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循环 1

这一章才是重头戏。真的。。。不过我可真讨厌这姐妹两人。。

循环 1

那天。
和平时一样按时结束了课外补习,尚人在下午一点左右回到了家。
在自行车车库前面停住,下车。
瞬时,柏油路吸收的热量一下子笼住了他。
(热……热死了……)
尚人用手背擦掉头上渐渐渗出的汗珠。
骑着自行车飞驰的时候虽然觉得很爽快,但是一下了车就感到了天气的暑热。
还是赶紧进屋,先补充水份吧。

正当尚人这么想着,打算移动自行车的时候。
“筱宫先生。”
突然被人喊了名字,尚人回头看去。
在那里站着一个面生的少女。
不,也不完全如此。她的容貌似乎……存在于记忆的某处,可是却想不分明。

(啊……嗯……这是谁啊?)
尚人微微侧头。
肯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可是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嗯……好像呼之欲出可是又怎么都记不起来,脑子里面翻来覆去的感觉真不好。)
他认真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女。
如果对方看出自己想不起来她是谁的话,就应该顺势先说明身份才对……尚人想到这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阵电流。

“——啊!”
瞬间,对方的“脸”和“名字”联系起来了。
(真山……瑞希?)
顿时。
(骗人的吧……)
尚人的表情变得险恶起来。
与其说是感到惊讶,不如说嫌恶感占了上风。

干什么?
——为什么?
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瑞希会到这里来呢。

那个时候,瑞希穿着紫女校制服,头发也比现在更短。
虽然有人说女孩子的容貌是会随着衣服和发型变化的,但是眼前的瑞希与其说是改变了整体形象,倒不如说是一副身体极度衰弱,造成整个面貌变化的感觉。
因此尚人才没有立刻认出她来。

以前的瑞希怎么看都是一副健康的女高中生模样,身上有种泼辣的霸气。这也是她最初会因为误会,前来找尚人麻烦的原因吧。
但如今却是两样。
脸颊凹陷,头发干枯,身体细瘦的好像生了重病。

(到底是怎么搞的啊?)
一时间,尚人和瑞希互相瞪视着。
——不对。
只有尚人是在瞪着瑞希,而瑞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战战兢兢十分不安的样子。
明明是她先出声喊了尚人的名字,但她的表情好像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尚人的目光。

(这是搞什么啊?)
难道又在伏击我吗?
这次是在家门口?
不禁想起发生在翔南高中正门口的事情,尚人变得烦躁起来。

那个时候,瑞希讲了许多他不想知道的、有关庆辅的事情。对方的话强行唤醒了自己想要忘记的过去,尚人当时难受得想吐。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只要想起这些,怒气就忍不住蹭蹭的往上涨。
虽然不知道瑞希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但是尚人没有义务也不想要奉陪。
他无视了喊住自己却又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自己不动的瑞希,转过身去想要把自行车搬进车库。

——突然。瑞希跑过来抓住了尚人的手腕。
“不是我做的。”
仰起头小心翼翼看着尚人的表情,瑞希这么说道。
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尚人皱起了眉头。
“不是我让他那么做的!”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对这种没头没脑的对话觉得厌烦,尚人的眼神变得险恶起来。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他根本听不懂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的瑞希,当时到底想要说什么。
感受到来自尚人的无声的压力,瑞希的嘴角害怕的抽动起来。

平时尚人稳重得近乎老成,几乎不会流露出什么激动的情绪。
即使对方情绪激动,只要自己不被情绪牵引,就能够找到应对的方法。而让他无法冷静面对、身心都被玩弄于股掌的人,只有雅纪而已。
可是。
只要一看到瑞希,不知为何尚人就会失去平常心。充满了嫌恶感的内心变得骚动不安,心情也毛毛躁躁的。
这样的反应与其说是条件反射,到更近乎于本能。
因为,明明不知道就不会受到伤害、不知道就能保持内心的平静,但瑞希却把一切都破坏了。

眼睛看见的结果并不全都是真相。
尚人知道这一点。
即使逃避事实,现实也不会改变。
尚人也知道,这句话并不是诡辩。人要活下去的话,场面话和大实话都有存在的必要。
抛开“真相”所占的阵营和立场不谈,导致这真相的“理由”和“状况”有无数,所以并非自己所坚持的“正义”就一定是正确的。
因为不必要的情报太多,所以会扰乱人的思路。

想要知道的事情。
可以忽略的事情。
想问的事情。
不问也无关紧要的事情。
所有的选择,责任都在自己。

如果是自己的选择,那么不管结果如何至少都能够问心无愧的接受。可是,如果有人强塞给自己,那就让人厌恶。
瑞希出于自身的需求,硬塞给尚人他并不想要知道的事实。这是让尚人最生气的。
而今又是如此。

“那件事和我无关。我没有拜托小俊帮我!”
这样不明不白的文字游戏,不过是刺耳的噪音罢了。
对方的做法让尚人郁闷起来,干脆强行拨开她拽住自己的手。
瞬时。
瑞希睁大了眼睛,屏住呼吸。
“事到如今你又想干什么?赶紧回家吧。我没时间跟你瞎耗。”
尚人的眼神比语言更辛辣。接触到这样的目光,瑞希流露出明显的受伤神情。
而这让尚人更加烦躁。

(话说回来,你凭什么露出这种表情来啊!)
这样看起来简直像是尚人成了恶人。
(这完全搞颠倒了吧?)
宁静生活被对方突然而然的出现而破坏的、不快感。
尚人生气、烦躁,光是看见对方的脸就觉得神经被骚动一般。
(简直烦死人了!)
他这么想着,恨不得一个耳光甩过去。

这时。瑞希的嘴角突然微微扭曲了:
“你已经知道了吧?”
——什么?
“袭击你的暴行犯是我的青梅竹马,你已经知道了吧?”
瑞希低声一字一句吐出的话语里,带着一点痉挛抽搐的感觉。
尚人霎时露出惊讶的表情。他这才想起似乎曾经从什么地方的电视台解说员口中听到过这个说法。

“你看了吗?本周独家头条特别报道。”
“就是那个情人的妹妹和身为暴行犯的小混混,两人其实是青梅竹马的报道吧?”
“那果然不是偶然吧。”
“大家都在传说,搞不好MASAKI之所以痛殴那个人,也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在里面呐。”
“……真的?”
“好古怪的吧。”
“是啊是啊。”
“搞不好真的和电视上的猜测一样呢?”
“你是说因为他们家老爹的缘故吗?”
“人们不是常说,讨厌和尚的人连和尚穿的袈裟都讨厌吗。”(注:没找到“爱屋及乌”的标准反义词。如果有谁知道的话麻烦告诉我………………)
“女人可真恐~~~怖啊!”

当时尚人也忍不住惊呆了。可是因为解说员总能够把媒体的推测讲的像事实一样确凿,所以对于那些话他一向是听过就算,如果不是瑞希提起的话他早就忘光了。
“——然后呢?”
那又怎么样?
“不是我拜托他那么做的!”
瑞希极力否认着。
终于,尚人开始明白瑞希来这里的理由了。
“我没有拜托他帮我做那种事!”
瑞希拼命的解释着。
对于尚人来说这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对于瑞希来说却十分重要。
可是。瑞希丝毫没有考虑到,她这样的做法是在揭开尚人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口吧。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那个时候。
裕太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和电脑搏斗着。

工作人员已经做好了上网的基本设定,但是离轻松玩转电脑还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
裕太知道,如果想找简单的解决办法,只要拿不懂的地方去问尚人就可以一举解决所有问题。
但是。尚人当初也是拿着厚厚的说明书一边看一边自学的。而且他的自学时间还是从放学后、做完作业和家事的空隙里挤出来的。
尚人那种有效使用有限时间的集中力,实在非常厉害。
既然尚人能做到,那么自己当然也能。
如果让雅纪来说的话,
“你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到底打从哪里来的啊?”
他一定会这样嘲笑自己吧。不过学习电脑,只要有干劲和毅力,总可以学会的。

裕太并不讨厌拿自己和尚人来做比较。进入以超高偏差值而闻名的高中的尚人,和连中学都没有好好上课的自己,如果认真说起来连被比较的资本都没有。(注:偏差值是日本考大学的一个指标,越高越容易考进好大学。)
他是不上学的自闭儿。
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所以不能向别人抱怨,也不会向别人抱怨。
可是,这并不表示裕太他就打算自卑下去了。他的自尊心本就不低。
自己的人生只能有自己来负责。不管今后的道路是变得扭曲,还是因为自己做了傻事而陷入谷底,那都是自己的责任。
他只是因为真正意识到曾经的虚度光阴的做法是多么愚蠢,而打算改正罢了。

虽然失去的时间无法弥补,但至少可以为了自己的将来而干脆的重新出发。
当尚人被卷入暴行事件,家里的一切变得乱糟糟之后,裕太终于搞清楚对自己来说重要的是什么。
如果自己不主动迈出这一步的话,就无法改变现状。
即使自己不做改变,周围也在确实的变化着。

时间不等人,它只是冷酷的流逝。事到如今,裕太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现在还不晚。裕太想,之后只要勇敢的看着前方、努力迈出脚步就好了。

“既然要做就做出点成果来。”
雅纪当时是这么说的。裕太意识到那是自己第一次从真正意义上正面和雅纪有了交流。
如果不做出结果的话,就不能得到雅纪的认同。

裕太并不是想要雅纪的赞扬。
对于雅纪来说,至今为止从没好好做过事情的裕太,怎么看都只不过是个臭小孩罢了。裕太明白,自己还没有资格和雅纪站在同等的地位上对话。
因此,他觉得至少可以先得到雅纪的认同。他希望雅纪能够认同——他能够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看键盘进行盲打。这是裕太目前首先要完成的课题。

可是屋里真的十分闷热。
这是理所当然的。裕太的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风扇,装了窗纱的窗子一整天都打开着。
从早上开始就响个不停的鸣蝉大合唱让人烦闷,更添了几分盛夏的暑热感觉。不过身处三伏天,裕太也只能无奈的忍受了。

刚才,窗户下面传来了自行车的声音。
这一定是尚人从学校回来了。看一看钟,刚好是下午一点十三分。
(小尚真是准时的不输给钟表啊。)
虽然多少有点有时间差,不过尚人每天到家的时间从不曾有太大变化。
可是。直到现在裕太也没有感觉到尚人进屋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
“不是我做的!”
“我没有拜托他那么做!”
突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似乎是什么地方有女人在和别人吵架。
(真是吵死人了。)
女人尖锐的声音好刺耳,比鸣蝉的叫声更让人烦躁。

裕太向窗外望去,看到尚人和不认识的女人站在一起。
(小尚?)
裕太吓了一跳。
他不是因为大热天的尚人居然站在外面和女人说话而吃惊,而是因为尚人的表情居然是不似平时的严厉。

(小尚,你在做什么啊。那个女人……是谁?)
不知不觉,裕太的脸上也出现了严肃的表情。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不是我做的!”
瑞希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就像鹦鹉学舌一样,只重复这一句。
她每说一次,尚人的表情就变得险恶一分。

对于尚人来说,那次的暴行事件在犯人被逮捕的时候就算告一段落。
虽然不算是真正的结束,但是好歹告一段落了。
新闻里说,游戏一般反复犯罪的不良少年们完全没有反省,在警察的质问下交代了其他的罪行。
这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小事。
舆论不打算就此放过这起事件。因为事件的受害人中,就有像三年级的西条那样,至今无法复学的人。
可是对于尚人来说,他宁愿忘记那件事。
因为那件事情已经结束了。
他的腿恢复良好,已经可以骑自行车上学了。日常生活方面也没有因为受伤而产生影响。
因此——他希望能够遗忘。

尚人不想一直受到事件的影响。
不管是从背后突然受到袭击的恐怖,还是自行车突然撞向墙壁的巨大冲击,以及身体上难忍的疼痛。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那些记忆都被抹掉。

可是。
瑞希纠缠于往事的做法触动了尚人的神经。
他突然猛烈的愤怒起来了。
(这家伙到底想怎样啊……)
明明不知道被害人有着怎样的痛苦和恐怖,却鲁莽的将手指伸入别人正在愈合的伤口中搅动。
瑞希那种不经大脑、强行唤醒他人想要遗忘的回忆的做法——讨厌极了。
尚人明确的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名少女明明自己只见过两次,可是对于自己来说却不啻于天敌。

“事到如今你又要说什么?别再旧事重提了。”
“不是我做的。我不知道的!”
那不是尚人要问的。
——他也根本不想知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
连瑞希那满含期待的眼神都让他觉得——烦躁。
“相信我!”
尚人的情绪渐渐到了临界点。

“那又怎样。你为什么非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我?”
被对方强硬的语气和凌厉的眼神所震慑,瑞希的瞳孔猛地收缩了。
“你这个人,只考虑自己的情况。”

尚人对于瑞希那种只考虑自己的正当性、无视对方心情的做法是真的非常气愤。
明明对于自己的疼痛过敏似地反应过度,但对于别人的痛苦却迟钝麻木。即使身边有人露出充满好奇心的同情和怜悯,那种郁闷也好过瑞希这样不经大脑揭自己伤疤的做法。

“突然冲到我面前提起被袭击的事,你完全不明白我的感受吧。”
虽然肉体的伤痕变淡了,刻骨铭心的精神伤害却不会消失。

“你这个人,真是一个不知他人苦痛的没大脑的家伙。”
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根本不了解看不见的痛苦为何物,尚人就忍不住想发火。

“只不过是被媒体议论两句,那又怎样?”
和家庭的悲惨隐私被完全曝光、丑闻至今仍然被流传的自己相比,那些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清白的话,别人怎么想都无所谓吧?”
他人的不幸是美味的话题。
虽然这样的说法让人气愤,但是流言总会产生新的流言,然后滚雪球一样一路膨大起来。如果每件事情都小心翼翼,那只会让人崩溃。
自己是自己。
旁人是旁人。
如果不这样区分清楚的话,只会让自己的身心都疲惫至极,破碎不堪。

“不要为了让自己心安,就把救赎的责任推到我头上!”
他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
不顾别人的感受将自己的主张硬塞给对方,这是最差劲的了。可是为什么瑞希却不明白呢。
难道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让她得到教训吗?
这次,瑞希又做了同样的事情。她那种丝毫没有学习能力的蠢到家的言行举止,只让尚人感到无比郁闷。

“立刻给我走!”
吐出最后这句话之后,尚人就干脆的转过身去。

背后传来瑞希呜咽的哭声,但是尚人无视了。
似乎这个女孩觉得只要不称自己的心意,哭泣就可以解决问题。
(这不是傻的吗?)
难道她觉得只要哭泣就能够赢得同情吗?
只让人觉得生气罢了。
——很生气。
——十分生气。
简直气到有点眼冒金星了。

瑞希的姐姐——真山千里,也是这样。那个把自己家庭推入不幸深渊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向雅纪求情,被拒绝后就嚎啕大哭。
明明尚人他们悲惨到就连哭都哭不出来,身为元凶的女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哭泣。尚人觉得这简直是无耻至极。

(姐妹两人居然这么相似。)
一想到这一点,尚人就不自觉的咬紧了后槽牙。

他把自行车放进车库,随即快步走向玄关进入屋里。
直到牢牢关上了身后的大门,缠绕在周围的不快感才消失。
(啊……一下子变得好疲惫。)
尚人忧郁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支撑不住的蹲在筱宫家的自行车库前,瑞希动也不动。
尚人锐利的眼神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要旧事重提!”
从那话语中,她能感受到激烈的拒绝意味。

“你已经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旁观者了。你也是害我们家家破人亡的凶手之一……不要忘记这一点。”
上次对方说的话。

“不要为了让自己心安,就把救赎的责任推到我头上!”
还有这次对方说的话。

被自己所不知道的事实骂倒,上一次的冲击来得更大些;可是这次这种连瑞希的人格都加以否定的打击却更加沉重。
好痛苦。
好苦涩。
——所以哭了。
哭泣着。
悔恨着。
——越发低落。

瑞希已经陷入了自我嫌恶的诅咒中。
之前已经错过一次,心里想着绝不要再错第二次了……可是自己却是一个没受到教训、重复了之前的错误的傻瓜。
她是没有学习能力、只考虑自己情况的自私女。
可是。即使没有人理解那隐藏在丑闻背后被夸张的事实、被扭曲的真实是多么龌龊,瑞希也希望至少尚人可以理解自己。

不要旧事重提。
尚人是这么说的,但是对于瑞希来说,那个事件并不曾过去。
没有人将它结束。
媒体用“用把偷情对象的家庭弄得支离破碎得来的金钱去上贵族女校的不知羞耻的女孩”来称呼她,可她无法反驳。因为这就是事实。
昨天为止都很友好的朋友们,如今却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她。那种被所有人讨厌的感觉带来巨大的冲击感。
什么都不知道、和对方的父亲过着扮家家酒般的幸福生活,那样的自己是多么可耻啊,可耻到她对自己开始生气。

然而。当有人说她是和自己的恶姐姐联手,利用曾是青梅竹马的小混混袭击偷情对象的儿子的、极其邪恶的妹妹的时候,瑞希终于无法忍受了。
不是这样的。
——不是的。
——不是的!!

被自己所不清楚的事实斥责嘲笑的感觉,和自己明明没做却被人认为做了加以指责的感觉,两者完全不同。
被不理解真相的人蔑视的感觉,和把不实的罪名强加于身的感觉,两者带来打击的重量也完全不同。

瑞希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俊介会做出那样愚蠢的行为。
可即使想要这样诘问对方,瑞希却无法见到俊介。
她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
虽然想要知道,可是周围却没有人能够告诉她。
她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俊介做的事情,和瑞希无关。这就是瑞希知道的事实。
所以,因为讨厌事实被丑闻报道的流言所扭曲,因为恐惧于尚人误会自己做了并没有做的事情,她来到这里。
无关的人讲什么都无所谓,可是只有尚人必须知道真相。只要能做到这一点,瑞希就满足了。
只要诚心诚意的告知,对方一定能够体会自己的真意。
——不,是她希望对方能够体会。
这就是瑞希心底的愿望。

结果,她却被残酷的拒绝了。

她并不是为了自我满足才来这里的。
虽然和尚人之间有过冲突,但她并不想双方关系变坏;如今她的作为却使得关系更加恶化,这让瑞希焦虑得无法自处。

尚人是四个兄弟姐妹中自己唯一见过一面的人,瑞希无法忍耐对方将她当成袭击了自己还能够平静微笑的极恶女。她的本意真的只是这样而已……但是瑞希和尚人对这个行为的认知却有太大的差异。
鼓起仅存的勇气努力表示出决意和诚意,但是如今这一切却被对方践踏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不能理解我的心情呢。

“你这个人,真是一个不知他人苦痛的没大脑的家伙。”
那强忍愤怒——不,暗藏蔑视的话语,让瑞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对方全盘否定了。她的眼泪止不住得流下来。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进到屋内。手里拿着书包,尚人首先走向厨房。

8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淼淼

    又见更新!大人真是勤奋……
    啊啊啊啊!烦死了!这两姐妹,还有另外那个男人都是!不知所谓,自我中心,只要自己心里的负担减轻了便一切OK?说到底这种情况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吧?不管怎样,最初虽然知道自己认为的“幸福”真是他人的“不幸”的根源的时候,并没有向青梅竹马说明,而是一副完全受害者的姿态哭泣所以才会造成后来的误会吧?虽然不是故意的错误,还是让人生气啊啊啊啊!(此刻正好在听真山瑞希去找尚人谈话的那一TRACK的人==)
    虽然这样不对,但是每次看到或者听到这两姐妹的辩解(特别是那个尤其没有常识、自我中心、不知羞耻的姐姐,至少妹妹还会有负罪感)以及那个“父亲”(我觉得那男人简直玷污这个词!!)虚伪自私的辩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有黑暗的心理出现————这样的恶心的人,你们果然还是去死好了!!!上吊、跳楼……怎样都无所谓。(突然很想要月的DEATH NOTE啊==|||)
    唉……怎么愤怒都好总不能杀了对方吧……
    其实很害怕那个男人出的书……不会到了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会有人泄露了雅纪和母亲的那段过去以及雅纪和尚人的关系吧………………==||真是……担心……

  2. meiyinglang

    这……这简直像在听drama,我的脑海中回想起光的声音……
    好久不来,亲你搬窝了啊~~
    gamil貌似很不错~
    加油写!!
    ps:请亲当一下心理医生。如果一个对你有好感的男生送你一串项链,代表什么?那个男生送礼物的时候,却没有看着你,而是把头偏向一边,又代表什么呢?我实在不懂……

  3. 苍炎

    to meiyinglang:我是搬家了啊,也算搬了小半年了吧。
    你说的那个问题,我觉得送项链当然是有好感的,不看你可能是不好意思害羞了,而且怕直接遭到你的拒绝。选择了首饰类算是投其所好,因为多半女孩子都喜欢的。但是对方没有选择头饰这样比较便宜、容易扔掉的东西,也没有选耳环,我个人觉得送耳环的比较多是很了解女性心理,略有一点花花公子倾向的人。不送戒指当然是因为时机不到,但是和戒指最接近的代用品应该就是项链了。怎么说呢,感觉他还是期待有比较进一步的发展,渴望可以郑重地展开一段关系的。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拉。。。

    to 淼淼:我最担心的也是雅纪和母亲的关系被揭露。其实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但是不知道是否有除了沙也加之外的人知道。诶。。所以前途还是很多波折的感觉。

  4. 路人

    >>与妻子在婚姻生活上有了不和谐
    我觉得重点应该会是再这一段
    应该是筱宫夫妻之前发生的事情
    但是怕就怕在
    他老爸是编造了一堆谎言来重伤剩下的孩子
    但是如果庆辅这么做
    也不会觉得意外
    反正他本来就是个性格卑劣的垃圾

  5. masaya

    這個禮拜幾乎每天都在坐飛機,老闆大概想把我們都操累死,也省下一大筆年終獎金了。
    把落下的更新全都看過,果然治愈了我疲累的心!
    大人的翻譯讓我這被操累的人生有了希望!永遠支持您!

  6. 爱二重螺旋

    无论怎么被人说,这是自己种下的果,筱宫父亲当年所做的错已经原原本本回到了自己身上,不过看他这样说不定筹到钱是骗人的,他去做什么违法工作了也不无可能,那对姐妹一直强调自己的无辜,却不想想自己有无做错,就想尙人说的“不要为了让自己心安,就把救赎的责任推到我头上!”
    还是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7. yuan518

    他们的老爸,的确是杂碎中的杂碎,原谅我这么说。
    可以说所有不幸的根源就是他。
    不过,雅纪和母亲的那段过去以及雅纪和尚人的关系,他老爸应该是不知道的,所以,就算也书,也不会有这些内容。这我很放心。

  8. 欣迪

    瑞希這女孩子,實在讓人喜歡不起來= =…..實在太自我為中心的個性了!(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