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爱情之所在

爱情之所在

那天夜里。
和平时一样吃完了晚饭。
沙也加把饭碗洗好放进干燥机,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啊……等一下,沙也加。”
祖母突然喊住了她。
“什么事,奶奶?”
“明天中午,雅纪要过来一趟。”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性发言让沙也加僵在当场。
(哥……哥要来?)
骗人。
——真的吗?
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
讨厌。
——我不要!
短短的时间里,沙也加一片空白的脑海中有许多话无声的乱撞。

“明天中午我们叫寿司店外送吧,好久没吃寿司了。沙也加,你想要吃点什么?”
超级大忙人雅纪,居然要特地到加门家来拜访。仅仅是这样就让祖母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加门家的祖父母都把雅纪看成是让自己骄傲不已的孙子。作为顶级模特“MASAKI”的卖点,雅纪的个人简历并未公开,充满了神秘色彩,关于筱宫家的家庭惨剧这部分也没有被大肆宣扬。当雅纪登在杂志的海报上的时候,不难想象一部分人的心里是充满嫉妒的。
祖父母并不知道,他们为之骄傲的孙子,曾和母亲保持着肉体关系。
人们都觉得,母亲自杀的原因是因为恶贯满盈的父亲舍弃了家人跟爱人私奔,这让她心力憔悴而死。不光是加门家的祖父母是这样认为,筱宫家的祖父母、周围的熟人、包括从全国网站上知道了筱宫家丑闻的人们,大概都是这样以为的。
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沙也加对她叫骂“去死”。
所以母亲就死了。
——突如其来,一个人草草将自己人生的帷幕落下,放弃了所有的责任。

母亲的做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放弃了自己这些家人的父亲要更加毒辣卑劣。沙也加至今也这么认为。

知道这个事实的,只有沙也加、雅纪和尚人三人。
这是绝对、不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可是,被雅纪选中的共犯只有尚人。沙也加被雅纪排除在外了。
这让她感到无可排解的疏离感,以及狂怒的嫉妒心。
不管经过了多少年,这个事实都让沙也加心情躁郁。在逼死母亲的罪恶感之后,还隐藏着这样的伤痛。
这伤口至今仍在流脓、糜烂、滴淌着丑恶的毒汁。
因为这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实在太过沉重、太过心痛,让沙也加的脑门都感到阵阵锐痛。

“哥哥他……来干什么?”
沙也加的喉咙一阵发干,声音因为喉咙的微妙空洞感而有些沙哑。
“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无论多热都一定要在饭后饮一杯热茶的祖父,呷了一口茶说道。
“事情?关于什么的?”
“这还不知道呢……”
“之前尚君的学校召开了紧急监护人会议,搞不好是和那个相关的吧?”

听了祖父母的话,沙也加突然想起,曾在一个早间谈话节目中看到过这条消息。
似乎是和尚人同样在暴行事件中受伤的被害人,刺伤了尚人的同班同学——在尚人受到袭击时与犯人搏斗抓住了罪犯的英雄。
暴行事件的被害者,成为了另一起伤害事件的加害者。因为这是发生在同一所高中的高年级和低年级学生之间的伤害事件,晚间新闻也冲击性的报道了这件事。
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于——在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情发生在尚人通学的翔南高中,被刺伤的又是为了尚人和犯人搏斗过的同班同学,祖父母死死的盯着电视机看完了新闻报道。而沙也加只不过看见尚人的名字就觉得心底涌起纠结的不快感,因此急急忙忙离开了。
因此,沙也加并不知道那起事件的真相是怎样。她对此既没有兴趣也不关心。

因为这起事件,雅纪参加了事后的监护人会议。这个的话题也被电视台的评论员们拿来拉东扯西的侃侃而谈了很长时间。
追星族们仅凭自己的妄想,就将无聊的臆测四处宣扬。

(这些人是蠢的吗?)
沙也加斜眼瞥了一下电视,眼神很冷漠。
可是。只要雅纪的名字从耳畔飘过,她就无法忽视——
为了尚人,雅纪这个超级大忙人居然能做到这一步的、理由。

这难道就是尚人成为共犯之后的福利?
假如果真如此……
如果,在那个时候。
沙也加为了雅纪而缄口不言,从而成为和他共同保守秘密的共犯的话——沙也加也会成为雅纪特别的那个人吧?
这个念头闪过沙也加的脑海,她猛的咬紧了自己的嘴唇。
(你脑子坏掉了吗、沙也加。)

发生过的事情无法转圜。
时间不能重头来过。
因此,事到如今就算想着“如果”、“那就会”之类的事情,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而且、既然已经看见了那样的场面,沙也加也无法假装没见过、不知道。她做不到这一点。
母亲和儿子居然发生肉体关系,这是不可饶恕的罪恶。
居然能够保守这样的秘密,尚人的神经一定出了问题。
而同时沙也加也不得不承认另一个事实:没能成为雅纪的“特别的人”的自己,对于得到了雅纪特殊照顾的弟弟,怀有深切的嫉妒。

讨厌。
……讨厌。
…………讨厌!
愤怒一下子爆裂,沙也加把妄想从自己的头脑中赶了出去。

“不在电话里说而是亲自前来,雅纪这次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吧。”
重要的……事情?
这事情是不能够在电话里讲的?
这样的说法让她有点微妙的介意。
“难道是……”
沙也加突然想起了跑到自己大学去找自己的那个八卦杂志写手滔滔不绝提到的消息,以及对方那张形迹可疑、毫无修饰满面胡渣的脸。

“那个⋯⋯令尊也有令尊的理由,或者说他是为了偿还借款走投无路索性反咬一口?总之说是要出版一本赤裸裸的揭露真相的书,您听说了吗?”
那时,沙也加只以为对方的说辞是为了引诱自己开口的谎言,可说不定那是真实存在的传言。

“不管是怎样都好,雅纪难得来我们家一趟。是吧,沙也加?”
“我……明天要参加夏季研讨会。”
“诶?要出门吗?”
“嗯。”
“沙也加。难得明天雅纪要来……”

所以才要出去。
如果雅纪回来,那么自己就不能呆在家里。
明天没有打工,本想在家里休息一天,看看DVD什么的打发过去。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算没事也要从早上就出门了。就算错估了时间也不要恰巧和雅纪碰面。

“那就这样说定了。”
说完这句话,沙也加就快步离开了起居室。

看着沙也加的背影,祖父母同时叹息起来。
“到底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啊。那孩子小时候可是最黏雅纪的了……”

的确,小时候沙也加的“恋兄情结”被周围所有人都公认了,她对雅纪的执着非同一般。
可是,从初中三年级的秋天开始,沙也加的行为猛地发生了巨大变化。
因为和裕太吵架,沙也加直到高中入学考试结束为止都暂时呆在加门家;这样对于沙也加来说也可以专心复习,——雅纪是这么说的。
筱宫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沙也加对此总是保持缄默。
不仅仅是沉默,而是只要提起这个话题,她就像浑身炸毛的猫咪一样,拒绝感表露无疑。去问雅纪也只得到搪塞,让祖父母完全不得要领。
于是两人认为只要时间一长就好了。

“总之他们是亲兄妹呀。就算有什么隔阂,总有一天会一笑置之的。”
“说的也是……真希望两个人早点变成想过去那样亲热的兄妹关系啊……”
“不要紧。估计雅纪会先低头的。”
“这件事情明天也和雅纪提一提吧?”
“好吧。”
对于两人来说,至今也无法接受女儿连遗书都没有留下就自杀身亡的事实。但是沙也加毕竟还年轻。不管受过怎样深刻的伤害,只要经过时间的洗礼就能够慢慢痊愈。
——这就是祖父母的心思。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周五,下午一点。
雅纪开着自己的车来到加门家,祖父母立刻不顾形象的跑到门口迎接。
“您两位身体都还好吧。”
雅纪在玄关前恭敬的鞠躬,祖父看着他,眯着眼无声的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别这么拘礼。快进屋,进屋。”
祖母笑逐颜开的招着手。

三人一起来到起居室,桌子上面放着手握寿司。为了配合开车前来的雅纪,没有准备啤酒而是用冷茶来代替。
(嗯……因为选了午饭的时间所以害老人家破财了啊。要是再把时间订的晚一点搞不好会更好一些。)
上面的话如果说出口,对方一定会说: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考虑那么多……之类的。虽然自己已经作为顶级模特在舞台上活跃,但对于祖父母来说,自己无论何时都是“小雅纪”而已。

“对不起啊,雅纪。沙也加因为有点事……所以不在家。”
听了祖母辩解似的话语,雅纪扯开一个虚伪的笑容。

(啊……说起来她是在这里的。)
如果不是祖母提醒,雅纪就把沙也加的事情给忘光了。

“没事的。她现在也是大学生了,应该很忙吧。”
说不定因为是暑假,所以正忙着打工呢。

虽说沙也加由加门家来抚养,但是靠着退休金生活的老两口生活并不是很宽裕。雅纪曾经想要负担沙也加的食费,可是祖父母听了这话却难得的真正动怒了,说沙也加是自己的孙女,用不着那么客气。

“那孩子也一定很遗憾吧。”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雅纪心里最清楚这一点了。
(奶奶太小心了。)
雅纪在内心里忍不住苦笑起来。

一个人离开筱宫家的沙也加让祖父母觉得可怜,如今看起来他们似乎是想要做点什么,来修复沙也加和雅纪之间的兄妹关系。
可是雅纪和沙也加之间存在着无法修复的深壑。加门家的祖父母只以为是闹过头的兄妹吵架引起的争执,但如果他们知道真相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昏倒当场吧。
就算雅纪不介意之前的事情,沙也加也绝不可能主动走向他。
所以他已经完全放弃沙也加了。
说实话,如果现在沙也加想要重修旧好,反而会让雅纪觉得困扰。因为现在,筱宫家已经成为了雅纪和尚人的爱巢。

“哥哥和妈妈,好脏!”
用污言秽语不断辱骂着的沙也加,脸色苍白的痉挛着。
曾经与母亲上床的自己,如今与尚人保持着肉体关系。如果知道了这个,这次沙也加的精神一定会完全崩溃吧。
对于雅纪来说,不论沙也加怎么说他都毫不在意。可是如果她的激情指向了尚人,那就让他觉得困扰了。
不,应该说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此。和即使存在也不构成威胁的裕太不同,那个家容不下沙也加这样的异端分子存在。这是雅纪清楚明白的真心话。

“裕太和尚人都还好吧?”
雅纪明白,祖父的问话不仅仅是在寒暄,而是真挚的关心着两人。对于残留在崩坏家庭里的两个孙子,老人的担心也是正常的吧。

可是,对尚人和对裕太的温度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十分明显。
“是的,都还不错。”
“裕太……怎么样?”
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件。裕太的自闭会不会变得更厉害呢?祖母一直担心得不得了。

事件发生后,两位老人曾经去筱宫家,强硬的要求雅纪把裕太交给自己抚养。可是这却在另一个方面让雅纪不快,也触到了裕太的逆鳞。
第一,看到那样的裕太本人,谁都能明白所谓的事件的精神冲击云云只不过是老人家们的杞忧,可是在祖父母的眼中,裕太永远都还是当年那个小学生。
此外,也许因为裕太身上贴了“顽皮的幺子”这个特殊的标签吧,不管加门家还是住在堂森的筱宫家,祖父母们对他都是含在嘴里怕坏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满口满心都只想着他。
裕太被父亲抛弃,因为不能接受现实而暴走、不上学自闭在家。似乎这样的三重苦难让他们对他产生了无条件的怜悯的本能。
雅纪已经是大人了。
沙也加是兄弟中唯一的女孩子,谁都对她十分疼宠。
剩下的是安静的、不被人重视的尚人。
被周围的人这样对待尚人居然能够保持自己的本心,雅纪再一次为此而感动了。

“不要紧的。裕太也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
说了对方也听不进去吧……雅纪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不过啊,雅纪……”
“因为好好打了那家伙一顿,所以裕太反而感觉轻松了许多吧。”
“是这样子吗……”
顿时,祖父的眼睛瞪圆了。看起来老人完全没有料想过这个可能性。
“裕太也有他自己想法。他比我们想的还要成熟。”
可怜。
悲惨。
为什么、会遭遇这些……
对于什么真相也不知道、只记得当年幸福年代的祖父母来说,雅纪这些孙子们不论何时都是让他们充满怜悯的。
可是,小孩子的成长是如此快,速度远超过被过去幻影的咒语所束缚、无法动弹的大人们的思量。雅纪认为再过一阵子,裕太就会结束那种自闭的状态了。

“那个……你要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一点也没变,他们压根不问尚人的事情。)
雅纪再一次亲身体会到这一点。
过去,这让雅纪感到不快。只有尚人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对待,这不是错觉而是现实。
(反正也无所谓了。)
他们亏欠尚人的,由雅纪的爱情成倍补上。如果谁都不多事的来关心尚人,反而会更顺雅纪的心。

“事实上……最近,那个男人好像要出暴露隐私的书了。”
雅纪说出口的话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祖父母的眼睛都瞪大了。
“暴露隐私的书……是指?”
受到冲击的两人声音不自觉的上扬。
“就是,身为恶贯满盈的坏爸爸,他的不平委屈之类的吧。”
“做了那些事,怎么还可能有什么委屈!”
祖母面露不快的斥责道。自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现在不管是电视还是杂志,都一径声讨他。大概是终于恼羞成怒了吧?”
相比之下,用冷静至极的口吻说话的雅纪,反而让祖父母觉得更加不同寻常吧。

“太自私了!”
“他就是这种男人。”
雅纪干脆的话语,让祖母无法反驳,只得咯吱咯吱咬紧了后槽牙。

“他是一个不管自己的行为给别人添了多少麻烦的男人。这样的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管出书会伤害到谁,那个人都不放在心上吧。
又或者,因为自己被舆论推到了底端,所以要把雅纪……或是别的什么人也一起扯下去。

“这难道不仅仅是传言吗?”
希望如此——祖父期待的心情雅纪可以理解。现在到处都是筱宫家的风言风语,这种状态对于祖父母来说也是心痛的源头之一。

“大概对方是觉得只有自己被舆论打击,不合算吧。他大概是打算用出书之后得到的钱来还借款。”
为了还钱,不惜出赤裸裸的自白书。无法理解这种思维方式啊,祖父不可思议的喃喃说道。

虽然雅纪搞不清楚,他的书事前预估的利润会有多少。
“总之,估计会热卖吧。人们只是单纯想偷窥真相罢了。”
加加美曾经这样说过。
“因为这可是局内人、而且是那个恶劣的亲生父亲的心里话啊。就算真正动笔的人是枪手也无所谓。大家关心和感兴趣的,只在于亲生父亲到底说了些什么、说到什么程度而已。”
正因为作者是毫无文采的普通人,出书才显得更有戏剧性。这已经成为了卖书的常规手段。
对于读者来说,里面写的到底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只要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就好。

“总之,就是要搭上现在最新鲜火爆的话题,趁机炒作一番。大概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吧。”
筱宫家的崩坏故事,比起虚伪的肥皂剧来的要更有趣。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出自白书的话,买书的人一定非常多。
“像这样以别人的不幸为食粮,毫无自觉的家伙是最恶劣的了。”
会说出这番台词,大概是身为模特界帝王的加加美也曾有过一段雅纪所不知道的、苦涩的经历吧。

“总之,请您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
“这……是什么意思?”
“不管内容如何,肯定都是很偏激的暴露隐私的书。说明白点,书的重点大概就是中伤母亲吧。”

如果要强调自己走上不伦之路的正当性的话,对方估计会这么做。而且,母亲已经亡故,不管他说了什么都肯定无法反驳。
对于庆辅来说,把死者从坟墓里拉出来狠狠的中伤,这样的事情没什么特别。

居然会做到这一步……祖父母僵硬着没了声音。

“等书出版之后估计还有很多骚动。关于这一点,能请您们告诉大家,不要出于感情因素而过剩反应吗?”
“沙也加……也是一样吗?”
“还有加门的亲戚们。面对媒体说的一切,都会反射到自己身上。因此,无论多么气愤都一定要no comment。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做法。”
祖父母脸色发青的颤抖起来。

“堂森的筱宫家那边怎么说?”
“已经通知过了。”
用电话。
虽然雅纪觉得没有特别通知对方注意的必要,不过如果瞒着他们后来又被发现的话,之后还要补救着做不少联络工作。

“——对方怎么说?”
“好像筱宫那边的祖父差点血管都气爆了。”
这不是玩笑话。在那之后对方好像真的情况恶化,在医院里住了好一阵子。

因为尚人的暴行事件,以及与之相关的筱宫家丑闻事件,雅纪和筱宫家的祖父的关系一下子恶劣起来。
造成世间流传的流言蜚语的元凶明明是庆辅,但筱宫家的祖父却对遭受了暴行事件的尚人诸多指责,这让雅纪不禁动了真怒。在这种情况下,情绪激动的祖父宣布和雅纪断绝关系。
对于只偏爱裕太,常常用语言刺伤尚人的筱宫家祖父,雅纪一直颇有微词,因此即使断绝关系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可是祖母却打电话来回旋,说那不是祖父的本心。

雅纪那迥异于日本人的相貌来自曾祖父的遗传,也就是所谓的返祖现象。
因此,筱宫的祖父其实是在那个时代极为罕见的混血儿。虽然从面相上看,除了头发的颜色是明亮的棕色之外,怎么看都是日本人的脸孔。如果筱宫的祖父说对于有着返祖容貌的雅纪抱着最深的厌恶感的话,雅纪会认同这种说法。
生在那个时代,祖父有着难以消除的自卑感。因此他拥有十分固执自我的性格。不管祖母如何转圜,以他的性格来说都绝对不可能撤回前言。

“你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啊,雅纪。虽然很过分,但是庆辅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啊。对我们来说,他不管怎么坏都还是我们的儿子。可是你却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祖母在电话里质问他,嚎啕大哭。
不过即使这样,雅纪也不打算取消自己说过的话。
对于筱宫的祖父母来说,或许“儿子就是儿子”;但对于雅纪来说那是被他舍弃的父亲。——他不需要那样的父亲。
将自己这些孩子们毅然决然的抛弃,对于这样的庆辅即使雅纪用“视野中的垃圾”来区分也没什么不对的吧。
就算因此而被筱宫的祖父母抛弃了,雅纪的良心也不疼不痒。

庆辅的哥哥——也就是雅纪的大伯曾说,之后筱宫家召开了紧急家族会议,找庆辅确认雅纪的告知是真是假。可是他们却一直没有收到庆辅的联系。

筱宫的亲戚中大伯是最有常识的人,或者是因为他考虑问题的观点比较新颖不偏颇,总之他是那一大家中雅纪觉得可以信任的人之一。
亲戚们对他的评价是:
“至今也无法结婚,兴趣无聊到发霉的无名书道家。”
大家都看不起他,但是雅纪的观点却不同。雅纪练习剑道的机缘就是来自这位伯父的影响。
只有这个伯父曾经说:
“说什么血浓于水……都是骗人的。你们也差不多该摆脱庆辅的束缚了。”
他正确的理解了雅纪称庆辅为“视野中的垃圾”的心情。

这位伯父对于自白书是这么看的:
“无论做了什么都要自己负责,事到如今我们就算怎么讲也无济于事。庆辅借钱的时候,那家伙明明不想低头却勉强自己伏小作低到处筹钱,但亲兄弟也好亲戚也好,大家都说他是自作自受。现在他既然决定用自白书来抵消欠款,别人就算有人说什么他也肯定不会听的。他既不顾虑辱骂死者,也不怕小孩子的将来会因此而崩坏,也不想想这会让周围的人受到多大牵连。对这样不讲道义没有常识的人,就算继续争论下去也没有意义。事到如今,你们就算跟他讲道理,也不过是对牛弹琴罢了。”

“总之,不管那书里写些什么,你都不用担心这边的情况。不管爷爷奶奶有多糊涂、跟你抱怨,你都只当没听见好了。”
伯父从他的角度关心着雅纪。
自己身边还有像伯父这样,保持着适度的距离感守护着自己兄弟几人的人。这出乎意料的事实让雅纪感到喜悦。

“关于这件事,那边不能阻止吗?”
祖父母大概是期望堂森那边能够阻止庆辅吧。
“最好不要抱太大的期待。这件事情看起来已经无法阻止了。”
听到雅纪干脆的断言,两个人的食欲和话语都一下子减少了。老人苍白僵硬的脸色看起来让人心疼。
可是,雅纪也不打算给予他们必要之外的安慰。
自己该做的,以及祖父母该做的,这两者的区分在雅纪心中十分明确。

“那么,我告辞了。”
雅纪在走出玄关的时候和来时一样恭敬的鞠了躬。当门关上的时候,他才小声的叹息起来。

雅纪对此事虽然有了一定程度的预测,但是对于祖父母来说,这是将不幸身亡的母亲从坟墓里拉出来进行鞭打一般的行为,两人一定无法忍耐吧。
伤痛无法终结的旧伤疤被人揭起的懊恼。
无法遏止的愤怒。
还有,无尽的——哀伤。

雅纪并不想故意煽动他们,但这样做总比事前什么也不知道,事后因为冲击太大而昏倒要好得多。
(总之,我已经做出了抉择。之后就看爷爷奶奶怎么做了。)
雅纪这么想着,从夹克的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
——突然。
背后响起了慌乱的足音,然后玄关的门突然被人大力打开了。

(怎么了?)
当他不由自主回身看过去的时候,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是已经变成大人模样的沙也加的身影。
顿时,雅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搞的,原来她在家。)
他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
(我还真是遭人记恨啊。)
雅纪突然这么想道。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相隔五年再次相会,他却没有任何感慨和兴奋,只感到心中极端平静。
她是已经被自己抛弃的存在。
既没有罪恶感,也没有良心的斥责。现实再度帮助雅纪确认了这一点。可是,即便雅纪如此,沙也加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和高高吊起的眼梢形成对比,沙也加有着清晰的双眼皮的眼中,视线复杂的摇摆着。

“沙、沙也加!”
用惊慌失措的声音喊着沙也加的名字,慌慌张张跑出玄关的祖母,看到雅纪站在那里之后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对不起啊,雅纪。”

“没关系的。”
他能够理解祖母不得不说谎的心情。
大概,沙也加虽然不想和雅纪碰面,却想知道雅纪到底为什么而来。虽然不知道她躲在什么地方偷听,但是雅纪并没有打算指责祖父母。

“不过……”
祖母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沙也加却突然出声制止。
“奶奶先回去。”
一时间,祖母用复杂的眼神来回扫视雅纪和沙也加。直到雅纪用眼神表示“没问题”,她才深深的叹息着关上了门。

“好久不见。”
面对只剩两人在场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唇僵硬着颤抖、无言的站在原地的沙也加,雅纪出声了。
不知道这句话刺激到了沙也加的什么地方,她像被人突然按下了开关一样,眼睛猛地睁大了。
“是真的吗?”
——也不说到底是在讲什么事。

看着沙也加那笔直尖锐的目光,雅纪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她可真是一点也没变。)
虽然不至于让雅纪不快,但那种纠结的感觉也已经受够了。

这和当初裕太说:
“为什么要选小尚?!”
正面质问他和尚人的肉体关系的感觉又是别样。
如果要说的话,就是女性用词的黏着性和男性沉默后爆发的台词所具有的爆炸性的区别。
对于沙也加来说,她对雅纪有无论怎样都无法容忍的生理厌恶,而这成为了言语中的猛毒。但裕太则是满含尖锐的辛辣。会有这样的感受大概只是因为雅纪是男人吧。

“我想应该没错。”
沙也加指的应该是庆辅的自白书吧。
“从哪里听来的?”
“这不重要。”
听了这句话,沙也加的眼睛猛地瞪大了。
“为什么?”
“因为和你没关系。”
“这样……算是划清界限了?”
沙也加苦涩的吐出这句话,嘴角有一点点扭曲。

——什么?
雅纪并没有这么问。他知道对方明白他的想法。
严格来说,并不是雅纪舍弃了沙也加,而是沙也加切断了和雅纪的联系。
可是。
事到如今,没有必要在这里做无谓的争论。
如果沙也加觉得是雅纪抛弃了她,那么就这样吧。毕竟从结果来看这是事实。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
雅纪微微皱了皱眉。
可也不过如此而已。
虽然有一点点介意,但是——
“你……不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沙也加似乎预料到了雅纪的反应,眼角更加高高吊起。
“这些事情,没有意义。”
顿时。
沙也加的眼睛呆滞的睁大了。
“不管你从谁那里、什么时候听说的,事到如今即使我打听了也没有意义吧。你一定以为那只是假情报吧?所以才听过就算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我不这么认为,所以今天才来这里。所以,现在问你也没有意义吧?”
沙也加瞪大的双眼、还有嘴唇,在长久的无言之后都呆滞了。

这可真是……有点可怜。
是不是自己说得过分了?
这样……有点不妙啊。

——上述关心和顾虑,如今在雅纪身上完全不存在。
雅纪不因为对方是长期处于绝缘状态的妹妹,因此而在此刻努力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他不做这样无聊的举动。
既然是无用功,就没有做的必要。
因为,雅纪和沙也加之间的鸿沟,是无法被填平的。
雅纪已经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沙也加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只要母亲的死——这个绝对的“现实”存在,隔阂和鸿沟、以及伤痕都将永远存在下去。所以,这五年里两个人就和陌生人一样。
可是。
突然之间,沙也加想要跳越这鸿沟。
——为什么?
——出于什么目的?
雅纪不知道跳越无法填平的鸿沟到底有什么意义。

“再见。”
对站在玄关前动也不动的沙也加告了声别,雅纪转头走开。
用车钥匙解除门锁,坐进车里。
在这段期间,雅纪一次也没有回头。

是为了和沙也加切断关系吗?
——不是。
他只是毫无关心罢了。

雅纪有着赌上了身家性命也要守护的人。因此,对于割舍掉的东西就完全没有情意了。

(本章完)

2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淼淼

    沙也加……唉……还是没办法对她产生好感。
    虽然其实可以想像(貌似无法说“理解”啊……没有经历过的话),当一个人经历了那种事情后会受到多么大的打击。但是这个打击和扭曲的对兄长的独占欲交杂在一起就会让人觉得……有作呕的感觉。
    被家人排除在外的感觉虽然绝对是非常非常冰冷难受的,但是因此对弟弟产生憎恶,甚至主观认为弟弟是“只会盲从哥哥,除了家事以外一无是处”……看到她表现出这种想法的时候甚至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这两天和朋友说到沙也加估计后面会把雅纪和母亲曾经的关系泄漏出去的事……我觉得这事十有八九……一想到就心就闷闷的。
    也在想沙也加若是得知雅纪和小尚现在的关系后可能做出的反应。虽然设想她所收到的打击会让我很愉悦(抚额……我的内心也很黑暗吧==),但是又搞不好这就是她泄漏雅纪和母亲那段关系的诱因。
    总之,我还是希望雅纪和小尚能有个美好的结局……

  2. yuan518

    沙也加虽然受到很重打击,不过,对沙也加毕竟和他们的那个混帐老爸还是不同的,她应该不会把雅纪和母亲曾经的关系泄漏出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