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循环 3

迟到的更新~~

晚上争取继续更一次~!

循环 3

那时。
受到双腿分立站得威风凛凛的裕太的怒吼,脸色苍白的瑞希摇摇欲坠的站起来,神情恍惚的仿佛随时都会昏倒。
——麻烦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尚人已经行动快过大脑,伸出手去。
他不是出于道义,仅仅是条件反射而已。
即使尚人讨厌瑞希、觉得她的行为让人气愤,但一想到这个人可能受伤,——瞬时,他心中的负面情绪就被清除得一干二净了。

只不过……衰弱的走形的身体看起来虽然细瘦,但其实却比想象的要更重。
(——诶?)
那种落差让尚人不禁瞠目。
——顿时。
尚人非常悲惨的抱着瑞希跌倒在地。
然后,摔了个干脆漂亮的大跟斗。

那时他的左半身猛然着地,左臂在地面上擦伤了。
其实擦伤的不止手臂,连腿也一样。只不过因为腿上隔着裤子,所以比起完全裸露在外的手臂要好些。虽说如此,但夏季制服的裤子上面到处有血渗出,也有不少地方擦破了。
更惨的是,因为会阻碍治疗,所以在尚人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护士就毫不留情的拿剪刀把裤子咔嚓咔嚓剪破了。现在那条裤子已经完全不能穿了。

因为这样所以裕太才会说他“太迟钝”。尚人救瑞希并不是想充当护花使者,可是作为男人来说,现在他的立场很微妙。
总之——瑞希太沉了。
再加上——受了伤的身体好疼。
一直注视了这部分经过的森川的妻子慌慌张张打了119,引起了一番不小的骚动。考虑到这一点,他的举动甚至可以说是出了丑。

“对她那种人,就应该不要管啊!”
裕太毫不掩饰自己的嫌恶感,小声吐出这句话。
当裕太看见和昏倒的瑞希一同被送上救护车的尚人不断渗血的手臂,他的脸色苍白的像是要当场贫血一般难看。
(不要……变成那样!)
他从心底这么想。
(让人太担心了。)

当时他用球棒把父亲打成骨折,但只觉得激愤而已。即使看着父亲冷汗直流倒地呻吟的模样,他的心中也没有任何罪恶感。
可是,当尚人抱着瑞希滚倒在马路上的时候,真的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那时如果打到了什么致命的地方的话……一想到这一点,裕太就后怕的头皮发麻。当然,这后怕之中也包含了对雅纪知晓后的态度的恐惧。
对方是把自己的家庭搞得支离破碎的女人的——妹妹。
还是说不定求助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让那个混混跑来袭击尚人的——女人。
为了那种人而让尚人受伤,这让裕太不满,坚决不能忍受。
——为什么?
——凭什么、就因为那个女人,连自己也必须忍受这种内心骚动不安的惊吓呢。一想到这一点,裕太就忍不住咯吱咯吱的咬紧了后槽牙。

“小尚居然为了那个家伙受伤,这不是很奇怪吗?”
“……对不起。”
尚人很清楚裕太为什么如此气愤。
所以他首先柔顺的道歉。——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尚人知道得很清楚:如果现在滔滔不绝的说出一堆借口的话,裕太的心情一定会更加糟糕的。而且这件事对他自己而言也是一起意料外的事故。
(小雅知道了一定会生气吧。)
更何况这次的事件和瑞希相关。对于他来说,雅纪那头才是更值得自己担心的。

——正在这时。
“那个……打搅了。”
背后响起了一个踌躇的搭讪声。尚人和裕太一起回头望去,站在眼前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是谁?)

对方开口了。
“我的名字是真山千里。妹妹受到两位的照顾了……真是太感谢两位了。”
女人一边说一边深深的低下了头。
顿时。
两人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不,那是失去血色的苍白。

在胜木署,他们从门外和真山千里擦身而过。虽然曾经听到过对方因为雅纪的回答而失声痛哭的声音,但却从没有见过对方的脸。
——他们也从没想要见她。
而今两人却和千里在这种地方、以这种形式,出乎意料的碰面了。无论是尚人还是裕太,一时间都失去了语言。

“请让我来负担受伤的治疗费用,因为真的是给您们添麻烦了。不好意思,能问一下两位的名字吗?我想改日登门拜访令尊令堂致谢。”
丝毫不觉得羞耻和尴尬的千里唠唠叨叨的说着,完全没有发现面前的两人就是筱宫家的次子和幺子。
而当从千里口中听到“令尊令堂”这字眼的时候,尚人有一种神经被逆抚的感觉。

(……怎么办?)
一时间脑中只有这个问题,尚人抿紧了嘴唇。
千里就站在面前,那种煎熬的心情也被咕嘟咕嘟的煮沸腾了。可是这里是医院。尚人并不想让事情变得太过火。

可是,在他想出解决办法之前……
“哦?你就是臭老头的情人?因为他为了你干脆的舍弃了我们,我本以为你是多么美若天仙呢……结果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这么一看,也不过是个欧巴桑而已。”
裕太引爆了炸弹。

——刹那之间。
千里的表情发生了激变。
双眸愕然的瞪大,脸上失去血色,连嘴唇也簌簌的颤抖起来。

“我就是那个打折了老爹手的小儿子哦,欧巴桑。”
虽然医院上午的诊疗已经结束,患者也明显减少,但是作为二十四小时无休的急救外科,现场当然不可能一个病人也没有。

“裕太……”
尚人握住了裕太的手腕,但是裕太没有给他制止自己的时间。

“你说要负担小尚的治疗费?那干脆就连同让我们体会地狱时光的慰问费、以及我们本应得但至今没有拿到手的抚养费也连本带息一起还了吧,欧巴桑。啊……你妹妹总缠着小尚,这部分赔偿费也要算得清清楚楚加进去。”
裕太毫不掩饰的让自己的怨嗟喷薄而出。

这不是金钱的问题。
而是心中无法遏制的激愤让他停不下来。
只要遇见了、看见了这个女人的脸——就已经停不下来了。对于裕太来讲,一直累积的情绪在此刻变得无法抑制。

“话说回来,你妹妹想搞什么?光是让混混来袭击小尚还不够吗?如今还用无聊的事情缠着小尚赶都赶不走。看着就烦,厌死人了!你们最好记清楚了:别再在我们面前出现!”
千里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唇痉挛着没有任何辩解,就那样呆站着怔住了。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雅纪看到那封邮件是在下午七点过后。他刚刚才结束了男性服饰和珠宝展示第二辑企划案的舞台服饰最终点检。

舞台模特总是穿着辉煌的衣衫,沐浴在闪光灯不断的星光大道上昂首阔步,无论何时看起来都优雅美好,是非常让人艳羡的职业。
——以上是一般人对这个职业大多会有的感想。可是就和在湖面优雅滑动的天鹅在水下总要以蝶泳的姿势不断划动双足一样,想要穿着辉煌的衣衫沐浴在闪光灯下,就必须要经过十分刻苦的修行,这就是这个业界的常识。

就像现在。雅纪作为这次发布会的主角,要和工作人员一起对众多衣服做出颜色搭配、布料材质搭配、设计细节调整、衣服大小的微调……等等等等。在这种场合,只穿着一枚小短裤被众人围绕几个小时不是什么稀奇事。
更何况,到了正式发布的时候,后台更是成为了时间的战场。不管身体的哪个部位露出来都不能动、即便被掐被打或是被占了便宜也要忍耐。作为职业操守之一,忍耐必不可少;而这是以抛弃羞耻心为绝对前提的。

(尚发来的邮件?)
雅纪没有立刻回信,而是思考为何会收到珍贵的、来自尚人的邮件。

邮件和电话不同,没有即时接通的感觉,可以更加隐秘放松的和对方取得联系。虽然他这么说了,但是顽固的尚人还是为了避免进入工作模式的雅纪受到打扰,总是尽量避免给他发邮件。
雅纪虽然觉得很寂寞,可是他也明白尚人有尚人的坚持。因此,只要他有时间就加倍频繁的给尚人发信;这样一来对方就一定会回复他的信息。

打开邮件一看,里面呆板而又干巴巴的写着:有时间的话打电话给我。

(是十五点五十四分收到的啊……)
现在已经经过了相当长时间。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这时,雅纪心中细微的不安感胜过了期待听到尚人声音的心动。尚人不到万不得已,即使遇上什么担心的事情也绝不会联络自己的,雅纪知道这一点。
打到家里,电话铃响了三声以后被接听了。

“我看到邮件了。”
“现在讲话不要紧吗?”
“嗯。——怎么了?”
“呐,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
从似乎为难到底要怎么开口的尚人身后,传来了裕太的声音。
“小尚,你在磨蹭什么啊。雅纪哥迟早都要发现的,你还是赶紧坦白吧。”

(我迟早都要发现?)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裕太你好吵。”
“要么我替你说吧?”
“不用啦。”
“那就赶紧说。雅纪哥的时间很宝贵的。”
“我都说我知道啦!”

两个人像说相声一样发生轻微的争执。这是尚人和裕太紧张的关系得到改善的证明吧。想到这一点,这个场景本应该让雅纪微笑起来的,可是如今他却一心记挂着刚才裕太讲到的“迟早要发现”的事情。

“对不起,雅纪哥。”
“——到底是什么事?”
“嗯……今天中午的时候,真山瑞希来了。”
从尚人口中出现的全名让雅纪吓了一跳。
“那个妹妹?”
“……没错。”

惊讶过后,雅纪的眉间出现了纵向的褶皱。
“怎么回事?”

为什么是真山瑞希?
干吗到筱宫家来?
是假话吧?
难道是真的吗?
别开玩笑了。
负面的感情一个接一个源源不断的涌上心头。

“从头说起的话要花很多时间。”
“——我知道了。”
雅纪强自振作精神。
“那么细节就等我回家了再说。现在先把大概情形告诉我。”
他努力假装平静的说道。

“呃……就是,那个妹妹在家门口等我,我们产生了一些争吵。然后兴奋的妹妹因为中暑而昏倒,我也连带着受了伤,因此而大受惊吓的森川阿姨喊来了救护车把我们送到医院。然后非常不幸遇见了真山千里,裕太来了一次情绪大爆发。——就是这样。”
“……”

光是听了这些,雅纪的头已经开始痛起来了。
如果大概情形已经如此“精彩”,那么雅纪也不得不耐下性子仔细听听全部的详细经过了。这次的事件牵扯到真山姐妹,大概狗仔们一定会满载而归了吧。

“你连带着受的伤,严重吗?”
“左手和左腿擦伤了……并不是什么大事。”
这样反而可疑。

“真的吗?”
“嗯,不会影响到明天的课外补习。”
尚人微妙的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确认了这个,雅纪总算安心了些许。
“我知道了。明天晚上……大概九点左右我能回去。到那时我在详细听你说说经过。”
“……嗯。”
“那我挂了。”
“好的。晚安。”
挂断手机,雅纪深深的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
“好大的叹息啊。”
不知何时加加美站在身边,嘴边含笑的说道。

这次加加美带着的新人不是以往的大型犬鹰明,而是纤细的美猫,翔。比起只要面对临近的人就开始乱吠的杂种狗,事事精心毫无破绽的美猫反而不会让雅纪有烦躁感,相处也更加融洽。

“有烦心事?”
最近,身边缠绕众多话题的雅纪是当之无愧的“绯闻之王”。而敢这么直白加以刺探的豪杰,就只有加加美一个。
“不是。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是。”
听到这样含有深意的回答,
“——是你弟弟打来的?”
加加美立刻反击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
面对加加美,雅纪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没有否认。

“我听说了紧急监护人会议的事情……虽然不是日常工作,不过你还是一样紧张、严肃又凌厉啊。”
“对我来说工作以外的才是现实社会。”
“就猜到你会这么说。”
“你那边忙完了吗?”
“嗯。想着如果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吃个饭,所以跑来约你的。”
“如果没有额外的安排的话,我什么时候都OK。”
这不是社交辞令。面对加加美的邀请,雅纪宁愿退掉重合的安排也愿意和他一起聚餐。
迅速收拾了东西,雅纪抓过夹克。

“你别总这样板着脸。鹰明这个人嘛,看人的视线总像是锁定猎物之前观察似的。他就这样。”
“别这么说我。就算只是玩笑话,我也不想被一点也不可爱的杂种狗当成猎物观察。”
这是雅纪的真心话。
听到这话,加加美一下子喷笑出声。
“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想到,说这话的人是比鹰明更加不可爱的肉食动物啊……”

(肉食动物?)
这话从何说起。
雅纪虽然自觉自己的确不可爱,但是却也没料到别人是这么看待的。

“这话……算不算是骂我?”
雅纪微微皱起了眉。
“不是啊。最近的你啊,从好的方向说真是气势逼人,我也的确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本职以外的预约杀到了。”

这样的阶段,可以说是成为模特后迎来转型期的男人们朝着下一阶段摸索所必经的道路。
如果是加加美以外的人提到这个话题就只会让雅纪觉得不快。但是加加美是经过过同样选择,并且获得无以伦比的成功的前辈。

和加加美一起走出化妆室,好像在等着两个人出来的美猫恭敬的鞠躬问候。
“辛苦了。”
“啊。你也不要到处瞎逛,赶紧回去吧。”
这就是说,加加美的工作也结束了吧。

在地下停车场,雅纪坐上加加美的爱车。
“上次那个‘MS GIRLS’的第二期PV的预约也到了吧?”
“啊,算是吧。”
虽然还未正式发布消息,不过一想到“MS GIRLS”的经纪人是“AZILAELE”的高仓
的后辈,就觉得加加美提前知道这件事情也很自然了。

“我也很感兴趣,不知道继上次的色情恐怖系之后是什么题材?”
“我还不知道接不接受呢,现在说还太早了。”
“如果你不接的话,高仓那边是打算推荐鹰明顶上的哦?”
“会不会有点太勉强了?”
“为什么?”
“那边一定不会要那种看不懂气氛的家伙的吧。”
“你这家伙,说话够毒的。”
“‘MS GIRLS’的声音可比我的高多了。不论怎么说,这两个人都不太相称呐。”
“这也算是他做得太过火,敲打敲打的意思了。”
“可别敲得太过头,把脸都敲变形可就惨了。”

这样轻松的调侃着,加加美带雅纪到了常来的和食店“真砂”。
这家店在小巷子里,没有招牌什么的,是一间不接待生客的店。
店内有四张以高背椅区隔开的桌子,还有吧台的七个位子。黑色基调的布置带来洒落安静的氛围,比起和食店更像是酒吧的感觉。每次来店,店内都坐满了人。
因为已经预约过的缘故,两人一到就被带到一个小巧的包厢。加加美的行动还是一贯的简洁周到。

“对了,雅纪。有些事情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加加美直接的开口了。
“你——有没有听说你父亲要出自白书的消息?”
“诶……”
“看来是没听说了。”
“啊……流言什么的倒是也有很多。”
“从网上?”
雅纪点了点头。

网上的消息很多,从看了让人一笑置之的无聊猜测,到一瞥就知道出自内部人士之手的爆料,什么都有、闹哄哄的。似乎有很多人都抱着无聊的心情在围观。

“老实说,那个男人没什么文采。如果要出书,也不过是些八卦罢了。”
“我得到的消息说会是相当赤裸裸的爆料啊。”
加加美断然否定道。

“……这样吗。”
既然关系面宽广的加加美这么说,那就是确定的消息了吧。
“你不觉得惊讶吗?”
“那个人现在正为了还借款而焦头烂额,事到如今他已经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了吧。这次不管谁出的钱,那个人针对的肯定是我。他可真是恶人先告状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那么嚣张坚决的叫人家‘视线里的垃圾’的缘故?”
“我要是不那么说他就更不会收敛了。这样反而清爽得多。”
雅纪的表情还很轻松。
“你父亲,他已经看不清为了这笔钱将会失去什么了吧。”
加加美深有感触的低声说道。

出轨的齿轮已经无法停止了。
从天堂堕向地狱,那尽头到底有什么呢。那结果,只有正在坠落的人知道。

“别再说那个男人的事情了。提到他,难得的美味都变得难吃起来了。”

雅纪已经有了堕落的自觉和觉悟。到底庆辅(父亲)会变成怎样呢?如今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心已经不会痛了。

(本章完)

5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Vacillant

    从Fox的Blog摸过来的~
    感谢苍炎无私的劳动呀~已经开始YY绿川桑Drama里面会如何演绎了,好激动的说!

    猜测下一章会有工口!Masaki对Nao这次的事情应该很不爽吧,不过都一半多了两个人的对手戏还是那么少……

  2. 似水无痕

    裕太……欧巴桑……(噗~)

    看到尚人和裕太小争执还真是开心呢!到底雅纪哥还是没有大发雷霆,我还以为……嗯嗯,这样也蛮好的,咻咻,总觉得松了口气……不过如果说哪天碰到了那姐妹俩我觉得他还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啊……

    那个爸爸真是,到底是怎样的人啊?!还自白书呢……-_-||| 想起来就不爽……

    大大好厉害~~~~强力支持~~~Fighting~~~

  3. 淼淼

    呀呀~终于更新了呢~^^虽然已经拿到书了但是还是习惯来这里看看啊~
    雅纪哥哥会头痛也是当然的,说起来…尚人这种太过善良的个性有时真是会带来不少麻烦啊…(苦笑)
    我倒是很想知道真山千里那时候的感觉是怎样的…==+
    裕太骂得好啊~不过这样一来事情也越闹越大了…

  4. 淼淼

    to坐沙发的VA君…很不幸啊好像没有工口的说…==貌似就只有前面那一次而已…这次也太清水了吧…望天~

  5. xinobu

    因为这样所以裕太才会说他“太迟钝”。尚人救瑞希并不是想充当护花使者,可是作为男人来说,现在他的立场很微妙。

    这句翻得很妙呐~~~>_<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