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羁绊

进入结束倒计时了,开心!!

羁绊

那天早晨。
上课铃响的时候尚人刚刚滑进教室,原本嘈杂的室内一下子变得安静极了。

(啊……好久没有这样,从早上一来就引起注目了。)
他一边自嘲着,一边有些一瘸一拐的朝自己的位置上走去。一迈步、
(好……疼啊……)
左半身就尖锐的刺痛着。

昨天明明没有这么严重,谁知过了一夜以后伤处就变厉害了。腿也好,腰也好,肩膀也好,除了擦伤之外还出现了内出血的淤青……
衣橱的门背后有检查容姿用的穿衣镜,尚人之前一次也没有用到过。可是今天,他却仔仔细细的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端详了好半天。
(好像……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他禁不住深深的叹息起来。
(幸好不是伤在脸上。)
如果连脸上都有淤青的话,周围的人一定会怀疑是否又发生了新的事件、之类的。
尚人极力想避免这一点。

昨天的的确确是异常辛苦的一天。刚刚才结束了野上事件,如今他只想平平安安度过每一天。

——不过。
这也许只是他无用的奢求吧。看着异常安静的教室,
“什么事?”
“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述类似的疑问埋藏在同学们的眼神中,他们的沉默有些刺人。

虽然他受了伤,但也不想被人轻视。
一跳一跳的疼。
连绵不断的疼。
尖锐的刺疼。
简直就是疼痛的不和协奏曲。尚人的左半身变得好沉重。

因为这种伤痛,今天早上连骑自行车也变得很困难。
虽然不是力气全失,但是左半身和右半身的协调性太差,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顺畅的蹬动。
——要是这么着摔一跤可就糟糕了。
因为明白这一点,于是尚人今天骑车比以往要更加慎重。明明比平时要早出门二十分钟,到学校的时候却马上就要上课了。
从一早上就觉得好疲倦。手腕、双肩、背后……都僵硬了。

总之,没等任何人有质问的时间,上课铃就鸣响了。

然后,在第一节课下课后。
意料之中的,樱坂立刻沉稳的走向尚人。

“你这是怎么搞的?”
“这”指的当然是尚人从手腕到肘部都缠绕着的绷带,以及走路一瘸一拐的姿势。

这时教室里没有通常会有的、课间休息所特有的嘈杂人声。
大家都在竖着耳朵听樱坂说话。
昨天回家之后,尚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并不是单纯好奇,而是都想知道他变成这样的理由。
因为如果尚人遇到麻烦的话,站在他身后的雅纪也会牵连进来,那影响力可不是一星半点,大家都无法袖手旁观。
但是又与普通的交谈不同,对于关系尚人的麻烦事,谁也无法自己主动去刺探。

这是周知的事实,公然的秘密。

事关尚人,因为他身上背负的东西远比自己所知的要沉重,所以谁也不知道何时就会踏中地雷。大家都想避免可能会发生的那种……懵懂着踏中地雷,爆炸身亡的情形。能够避开地雷直接命中标的的强者,只有樱坂、中野、山下这护卫犬三人组,——这是二年级一致的意见。
樱坂也是在充分理解了上述事实的情况下发言问询“发生了什么事”的。
达观和迟钝是两码事。被中野称为“感知敏锐者”的尚人,对于周围的微妙气氛十分敏感。

“昨天,在家附近的地方跌了一跤。”
尚人十分自然的开口说道。
“从自行车上?”
“……不是。附近的一个孩子中暑昏倒,我觉得大事不妙想要救她,结果却一起跌到了……”
因为不完全是假话,所以他的解释很流利。

“——真的?”
比起他的口气,樱坂的眼神显得更有十分的怀疑。
“当时我本打算当一次救美人于水火的英雄的说……”

尚人带着一点苦笑的自嘲出口之后,班上的同学稍微有点骚动了。大概是因为“尚人=英雄”的等式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英雄?
——真的不太搭……
虽然没有人说出口,不过这么想的人大概不少吧。
夸张点说,被护卫犬三人组保护着的尚人,比起英雄其实更像小说游戏里的主人公。(注:玩RPG游戏的大概都知道,一般游戏里面的主角都是从一级成长起来的大肉脚,英雄反而是配角的说……)

“对方是女孩子?”
“虽然是女孩子没错,不过我当时并不是特别要逞强表现的哟?”
一听尚人的刻意强调,有人开始扑哧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
教室里的紧张气氛略微缓和了一些。用肌肤感受到这一点,尚人也忍不住安心了一些。

对于尚人来说,学校本来是和压力无缘的避难所。在一连串的事件发生之后,学校和家庭两者之间压力的比重完全逆转了。
现在他和雅纪的关系越发浓密,和裕太的距离感也渐渐淡薄。可以这么说,在尚人心中“学校”和“家”之间明确的分界线——隔绝感,已经变得暧昧起来了。
他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这是一种微妙的感觉。

“想要救人却一起摔倒负伤了,你可别笑我。”
关键是,要就此打住。比起与英雄体质无缘,尚人反倒是痛感自己体力实在太差了。
“连裕太都说我实在太迟钝了。”
“说的……的确有点过分。”
樱坂低语的时候,有微妙的停顿。那绝对是努力忍住了自己想要捧腹大笑的情绪。
所以尚人忍不住解释:
“因为比我想的还要重嘛。”
一下子自爆其短了。

“……哈啊?”
“女孩子看起来虽然都瘦瘦的,不过还真沉啊。”

这下子。
“啊~~筱宫君,你说得好过分。”
“这简直是在骂人啊。”
“就是。”
女孩子们卷起一阵含笑的声讨。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人昏倒的时候浑身软绵绵的,真的比想象的要沉,并不是我太没用啊。”
尚人慌慌张张的辩解,更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有人说你没用了?”
从樱坂的音调可以听出他在强忍笑意。
“嗯……被说要多吃些肉……之类的。”

这大约是帮他包扎的医生的调侃吧。不过对于尚人来说感觉似乎是在说:你的体力太差了。
就算想要救人,也要有与之相应的体力。尚人虽然不是对自己的体力十分自满的人,但是听到了这样的话也觉得有些刺耳尴尬。

“啊,这也没什么啊。筱宫,你看起来虽然没用,不过内心却很强大啊。”
“樱坂……你这绝对不是赞扬。”
仿佛计算好时间一样,当尚人明显松弛下肩膀的时候,恰好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了。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樱坂大大吐出一口气。
(——太好了。)

当他来到教师的时候,一直总是提前来校的尚人并不在自己的座位上。
——好稀奇呐。
他正这么想着,尚人踏着上课的钟声进来了。而且,身上还缠了绷带。
樱坂不由吓了一跳。他当时的感受已经超过了“吃惊”的程度。
而且,对方走路的姿势还有点微妙的别扭。
——怎么回事?
不只是樱坂,班上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了。

自从上次的暴行事件之后,班上的同学看尚人的眼神都带一点过敏的神色。
何况,尚人本来就体型偏瘦,经过上次的事件之后更是掉了不少肉,看着让人惊心。
因此,同班同学们的眼神充满了保护光波。如果樱坂的感觉没错的话,不光男同学是这样,就连女同学也是如此。
即便樱坂被野上刺伤,看起来也没有让人痛心的悲壮感;但是当尚人包着绷带出现的时候看起来真让人心痛。
而理所当然的,如果尚人受了伤,大家的对他的关心就会一下子涌上来。
当明白这不是事件而只是意外之后,所有的人都明显松了一口气。

(多吃点肉……吗。)
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这话,但是樱坂知道对方的意思。
可是就算吃再多的肉,也不代表尚人就会立刻变得丰润结实起来。

总之……真是太好了。
知道了理由,总算是安下心来。
樱坂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翻开了数学课本。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因果报应。

在结束了工作回到三日未归的家里之后,当从尚人口中听说了关于真山姐妹的事件经过,雅纪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句话来。

以他人的不幸为代价攫获的幸福,不过是想抓也抓不住的海市蜃楼罢了。
虽然不知道庆辅和千里的婚外情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是他们两人连同千里的妹妹,在一起虚伪的扮成亲人生活了五年,这时崩溃的冲动和丧失感也相当让他们受到打击吧。
事到如今,对方连让他出口唾骂“现世报”的价值都没有。
踩低他人不正当夺来的东西,有天一定会被他人夺走。当这条人生方程式的正确性被事实这样清晰的证明,雅纪心中只有喜悦。

可是,他却没预料到,
“话说回来,我也没想到会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当成是反对那两个人结婚的别扭的小孩子。”
——尚人和瑞希居然有着那样的相识。

“小孩子、吗……”
虽然不知道“小孩子”的定义是什么、指的又具体是那些人;雅纪很肯定自己兄弟几个早已被强制着脱离了“小孩子”这个行列。

也许正因为此吧。
雅纪基本上很讨厌一直无法自立的小孩,把任性当个性的傻瓜,以及除了窥探他人脸色之外一无所长的笨蛋。

“说什么那两个人也有幸福的权利……真是脑子坏掉了。”
雅纪不禁干笑起来。对方可真是自以为是的家伙啊。

“因为当时她总是说些不着调的理由,让我真的气疯了了……”
能让很少提高音量的尚人说出“气疯了”这样的话,可见当时瑞希一定很过分的辱骂了他。
不。与其说是辱骂,也许那该归类于无知者的狂言吧。当然,如今她得到的利息也是双倍的。

雅纪突然想起,曾经有一次庆辅迁怒着骂自己:
“对一无所知的瑞希灌输了多余信息的人是你吧?不管再怎么恨我们,你也不该做这么卑劣的事情!”
那个时候雅纪以为他是在说胡话,心里除了不舒服以外并没有想到别的。
(这样啊……给妹妹致命打击的人,原来是尚啊。)

他终于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同时,后知后觉的愤怒起来。

把所有对自己不利的事情的责任全部转嫁给雅纪他们,自己却轻松愉悦的过着满足于自己的幸福家家酒的生活。

“我……从来不知道那个家伙居然对婚外情对象的妹妹那么好、给她上那么多贡。”
雅纪也是一样。

就连千里有一个名叫“瑞希”的妹妹,雅纪也是从那一次庆辅弄错了,对着他激动大叫的时候顺口说出来才知道的。
那个瑞希居然和尚人同岁;并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是标志着“有钱人”的紫女中的学生。——知道这些也是因为媒体对那起暴行犯和瑞希的关系进行揭秘。

自己兄弟几人连一分钱的生活费和养育费都拿不到,庆辅却拿着这些钱去给瑞希那个外人进贡。一想到这些,他就激愤得差点要让脑血管都爆掉了。
为什么那个人会做到这一步?
为什么对自己的亲生孩子可以残忍到这个地步?
而尚人直接从瑞希口里听到这个事实,可想而知当时他受到的打击一定比现在雅纪感受到的要更大。
不仅仅是生气,而是愤怒得发狂。
对待上的对照差别,直接转化成怒火的压力差。

说真话,真山姐妹在逆抚人们的神经这一点上有着非凡的才能。而被这样的恶女们包围的庆辅,一定也是近墨者黑的同道中人吧。
雅纪和庆辅之间不存在无法弥补的龟裂,也不是价值观不一致。他们是不会再次相接的点和线。
因此,雅纪才干脆的割舍,说他是不会在动摇自己感情、毫无价值的垃圾。
他想要抹杀庆辅和真山姐妹这些蚕食自己兄弟几人安宁生活的恶性贪婪细胞。这是他毫不作伪的心声。

“虽然已经成这样了……不过现在想想,那家伙还真是有够讨厌我们几个啊。”
尚人的语气淡然,但是其中却笼罩着让人能够觉察的苦涩。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离家之前都还很正常啊。可是,如果那只是表面的样子,心里其实一直讨厌我们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裕太……一定会很受打击吧。”

这时。
雅纪突然想起了加加美说的自白书的事情。
(这件事搞不好有点棘手呐……)

事到如今,不论庆辅再怎么赤裸裸的辱骂,对于雅纪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事情。可是对于面上看来也许或强硬或淡然,但内里却无法像雅纪一样达观的两个弟弟来讲,这也许是件残酷的事情。
至今为止,除了因为父亲婚外情导致家庭崩坏这个事实以外,世人因为好奇而流传的流言蜚语全部都只能算是没有根据的臆测。
不管是怎样让世间震撼的丑闻,那都只是被媒体刺激得兴奋的无聊人士擅自炒作的话题,和当事人的真相有着距离。
可是。如果父亲以“筱宫庆辅”的名义出了自白书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就算那里面写的是自我赞美的一面之词,或是让雅纪他们难以接受的辱骂,都将成为以父亲之名说出的、筱宫家的“真相”。活字的分量就是这么沉重。
雅纪如今根本不想知道,庆辅为什么把自己这些孩子当成垃圾一样干脆的抛弃。这是雅纪的想法,可弟弟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当时,在筱宫家父亲的相关话题都是禁句。
明明没有人命令大家这样做,但就是有了暗默的规则。
若说理由的话,最大的理由大概是为了安慰最受打击的母亲。自己毫无理由的被舍弃的事实太沉重,所以没有人想去触碰。大概大家都害怕提及父亲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沮丧中吧。

可是,只有裕太与大家不同。
“为什么?”
“怎么回事?”

对于不明白的事情直白的说“我不懂”。
向大家所要明白的回答。
对于无法理解的事情尽情发泄自己的不满。
他毫不留情的直击大家的面门:兄妹几人努力修缮的平稳的日常生活,只不过是虚伪的欺瞒。
被宠溺着长大的小男孩的倔强硬化,刺伤了他的家人们。
对未来毫无打算的小孩的真理太伤人,大家恨不得闭上自己的耳朵。
努力修补自身自顾不暇的兄妹,到最后都有意识的损毁了裕太。因为不这样做就无法自立起来。
然后,裕太就那样被雅纪他们放弃、选择了自闭。

脱轨的齿轮已经无法停止。即使有心制止,也无法将它停下。被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大家一起跌进了不幸的深渊。
母亲的死更加速了他们的坠落。

那是筱宫家最悲惨的四年。
正因为经历了那样可怕的四年,如今他们才没有放弃自己的人生。

人生的转机真是常常出乎意料的到来。
雅纪深深的这样认为。不管发生过什么,如果死的话一切就都终结了;但是如果活着,总有一天会等到重来的机会。
对于雅纪来说,他和尚人的关系以强 奸为开端,如今看来十分讽刺。
还有那个因为任性的强词夺理而伤害他人,并且丝毫不曾反省的坏蛋所引发的那起暴行事件。虽然绝对不能容忍尚人成为受害者,但不可否认的是,事件本身对于兄弟几人来说却是一个转机。
因此,也许庆辅的“自白书”也会成为另一个转机也不一定。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个转机将把谁、出于什么原因、带向什么方向。

这样一来,雅纪看问题的方向也会发生转变。无论如何他也是出了社会熟知世情的人,自然懂得要让自己的风险最小化需要做些什么。
不过,如果要让没有这种预见性技能的弟弟们也切换思想和自己同步的话,他们大概做不到。
(如果糟糕的话,最惨的就是裕太吧。)
尚人是自我控制能力强的理性派,而裕太则是排他性强的性情中人。

说实在的,雅纪根本没想到裕太会用球棒殴打庆辅。
不……应该说他根本无法想象裕太会使用那样的暴力。
那时,打到手机上来的尚人的留言说的是,家里闯进了小偷裕太被警察保护起来了。尚人本身也高不清楚状况充满了急迫,连声音都高昂起来。
等雅纪慌慌张张赶到胜木署,事态却迎来了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展开。雅纪当时只能哑然、呆然——绝句。
曾经那么重视“父亲”的裕太,如今却用球棒殴打他,将他全盘否定。如果这就是裕太四年后的回答,那么逼他到这个地步的愤懑一定非同一般吧。

殴打庆辅,让他骨折,把一切都推翻。裕太并不是单纯明快至此的性格。既然这样,关于自白书的事情果然还是应该提前告诉他比较好。想到这个,雅纪不禁小声叹息起来。
算了。这件事可以以后再说。

最最重要的是——
对于雅纪来说,重中之重是尚人为什么要瞒着自己瑞希曾经来学校伏击他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我?)

他不是生气,而是烦躁。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为什么事到如今才说出来——理由很明显。
仔细想想,那个时候雅纪还从不曾对尚人说过“喜欢”这个字眼。对于雅纪来说,尚人早已经是任何人事物都无法替代的独一无二的存在;但雅纪犯了一个大疏忽,竟然从来不曾用热情告白让尚人知道自己的心意。
因为和尚人的开始无比恶劣,至今只要雅纪靠近自己,尚人就会全身颤抖。作为拴住尚人的手段,雅纪总是用甜蜜的低语熔解他的僵硬,用亲吻和爱抚让他的身体记住溶化般的快感。但在这番苦心经营之余,雅纪居然忘了说最最重要的一句话。
所以。虽然明白尚人已经被名为雅纪的咒语而禁锢了身心,雅纪还是不能满足。

“——尚?”
“怎么?”
“为什么……当初和妹妹见过面的事,没有告诉我?”
旧事重提毫无意义。虽然头脑中明白这一点,但是感情上却无法接受。每次只要关系到尚人,雅纪的心胸就会变得比针尖还狭小。

尚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对不起。”
他小声说道。

“正在考虑要怎么告诉你的时候,就发生了那件事……”
“那件事”指的就是暴行事件吧。

“然后就忘记了。”
“忘记了?”
——不是有心要隐瞒?

“嗯。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讲出来了,心想反正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妹妹了。再加上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于是就完完全全……把这件事情忘掉了。”
尚人想说的东西雅纪能明白。
因为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头脑处于超负荷状态,于是在死机之前首先把解决了的事情干脆的清除掉。这就是忘记的理由吧。
尚人大概是考虑到如果自己用借口来搪塞,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的话,雅纪的心情会更加暴虐,搞不好会到无法收拾的境地吧。

——可是。
对于雅纪来说,他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些。
对于尚人来说瑞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对于雅纪来说却不同。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意识的,雅纪没能得知这个事实,这让他觉得烦躁不堪。
只要是和尚人相关的事情,不管多么琐碎他都必须弄得清清楚楚,否则不能安心。尤其是尚人的一天中有一大半时间在学校度过,而那是他目所不能及的地方。

“尚。”
——怎么了?
尚人抬头望着雅纪,一边回答一边靠近过去。
——过来。

雅纪只要微微用眼神示意,尚人就正确体会到他的意思,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的走近,停在雅纪坐着的床边。
尚人的步伐有微妙的不协调,这是因为救助瑞希的时候半边身子撞在了地面上吧。
(为什么要为了那个女人……)
虽然知道这话如果出口自己的感情将无法遏制,可是雅纪仍然忍不住咬牙切齿。

——他很生气。
当然,这怒气是针对瑞希。
——他很烦躁。
尚人居然对他保持沉默……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没有告诉雅纪,就干脆的忘在了脑后。

握着包了白色绷带、让人心疼的尚人的左手,雅纪微微眯起眼睛。
“你受伤的时候,我也会痛。”
立刻。尚人猛然屏住了呼吸。

“明白吗?”
尚人小心翼翼的窥向雅纪的眼睛,然后猛的点点头。

“是真的明白吗?”
雅纪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尚人,双眸中透出焦虑。
顿时,尚人的嘴角开始有点痉挛。

——不是的。
我并不想看你露出这样的神情。
雅纪在心里丧气的咋舌,暗自说道。

大约,尚人并不知道雅纪这样焦虑的真正原因。他不知道,雅纪到底对什么如此执着。
大概尚人心里觉得是因为瞒了雅纪,所以踩到对方的禁区吧。
虽然对于尚人来说瑞希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雅纪来说不是那样。
雅纪想要让尚人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不要再有事情瞒我。”
雅纪干脆的宣称道。
“……对不起。”

旁人的事情怎样都好。
今后,不希望有谁为了别人而被牺牲。
雅纪虽然知道尚人并不是沉默着逆来顺受的类型,但是此刻他却忍不住想要对尚人说:
“你要更自我一点!”
而与此同时,他也忍不住想告诉尚人:
“再向我靠近一些。无论发生什么,我都绝对会保护你。”

“我最怕的就是,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受伤。”
雅纪的口中突然吐露了明明白白的真心话。

“……小雅。”
尚人的眼睛微微瞪大了。

“那样我会担心的坐立不安……根本无法工作。”
雅纪本不想说这么软弱的话。在尚人的面前,他一向都是值得依赖的成年人。

没有破绽。
简洁凝练。
——十全十美。

醉酒后的强 奸……那是雅纪无法拭去的污点。在尚人的面前,他其实已经暴露过许多难看的丑态。
可是。
如果这句话不清清楚楚的说出来的话,尚人一定无法了解。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传达,让他知道雅纪是如何不安。
如果他不知道,说不定下次又会出现同样的事情。而雅纪绝对不要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为了不会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雅纪恨不得能把他关在笼子里。
这就是雅纪的自我。

即便尚人了解了自己的心情,如果有了万一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囚禁在自己的领域里,——雅纪有这样的自觉。

“你是属于我的。……如果你痛的话我也会痛。你明白吗,尚?”

“对不起……小雅。”
尚人沙哑着声音,垂下了眼睛。

望着这样的尚人,雅纪慢慢将他收进了自己的怀抱中。

(本章完)

9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路人

    >> 仔细想想,那个时候雅纪还从不曾对尚人说过「喜欢」这个字眼。对于雅纪来说,尚人早已经是任何人事物都无法替代的独一无二的存在;但雅纪犯了一个大疏忽,竟然从来不曾用热情告白让尚人知道自己的心意。

    其实看到这段的时候我很没有良心的笑出来了 (噗)
    有种就算是强悍如雅纪这样的人遇到小尚 , 真的也得好好努力才行
    不过这次老师加重了很多关于雅纪活动的部份 , 还有跟小尚互动的地方
    就算是没讲一堆爱来爱去的话 , 也可以感受到雅纪对小尚的温柔跟重视
    从拼命的发电子邮件 , 到关心尚的健康状况 , 甚至是现在这样
    温柔的雅纪真的很棒!~ (当然 , 遇上该保护对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时候 , 也会很强悍)

    小尚真的好可爱 … 真的好像个孩子 … 但是也有够迟钝 (指针对他自己的部份)
    尤其在当雅纪对尚述说自己很担心的地方 … 真的 … 虽然让雅纪这样担心他很不对
    但是却觉得 … 这样才是尚吧 … 这样的尚就是雅纪钟爱他的原因之一吧 ?
    总觉得雅纪面对尚的时候他也觉得很棘手吧? 不说个清楚明白 , 小尚是不会懂得
    况且只要每次雅纪更直白的坦述自己内心想说的时候 , 小尚就会更靠近他一点
    相对上来说 , 这样也是种让两个人彼此更加靠近的方式之一
    有些话不说出口 , 那个人是不会懂得
    有些话说出口了 , 反而让彼此更加了解到 , 你对我是多么的重要
    语言有种魔力 , 但是不说出来 , 这种魔力根本是无处发挥的
    在面对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时候 , 除了行动上以外 , 更是要把话出口阿

  2. 阿晋

    大感谢苍炎的翻译啊!很喜欢这文~抱住mua
    快完了么?真快啊!苍炎好勤劳
    不过
    那啥,我插一句嘴,如果苍炎不希望有人转载你的翻译,最后的结局还是做一对一暗记,用邮件的形式发送吧(至于发给谁,就发给有以前有回复的人?你自己决定)
    因为你只要一贴出结局外面就有盗文的了……
    = =O如果你不在意盗文,可以无视我了
    【这个回复,苍炎不用显示出来了,怕被狂扁,我知道你看得到】

  3. yuan518

    又见到更新,开心呀!
    多谢大人,大人真是太勤勉了,辛苦了!
    小说也渐近尾声,怎么说呢,还很不舍呢。
    这之后,也不是还要几年,吉原大才想起接着写第五部。(如果有的话)

  4. yuan518

    “双腿分立站得威风凛凛的裕太”。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句,我总想起圆规,很有趣。裕太的舌头还是够毒,不过,读者都会感觉骂得很痛快的吧?解气!
    他们的老爸,也真能想得出来,还出书?这种书真有人买吗?
    这一部分的雅纪到是让我有点意外,他居然能讲出如此脆弱的语言,(心中总在想像三木该怎么说了)大概是小尚实在是太“迟钝”,一点没感觉到自己在哥哥心中的重要性。
    说起来听说第三部结束后有个番外,是关于雅纪对尚第一次说出“喜欢”后,第二天两者之间发生的事情,不过,虽然很想看,咱找遍了能找的地方,一直没看到呀。难道那次尚还没把哥哥的心意搞清楚吗?

  5. 苍炎

    to 阿晋:谢谢你的提醒!其实不转载只是暂时的,等我全部翻译完成以后会开放转载。不过几个相熟的坛子,我在考虑要不要先放?这个东西如果独占的话其实没有什么意思,只求转载的时候注明翻译者(苍炎),以及出处(蔷薇满架)加上链接就行了。这个我到时候会开贴的。所以不用担心有人打你哦~~

    to yuan518:裕太的站法其实在日语里叫“仁王立”,就是像神像那样很平均的分配体重在双腿,大约就是大字型的那种感觉。不过中文里面似乎没有专门描述的词汇?
    第三部结束后的番外就是“情爱的vector”,在这本书的最后有收录,也有抓。一查就知道了。那个里面没有明确的告白,所以……

  6. 路人

    其实上面说的番外是 , 再第二集跟第三集中间 , 老师加写的番外 “境界线”
    第三部后面的番外则是情爱向量

    “境界线”与其说是雅纪哥的告白
    到不如说是 , 雅纪哥对小尚解释他会对他这样做的原因
    虽然小尚也对雅纪哥说 : 那小雅也是属于我的吗??
    但我觉得小尚的理解层次还是仅限于 , 小孩子般的认知 , 而不是雅纪哥所期望的那样
    也就是说
    两人的认知还是有落差的
    只能说雅纪真的追的很辛苦 , 也为小尚的迟钝捏了把冷汗 = =

  7. 淼淼

    我也是昨天才看了境界线……原来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貌似很多人都认为尚对雅纪不是爱情的那种爱……不过我觉得,虽然小尚的爱和雅纪的爱有差别,但也不至于相差太远。不是纯粹的恋人的“爱情”,但也不完全是家人的(毕竟那种独占欲还是跟恋人间的感觉比较接近)。应该是混杂在一起的了吧……我觉得这样就挺好了,因为毕竟两人还是“兄弟”,会带有“家人”的部分还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对尚来说(雅纪那种异类……不议,PASS.==)。
    虽然尚是很迟钝OTZ………………确实有时候觉得雅纪哥哥好可怜==||
    话说回来据说这次还出了个温泉旅行的番外篇哦!好像是在什么小册子上……谁有详细点的消息咧?

  8. 路人

    温泉旅行番外篇是雅纪戴小尚出去散心 , 转换心情
    而且为了小尚 , 雅纪在自己极为忙碌的状态下 , 硬是挤出三天空档带小尚旅行
    途中还去了雅纪提议去的水族馆(如果看到的讯息无误的话)
    而出外旅游这件事
    雅纪哥也跟裕太达成秘密协议 , 裕太不跟去旅行 , 就雅纪跟小尚一起去而已
    当然这秘密协议小尚是不知道的 , 所以旅行的中途小尚一直觉的对裕太很抱歉
    (……. 小尚还真的不是普通的迟钝)
    非常的甜蜜
    有看过的人说 这大概是史上砂糖洒了最多的二重螺旋番外篇吧??
    正篇所看不到的甜蜜场景
    相对的也代表 , 两个人的发展很平稳
    不过还是私心希望吉原老师给这个故事好的结局

  9. yuan518

    温泉旅行番外篇,期待能快点看到呢。话说境界线也还没看过,也不知在哪里才能看得到。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