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艳鬼(出书版) by 公子欢喜

艳鬼(出书版) by 公子欢喜

基本上公子欢喜的文我个个都喜欢看,个个都可以算是强推拉……不过这个真的不错。

算是《思凡》一个系列的,讲冥主空华下凡寻找神器,遇上了自己三百年前历劫时见过的故人,他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可是看到那个鬼那样执着的爱恨不觉爱上了他的故事。
写的很好,无论是人物剧情都没话挑。小攻小受我都喜欢,配角几个也非常出彩,凄艳的惊人。顺带一提,靳家老夫人的角色刻画很出色,很久没有看到这种感觉的了。
节奏把握得很好,一张一弛,很有起伏。
最后的结局……也许不那么甜蜜才是最好的吧。。。。喜欢。

强推,建议大家一定去看看。尤其喜欢思凡这个系列的更应该去看看。。。。

下面内容为开头和结尾的节选。
—————————————————-
文案:
因寻找上古神器刑天而下凡的冥府之主空华
遇见了尖牙利齿的艳鬼桑陌,
在向桑陌套取刑天下落的过程中,
慢慢地,彼此爱恨不休的前尘往事被一一揭开。
曾经转世为四皇子则昀的空华与曾经身为四皇子心腹的桑陌,
这一次的重逢对他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是对过往恩怨的追讨还是爱的延续?

当忘却了所有的冥主与死死不肯从过往中解脱的艳鬼重逢,
爱恨再起,
谁成就了谁?又是谁毁了谁?
当一切尘埃落定,
桑陌笑得灿烂:「你还是不懂爱恨啊……」
当一切谜底揭晓,空华说:
「桑陌,我们再赌一次吧。
我将我的所有压上,赌你的爱恨。」

 

第一章
「故事的起因听来就甚是荒唐……」
荒郊,月圆之夜。经久不见人烟的古庙中幽幽传出一声喟叹。
秋风呼啸着自墙缝窗棂中钻过,半截短短的白烛左右摇曳,连此地最长寿的老者都说不清被废弃了多少年的小小神庙里,今夜多出了重重黑影。
尖嘴、长耳、粗尾、幽亮得不似常人的诡异瞳孔、紫黑色的尚带着血渍的尖利指甲……投射在墙上的影子被明灭的烛火拉长,被积年尘灰模糊了面容的山神怒目圆睁。一瞬间,在一张张狰狞面孔的环绕下,连清冷的月色也带上了森森的煞气,彼此分不清是鬼是神。

「这还要从凌霄殿中的那位天帝陛下说起……」不停跃动的烛光里,半躺于神像下的白衣男子微微仰头,灰色的眼瞳里映出一片天边的阴云,红唇勾起,露出一个嘲弄似的笑。众鬼环肆之下,这张勾画细致如女子般艳丽的脸叫人自心底泛起一丝寒意。

风起,月隐,荒芜的破庙里,擅画一副好皮囊的艳鬼说起一段鲜为人知的传说:
说是许久许久之前,彼时,今日皇家的开国天子尚不知在何处,前朝的真龙国君不过是个奔波山间的猎户。天庭中,多情的天帝与嫦娥私会在广寒宫。情热交缠之 时,耳听得鼓乐齐鸣,正是天后气势汹汹而来。天帝大惊,慌乱中,顾不得天子威仪,旋身变作玉兔模样,钻出了窗户就一跃落下凡间。

这合该是天注定要那位猎户发迹,天帝变作的玉兔恰好落在他的陷阱里,仓促间还叫竹片扎伤了腿。想要施法脱身,却又恐被天后察觉,进退两难。

半世困于莽莽林间的猎户眼见兔血过处即生出一片琼花仙草,惊得目瞪口呆。
此后的发展曾经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天帝报答猎户相救之恩;有人说,是天帝感念猎户善良。
神像前的白衣艳鬼眯起眼睛,嘲讽的神色越发明显:「是猎户胁迫了天帝。」
僵持间,天帝眼见天边气涌云翻,不消一刻,天后便会寻来,无奈之下只得开口讨饶:「你若放我,来日必有重答。」
猎户贫寒却不愚钝,识得这兔子绝非凡物,又想起民间种种仙怪传言,不禁心生贪念,该向这神仙要什么好?满屋金银?娇妻美眷?长生不老?世上什么人坐享富贵又权势惊天?

皇帝。
天帝料不到这小小猎户竟有这般贪欲,断然回绝。
此时,猎户不慌不忙:「那……我就不放你。」长年与山中野兽争斗,他也有他的狡诈。
「啧,要不怎么说龙游浅滩,被逮进了兽笼里,天帝亦不过是猎户刀下的一只兔子。」白衣艳鬼道。座下「桀桀」一阵鬼笑。
贪念横生的猎户精明得完全不似他憨厚的外表:「我不但要做皇帝,还要子子孙孙都做皇帝。」
他说,他要做太平盛世的安乐天子,外无诸邻之眈眈虎视,内无奸险之营营算计,南无洪涝,北无旱饥,风调雨顺,四海归一。更要子孙兴旺,香火久长,楚氏皇位代代兴替,百年不衰。

好个贪得无厌的无名猎户,直把天帝惊得哑口无言。
「后来怎么样了呢?」鬼众中爬出一只小鬼,歪着大如斗的脑袋好奇地问。
「后来……」艳鬼看了他一眼,复又望向沉沉的夜空,轻笑一声道,「前朝不就是以楚为号的吗?
被天后震得无处躲藏的天帝终究还是忍辱答应。其后,天下大乱,楚氏如有神助般连战连捷,以一介平民之姿自各路诸侯中一跃而出,君临天下。

「呵……居然有这种事……」众鬼议论纷纷,「桑陌,你编故事哄我们吧?」
叫做桑陌的艳鬼并不反驳,微侧过头,精心勾画的脸静静隐在烛火之后。待议论声止住后,方才续道:「猎户确实享尽荣华,可惜死得凄惨。」
缓缓飘来的阴云将圆月完全遮去,天边不见半点星辰。艳鬼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阴恻恻的笑容绽开在嘴边:「他是暴心而死。」
贪欲太大,终于连心都包容不下,于是只能任由欲念将心撑破。
「你道天帝会甘心忍下这口气?」扫了众鬼一眼,桑陌正要开口。
猛然间,刮起一阵阴风,飞沙走石,如厉鬼号哭。破旧的庙门被吹得「啪啪」作响,阴风带着忘川之水的冰冷寒意直灌心底。胸膛却剧烈起伏,越来越喘不过气,喉头里有什么东西要跃出来,压迫得眼含煞气众鬼情不自禁地颤抖。

突然降临的黑暗里徐徐绽开了颜色,红的,银刃方刺入肉体时所迸溅出的鲜红。直到贴上脸颊,才发现,原来是花瓣,来自彼岸。
「呀——」有人分辨出这花意味着什么,惊叫一声,迅速消失在了黑暗里。
叫声此起彼伏,众鬼纷纷逃逸,不一会儿,庙中就只剩下了艳鬼桑陌一人:「居然是你。」
灰色的眼瞳中有什么一闪而逝,桑陌摇了摇头,对着无际的黑暗,徐徐将故事说完:「天帝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最终,天降魔星,亡了楚氏。」

风势渐小,遮挡住明月的阴云终于散去,浓墨般的黑暗如同那阵突如其来的怪风一般莫名地淡去了,一切仿佛不曾发生。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艳鬼站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尘土,消失在了破庙外。

城北有处大宅,据说曾是前朝某位王爷的居所。只是不知为何,自从前朝亡国之后,这里就再无人居住,年消日久就荒废了下来。人们私底下流传,这里闹鬼,夜间曾有人亲眼瞧见一只脸色青白的白衣鬼在此间游荡,血红的口中还叼着半根淌血的手指头。

里面的人似乎习惯了桑陌的昼伏夜出,门半掩着,隐隐约约地,能听到低微的谈话声。
推门声惊动了堂上正交谈亲密的两人。其中一人见是桑陌,忙奔了出来:「你可算回来了!」
却是一个做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样貌并不见得出色,眉目之间反显出些憨实呆楞:「刚才刮了好大一阵风,我正担心你路上出事呢!」一边说着,一边手忙脚乱地围着桑陌查看。

桑陌任他绕着自己忙碌,瞥了一眼堂上的另一个人,问道:「南风,家里有客?」
言罢,顺着书生的牵引跨进门,转身时带起长长的衣袖,悄悄地将门槛上的红色花瓣拂去。
「哦,是啊,是个来这里游学的读书人。」两人进了屋,南风忙不迭介绍,「这位是空华兄,京城人氏。城中的客栈都满了,刚巧路过这里时刮了大风,就想在这里借宿一宿。表哥,你说巧不巧,他跟我一样,也姓楚呢!」

来人着一袭黑夜,眉目细长,黑眸,黑发,连冠饰也是墨黑。长长的发丝落在肩头,就和衣料上的暗色花纹纠缠到了一起。行动间,鬼气森然:「路过贵宝地,偏巧遇上大风,打扰了。」

嗓音微沉,好似话语间藏着只有彼此能懂的秘密。他抬起脸来对桑陌笑,锐利目光仿佛穿透搽敷在脸上的厚厚白粉,看到他真正的青白脸色。
「这是我表兄桑陌,不瞒兄台,在下自幼由表哥照顾长大。」南风热情地站在两人中间化解尴尬。
黑衣的来客配合地又微微弯腰揖了一揖,俊美的脸上半分阴郁半分怜悯。
「南风,去为客人倒茶。」桑陌低声道,垂下眼睛错开了来客冰冷的视线。
好客而纯真的书生匆匆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便传来翻箱倒柜时茶碗碰撞的叮当声响。
还是这么莽撞。桑陌的嘴边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来意不善的客人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回了原位。
而后——
「拜见吾主。」
空华,明明是鬼气森森的冥府之主却偏偏有个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名字,殷红如血的彼岸花就是他的标记。冥主过处,百鬼惊惶。
「艳鬼?」鬼界中最放浪无耻的艳鬼同木讷老实的书生共处一室,倒是有些意思。空华的语气中带着玩味。
「是。」桑陌温顺地点头。他听到对方的脚步声渐渐向堂后走去,然后,「啪——」地一声,大概是茶碗掉到了地上。南风忙不迭地道歉,男人低低地笑。

 

=======================================
尾声

城里悄悄搬进了一户人家,一个穿白衣裳的公子带着一个穿黑衣裳的小娃儿。公子长得算不上俊俏,可清秀端正,逢人三分笑,倒也和蔼可亲。那小娃儿却唇红齿 白,目似点漆,仿佛年画上观音菩萨身旁的招财童子,白玉团子一般讨人喜欢。可惜怕生得很,见了人就往公子身后躲,怯怯露出小半张脸,反更惹人怜爱。娃儿好 像是个哑子,总是静悄悄的,不如寻常孩子般吵闹。

那公子说:「他不会说话。」脸上淡淡的,不见悲伤也不见遗憾,反倒让那些好凑热闹的三姑六婆好生惋惜。
那公子又说,他姓桑,单名一个陌字,他管那不会说话的孩子叫小猫。他们住在城中出了名的鬼屋里,那是个足足占了城北一大片土地的大宅院,单单住了他们两 个,旁人怕鬼,都不敢去住。桑公子说:「我们一路远来,身上没什么钱,能有一屋片瓦遮风挡雨便心满意足了。」他抬了头去看梁上被厚厚尘土遮盖住的匾额,脸 上还是淡淡的。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勾起他的悲喜,清心寡欲得像是个虔诚的修道者,只有同小猫说话时,才能看到他脸上浅浅的一层温柔。

终于想要放开一切解脱自己,却又被强自拉回这爱恨纠缠不清的尘世,艳鬼觉得自己很累,累得不想同那个人辩解爱谁恨谁,累得再也不想去回忆从前的事、从前的人,不管那个人是叫楚则昀还是叫空华。

醒来的时候,几乎认不出眼前气息微弱神色憔悴的男人就是那个高高在上无爱无欲的冥主空华,当年在冷宫里也不曾见得他这般狼狈。他说:「桑陌,我不会放手。」

认真得像是下一刻就会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桑陌拒绝了,说:「空华,我们两不相欠吧。」因为实在太过疲倦。
然后,在某天夜里,好嚼舌根的三姑六婆们都睡了,桑公子的家门口来了位客人。没有什么冷得渗人的阴风,也没有什么殷红如血珠的花瓣,一身黑衣的男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落了漆的腐朽大门前。墨发、黑衣,带着沉沉的死气和一身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

「叩、叩、叩……」连叩门声也是低低的,怕惊动了房里的人,又似乎是怕惊到了叩门人自己。
三声低响之后,冷僻的巷子里就再没有了声响,黑衣的男人慢慢收回了手,只是在门前站着,一身黑衣像是要融化在了浓浓的夜色里。
屋子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泻出些许灯火,却不见有人来开门,昏黄的烛光在薄薄的窗户纸上飘摇着,似乎随时随地就会熄灭,却始终不曾隐去,就这样忽明忽暗地亮了一整夜。

…………………………

 

突然发现这个是出书版,怕擅自把结局放上来会引来麻烦,所以最后的一段删除了。
我只能说,我觉得这结局还可以的。请大家自己在文库里翻一翻吧。。
总之,强推。

13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蛋糕蛋白蛋黄

    出书版的出来了啊,等这文很久了

  2. souhomura

    诶?不知道以前的网络版是怎么样。不过这个出书版很好看。

  3. Elviraing

    这名字可算是质量的保证了。。。公子欢喜的文我都挺喜欢的说。。。

  4. 懒得登陆的柚柚

    看过思凡那个系列的人奸笑的飘过

  5. souhomura

    思凡系列都好好看。。虽然后来公子欢喜写的那个君臣系列的我也挺喜欢。但是最喜欢还是思凡那个系列的。。。

  6. zhouxiao999

    我最喜欢那个小狐狸报恩的故事~~忘记啥名字了~

  7. souhomura

    狐狸的写过两个故事吧?有一个是狐王,还有一个是苏凡。。

  8. souhomura

    楼上的两位:你两人既不留名字也不是百度的老用户,抱歉我不敢冒险。其实我是真的不想给我喜欢的作者添麻烦,请谅解。

  9. 匿名网友

    这是哪个出版社出版的啊

  10. souhomura

    抱歉…………我看的并不是实体书,所以。。。。

  11. 雪暖烟

    终于出书了……啊啊啊好想看……虽说网络版那个结局也蛮好的……可我还是想看HE……TT


  12. 。。。刚刚看完。。我看的结局不是这个。。。
    BE啊啊啊。。。本来三百年前的故事就拖着拖着够伤了 结局居然BE T T
    我好想哭耶。。。
    对了 我喜欢那个孩子 真是可爱的喵

  13. 苍炎

    大概出书版和网络版结局不同吧。不过这篇文够虐的,就算是HE也很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