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循环 2

今天妈妈过生日,之后不一定有更新了。。不过我觉得进度还可以哈。

循环 2

在经过那样一场与个人意愿无关的战斗之后,总之先要润润干渴的喉咙。他这么想着走向冰箱。
——这时。

“小尚,你刚才在干什么啊?”
不知何时,裕太已经从自己的房间出来,走到一楼来了。
“……诶?”
手里拿着刚从冰箱取出来的冷茶的宝特瓶,尚人回头看着他。
“说话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一想到搞不好自己和瑞希的对话都被裕太听到了,尚人不禁吓了一跳。
“那个人是谁?你们为什么发生争执?”
这是从前的裕太绝不会说出口的话。

尚人想也不想的沉默了。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明自己和瑞希的事情。

“难道是分手了的女朋友?”
如果裕太只是就不可能的事情开玩笑岔开话题的话,尚人倒可以笑着打哈哈糊弄过去。不过看着虽然不曾说出口,但似乎确实知道自己和雅纪关系的裕太认真的说出这种话,尚人不由得面孔僵硬无地自容。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尚用那么严厉的语气说话。”
尚人知道裕太不仅仅是好奇。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可是……
要让尚人把自己和瑞希之间发生的事情全部明明白白的讲出来,他还心存犹豫。

当初瑞希在翔南高中埋伏等他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雅纪。正在踌躇着要怎么讲的时候,就遇到了那一连串的暴行事件。之后一连串打破日常生活的事故随之而来,也就丧失了和雅纪讲的时机。
因为有这样的前因,现在到底应该怎么讲……他还没有一个好想法。
如果把雅纪还不知道的事情,先告诉了裕太的话——
(那样……会不会不太好?)
怎么想都很麻烦吧。

“不要瞒着我。”
“不要一个人承担一切。”
“如果有在意的事情,就全部讲出来。”

后知后觉的想起雅纪曾经说过的话,尚人的嘴唇就有点沉重。
看到尚人的表情,
“我会瞒着雅纪哥的,你就快点说清楚吧。”
裕太使出了杀手锏。

(这……你这家伙犯规啊!)
尚人的表情不禁变僵硬了。

“那是谁?什么事?”
直接切入重点的裕太表情非常认真。
这样一来就算想要适当的瞒过去也不可能了,对方根本不给尚人隐瞒的机会。

为了先将头脑中的内容整理一下,尚人首先把冷茶注入玻璃杯,一口气喝干。
可是,裕太的视线一直紧紧盯着尚人,不曾离开。
把杯子洗好、倒扣着放正。然后尚人开了口:
“那家伙是真山瑞希。那个人的情人的妹妹。”
他沉重的说出这个事实。
——立刻,裕太的表情发生了激变。
这情况和尚人的预料太一致了,让他忍不住在心底阴郁的叹了一口气。
裕太在家自闭了五年。抛开之前和庆辅有关的意外(对于裕太来说是意外)不谈,其余时间完全没有接受过阳光直射的裕太的皮肤十分白皙。而现在,尚人觉得他的脸色看起来简直是青白色。

“——真的?”
低沉的声音表现了裕太的在意。
尚人重重点了点头。

真山瑞希——裕太用嘴唇无声的重复这几个字。
“那个家伙找你干什么?”

“你知道那个传言吗?说袭击我的暴行犯是那个妹妹的青梅竹马。”
“知道。你是指那个独家头条特别节目吧?”
事件发生之前,裕太从来不看电视,连报纸也不看。
可是,事件之后他改变了。

“她来否认那件事。”
“……哈啊?”
这算什么?——裕太的表情是这么说的。

“她来说暴行事件和她无关,说她没有要求对方帮忙,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总之,就是说她没有和青梅竹马的混混合谋。对方是这么讲的。”
“——就为这个?”
真的吗?——裕太的脸上写着这几个大字。
“没错。她就是为了全盘否定这个而来的。”
真的是,从头到尾瑞希说出口的只有这些。
“——那个家伙脑子有病吧?”
除了这个,似乎没有别的解释了。
“大概是因为在全国的网上被人称为极恶女,受了太大的刺激吧?”
大约就是这样吧。至于真相到底是怎样,没人知道。

尚人无法理解,瑞希怎么会单单为了全盘否定流言就跑来自己家、做出不经大脑的举动。
在尚人他们身处不幸的深渊底部、痛苦喘息的时候,她正在吃着美味的食物、过着自由自在的幸福的生活。尚人不知道,对于一直和亲生父亲扮演“一家人”的瑞希来说,庆辅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他也不想知道。
与此正相反,瑞希也是一样。那个时候尚人他们所体会过的愤激和恸哭,以及被难耐的丧失感折磨的心情,她绝对无法了解。
当然,尚人也不希望她去了解。
和瑞希分享这种感受会让尚人觉得不快。
他根本不想去知道,当在建立在他人不幸基础上的幸福以不可预料的方式出现了破绽,此时的瑞希到底在想些什么……之类的。这就是尚人的真心话。

“可是,为什么她要专门为了讲这个跑来找小尚你?”
裕太直指尚人本想回避的问题。尚人深切意识到,这次的事情不那么好糊弄过去了。

“小尚。难道……你以前曾经见过她?”
“以前见过一次面。”
“什么时候?在哪里?”
裕太的诘问模式全开了。

“在五月的连休之前……吧?有一次放学之后,她在校门口等我。”
结果还是被逼坦白了两人认识的过程,尚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等你干什么?”
“来说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对于尚人来说,那些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冲击性的。将那时候的经过简单讲出来,之后裕太的眼睛完全瞪呆了。

“所以才不想告诉你的啊……”
他没想过用谎言把裕太搪塞过去。只不过是想,最好能够不用说就绕开这段过往。

“那个女人……真是让人生气。”
裕太吊着眼梢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里含着重重的不满。

就在那时。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号码不是来自陌生人,而是来自正对面的森川家。
(森川?这是怎么了啊?)
尚人一面惊讶的歪着脑袋一面接起了电话。

“喂?”
“啊……尚人君?我是森川。”
“是。”
“没事吧?刚才……我听见那边有点争吵声。”

(哇……糟糕了。果然都被人听得一清二楚。)
一想到搞不好周围的人都听了个明白,尚人就焦虑起来。

“啊……嗯,没事的。让您费心了。”
尚人用比平时更明快的语气回答道。
不要再追问下去了,就这样结束吧。

“是吗?”
森川的妻子满含疑问的回答道。而且,她的声音微微压低了。

“可是,尚人君。在你们家门口,从刚才开始就有一个女孩子一直那样坐在那里哟。”
“——诶?”
对方意料之外的发言让尚人微微瞪大了眼睛。
(那难道是……)

“怎么说呢,那人样子看起来有点奇怪。要不然,让阿姨去看看吧?”

和父亲有关的事件发生以来,或者说筱宫家的丑闻报道在全国网站上流传以来,媒体相关人士大举杀到,让附近的住户都受到了影响。

这里的住户都是从以前就互相认识的,并不是点头之交,而是类似于“远亲不如近邻”的那种深厚关系。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周围的人都从心情上自认是筱宫兄弟们的保护人,因此在面对那些不负责任报道不实消息的媒体的时候都防卫森严。同样,在见到没见过的形迹可疑的人的时候也表现的比较神经质。

“不用了,我去看看。”
说完尚人挂断了电话。

“谁?”
“森川家的阿姨。”
“阿姨打电话来说什么?”
“嗯。我出去一下。”
尚人没说去干什么,就快步向玄关走去。
“小尚!”
尚人在慌慌张张朝外走,森川的妻子从对面的玄关口很担心似的朝这边张望着。然后,她好像催促尚人一样指了指自行车库的方向。
不出所料,是瑞希蹲在那里。

(为什么?)
尚人以为她早已经回家了。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本来已经平复的不快感,再度从心底涌了上来。
——正在此时。
裕太突然从尚人的背后跳了出来。

(……骗人。)
没想到、
(这是真的吗……)
裕太居然会出门?

“裕……太!”
因为太吃惊了,尚人的声音完全出卖了他的紧张。
慌慌张张的,尚人追在裕太的身后跑出去。

“喂。你到底在别人家门口干什么!”
这是酷热的午后。
在闷热的、看不到一个人影的安静的住宅街。
瑞希的面前站着双腿分开两手叉腰的裕太,他的声音响彻了这篇街区。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坐在疾驰的计程车里,千里十分心焦。
工作中的时候手机响了。她本以为一定是庆辅或者瑞希,可是急急忙忙取出来一看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谁?
——什么事?
——从哪里打来的?
电话的鸣叫声十分固执的持续着。
无法掩饰自己的紧张恐惧,满怀警戒的接听了电话,原来是急救医院打来的。
医院说是瑞希被救护车送来,然后从瑞希的手机里面得到了千里的电话,打电话前来通知家属。

那个瞬间。
千里以为瑞希是想要自杀,呆住讲不出一句话来。一瞬间,她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好在那不过是她的妄想,瑞希是因为中暑昏倒被送进医院的。知道了这一点,千里心里松了一口气。
因为一下子轻松下来,千里忍不住哭起来。本以为自己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可是眼睛却又热又湿润,疼疼的。
现在的部门是没有像样工作的闲职,被人称为人才墓场的地方。千里今天无比感谢这样的安排。对于从房间里飞奔而出的千里,没有一个人打算斥责她。
到了联络她的医院,慌慌张张接过司机找的零钱,千里下了计程车。

“那个,不好意思。我接到联络电话,说真山瑞希被救护车送到这里来了。”
半跑着向救护外科的接待人员表明身份,千里立刻被带到了处置室。
好久不见的瑞希,脸孔都因为瘦弱而走型了。这让千里甚至没有立刻认出,睡在床上打着点滴的少女就是瑞希。
这个事实让千里愕然绝句。
主治医师说瑞希的中暑症状本身并不严重。在这个前置的基础上,他又说相比之下瑞希的衰弱细瘦反而更让人担心,建议千里看是否要心理内科的大夫来看看。
“那就拜托您了。”
千里当然不会拒绝。

(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一想到这个,千里的眼泪就止不住了。
瑞希变成这样,责任当然在千里。紧紧握着瑞希细瘦的手掌,千里反复的喃喃自语。“对不起。瑞希……对不起。”
这样看了好一阵子瑞希的睡脸,千里突然想起一件事。

(到底是谁帮忙喊了救护车呢?)
中暑是不能轻视的病症。今天天气这么热,如果万一发现迟了的话,搞不好会变成关系人命的重症。
询问护士得到的答案是,喊救护车的人在别的房间接受治疗。

“正在……治疗吗?”
“对方想要救助已经昏过去的令妹,结果自己受了伤。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话,令妹受到击打的地方一旦不妥,搞不好会很严重呢。”
听到护士的这番话,千里后知后觉的惊恐起来了。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急救外科的一间诊室里。
“小尚。你真是太迟钝了。”
受到裕太认真的叱责,尚人看着刺痛的左腕皱起了脸。
“因为对方比我想的还要重嘛。”

14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淼淼

    一觉起来终于有更新了~TVT(从昨天晚上十一点开始不断刷新的某人)
    这个…意思是小尚救了她是吧…==
    这个真是…我只能说小尚太善良了,希望他不要因为他的善良收到伤害。
    我有预感,雅纪哥哥知道这件事后会发飙的==
    再就是,裕太酱气场好强!“你到底在别人家门口干什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那个瑞希和真山千里…每次看到她们心里都有挥之不去的烦闷感。无法发泄…唉唉如果少一块肉可以打击到他们的话,别说雅纪了,我也会愿意的==(以后我还是别说走关于这两姐妹的言论了…都是一些阴暗的抱怨)
    唔~谢谢大大~期待再次更新了~^^(希望手机成功回帖~)

  2. 苍炎的FANS

    为什么小尚要去救那个女人呢~~~哎~~
    看着这两姐妹就烦~~~!!

  3. yuan518

    尚心底太好。裕太很有意思,居然为了这个人破例出门了。
    想当初,尚住院,他也没出家门。

  4. yuan518

    “难道是分手了的女朋友?”
    如果裕太只是就不可能的事情开玩笑岔开话题的话,尚人倒可以笑着打哈哈糊弄过去。不过看着虽然不曾说出口,但似乎确实知道自己和雅纪关系的裕太认真的说出这种话,尚人不由得面孔僵硬无地自容。

    不明白,如果是我,看到尚人与一个女孩子一起,表情还很差,也会以为是“难道是分手了的女朋友?”的。
    尚人从这一问,就感到裕太知道了他与雅纪的关系,还真是让我有点意外。所感觉裕太的反映很正常呢。
    虽然他的确也知道了,而且知道得还很清楚。呵呵。

  5. masaya

    尚人的確是心靈純淨的孩子,即便再受到父親外遇和暴力事件的影響,也還是將那個真山送去了醫院。
    預感雅紀哥一定會知道這件事,不知會作何反應。

    看到大人開篇寫到今天是令堂生日,祝母上大人青春永駐!

  6. 似水无痕

    亲真是太厉害了~(到现在才留言的某人羞愧中)

    裕太终于跨出家门啦!有点小开心……雅纪哥再见到那姐妹俩的情景……不寒而栗呀不寒而栗!!而且又是因为瑞希的缘故小尚才受了伤……雅纪哥的脸只怕会很难看……

    真是太感谢啦!!而且翻译得好棒~~加油加油~~还有,祝大大的妈妈生日快乐~~~

  7. 爱二重螺旋

    从这里开始事情好像又要变麻烦了,哎~~~尚真是没事找事干啊

  8. 苍炎

    to masaya:谢谢祝福!母上大人很是开心。。。

    to yuan518:尚人应该早就怀疑裕太知道了,不是这次的问话造成的。不过他没想过裕太会以为他有女友吧。。

  9. lilith

    在寻觅了半天,终于发现了这块宝地,内牛满面啊~~请大人千万不要放弃更新啊,我们大家都在这里守候着新的篇章。。。=3=

  10. 路人

    给版主
    虽然不想惹版主生气
    但是还是有人无视于版主禁转的规定
    把版主辛苦的译文转贴到自己的blog上 (哀)
    连出处跟版主的名字都被拿掉 实在是看了有点生气阿
    http://hi.baidu.com/fshenjie

  11. 苍炎

    谢谢楼上童鞋的提醒。目前正在联络这位博主。因为她是按章节放出翻译的,所以,额……在得到回复之前,我先不放出这一章的最后一部分了。。请大家耐心等待一下~~~

  12. 淼淼

    我说怎么没更新……原来是因为出现了这种人……真是郁闷!!为啥总有些人喜欢做这样的事呢?

  13. 想说谢谢的人

    版主,辛苦了,我很喜欢二重螺旋这部作品,一开始是挺DRAMA,后来把原著小说也看了,等第四步等了很久很久的说,现在终于看到了,谢谢你的努力。

  14. xinobu

    哎,小尚最后那句抱怨实在可爱…..>_<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