如扫落叶一般扫入宫廷的历史……

  素盈把头轻轻靠在他肩上,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揽着素盈的肩,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记得我曾经给你讲过的那个少年吗?”

  “我记得。他用十年爱与十年被爱换取心愿实现。”素盈点头,“就算那孩子当时十岁,二十年也该过去了。”

  他拥着她笑起来,“傻丫头——二十年确实过了。可是,少年人有太多愿望,又自以为有很多时间去交换。二十年还没有结束,他已经有了又一个愿望,甘愿付出又一个二十年。许愿一旦开始,‘二十年’就不是终点。”

  素盈一阵心寒,不自觉地在他怀中瑟缩。

  他浑然不觉,静静地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他却付出太多用作交易。所以这一生,他都不会像明皇那样打翻一次药罐,也不会为任何红颜引来祸乱。”

  素盈抬起眼望着他柔和的侧面。她无法想像,能够温言款款说出这番话的人,会以什么为代价,又会去交换什么。她实在猜不透他,只得坦言:“陛下英明,而我只是个平庸的女人。虽然恰好做了你的妻子,但我还是只能像一个平庸的女人那样,敬爱她的夫君。”

  他轻笑一声,握着她的手说:“辛苦你。”他停了停,在素盈耳边温柔地说:“不过——与其平庸地爱我,就不能为我变得聪明?那样对你我都会更好。”

2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我的天使不爱我

    十年,又十年…用二十年换一年,值得么?不过,那一年又是怎样的呢?一定很美.就像烟火一样,惊心动魄.———奔去看文,谢谢推荐.^^

  2. souhomura

    咳。据说这个文出书了,但是网上没有最后的真正结局。不过不影响阅读。此外,jj上面有这位大人的专栏,里面有一个番外,很长。写得还不错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