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无可动摇的心思 2

说点自己的感受。樱坂到底要走向何方呢?我越来越迷惘了。他和尚人之间的感情可以看成很纯洁的友谊,因为那起源于他的保护欲;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他的反常也可以看做是朦胧爱情的启蒙?总之他最近实在太经常把自己和雅纪作比较了。我很茫然……………………

下一章的主角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估计既没有人记得也不会有人爱看。。哈啊。。

无可动摇的心思 2

樱坂笔直地朝这边走来,走到尚人的座位边干脆的停住了。
“早上好。”
尚人那柔和的声音异常紧张,骚动了班上的沉默气氛。
“——早。”
之前听到的樱坂的声音都是越过电话传来的。如今亲耳听到,感觉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已经没事了?”
“全好了。”

这就是百闻不如一见吧。
尚人如今终于有了切身的体会。
虽然樱坂曾说在这一个月中要用“体力”和“毅力”来恢复健康,但是尚人并没有对此抱有太大的期望。不过樱坂毕竟是长期保持锻炼的武道家,从面上看他和受伤之前完全没有变化。这一点让尚人总算放下心来。

“和你之前保证的一样呢。”
“嗯。”
看着嘴角缓缓翘起的樱坂,尚人觉得自己的平静生活终于回来了。

总而言之,课外补习顺利的结束了。
——放学后。
和平时一样,尚人和护卫犬(大约是因为三人都自认“护卫犬=好友”这个等式的缘故,因此对于被统称为护卫犬并没有任何不满和抵抗)樱坂、中野和山下的四人组合一起走进自行车停车场。看见他们,停留在入口附近聊天的人们一起猛的噤声,个个都视线游移着不肯与之对视,慌慌张张的互相推挤着从四人组的身边溜走了。

“好厉害……简直就像美杜莎一样啊。”
中野突然没头没脑的这么来了一句。
如果问他是在说什么,得到的答案多半是——两周不见的樱坂、吧?
因为从一大早来校的时候就已经亲身体验过这种感觉,樱坂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真的诶。他们也太明显了,让人有点尴尬啊。”
山下赞同的跟了一句。

这话有些后知后觉的味道。好在班上的同学并没有做得那么明显。
如果说是习惯,倒也算是有几分道理。
本来樱坂就比较有威压感,再加上这是事件发生后第一次出现,其他的同学就算想要寒暄两句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开口。说到底最根本的原因大概就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吧。
于是……干脆就把樱坂当成了不敢直视的怪物?
那种尽量不和对方有视线接触、笨拙的体贴实在太明显了……

面对事件当事人,周围看来温和的怜悯目光让人躁郁,半调子的同情让人无比疲倦。与其被众人那样对待,还不如被无视的感觉来得轻松。对于这一点尚人有着亲身体验。
恐惧畏缩的情绪会像细菌一样容易传染,这也是人之常情。

“总之,既然主动臣服,总算是无害的举动吧。”
一句话总结概括的樱坂并无它意。
……大概是这样。

听起来这样桀骜不驯的发言,对于樱坂来说不过是无心之语。能够认识到这一点的大概只有这些深刻了解他性格的好友们了吧,
像这样和樱坂普通的交谈……抛开“普通”的定义不提,用平常心来对待樱坂大概是周围的人最难做到的一点。
尚人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些一边打开自行车锁。

“呐,筱宫。今天有空吗?”
突然中野说话了。
“……诶?”
“要不要一起去吃个中饭?”

在暑假的课外补习中,这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邀请。
因为每次从停车场出来以后,中野和山下都会朝尚人家完全相反的方向回家了。

“——大家怎么说?”
回看樱坂和山下,两个人都立刻点头同意了。
“那么就这么定了。
“去哪儿?”
在这种时候,尚人总是一点忙也帮不上的。因为他总是在家和学校的两点一线的范围内活动。
“春海巷的‘SEATHE’怎么样?”(注:“SEATHE”是音译,可能不准确。)

山下提议的是尚人仅仅听过名字的一家在车站附近的家庭餐厅。(注:即指适合全家外出聚餐的餐厅。一般设有儿童套餐,一桌可以坐三到八人。)
那家店并不是活泼轻松的快餐店。虽然对于“家庭餐厅”不免有一点微妙的介意,但是也许山下的用意正是看中了那里可以安静放松的好好饱餐一顿。

“不错啊。”
“啊……这样的话让我先打个电话好吗?”
尚人的话一出口,山下就立刻打开了自己的书包:
“要用我的手机吗?”
“不用了。”
拒绝了山下的好意,尚人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崭新的手机。
“筱宫,你买了手机啊!”
山下带着一点吃惊的口吻说道。
直到暑假开始——严格的来讲,直到前期课外补习结束为止——尚人都没有手机的。
身为护卫犬的几人都知道这个事实,也知道他的理由:不必要的东西就不买。

对于如今的高中生来说,手机不仅仅是即时通讯工具,而是生活的必需品,是理所当然人人都有的东西。谁都不怀疑这一点。
直到暴行事件发生后,大家才了解到说自己“不需要手机”的尚人并不是在故意装酷,也不是故作姿态。

“嗯。我是说不要的,但是雅纪哥说为了以防万一,可以拿来做紧急联络用。”
虽然没有说出口,不过保镖们都在心里深深的点头赞同,觉得雅纪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谁都不知道事故和灾祸何时何地就会从天而降。

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中,人们总觉得灾难都和自己无关;但这不过是一种没有任何根据的错觉罢了。樱坂他们从自己的经历中深切的亲身体会到了这一点。

对于尚人来说,如果有手机的话,也许就会方便不少;不过即使没有也不会特别觉得困扰。
和雅纪不同,对方为了工作将手机视为必不可少的必需品。但尚人平常只在家和学校之间往返,于是只把手机看成是没多少用处的奢侈品。

可是。
“拿着。这样我才能安心的好好工作。”
雅纪既然这么说了,尚人也不好推辞。
“不错啊。你就拿着吧,小尚。如果一个手机就能买到随时都能联络上你的安心感的话,怎么算都划得来。”

尚人压根没想到连裕太都会出声赞同,心里其实十分吃惊。
不过,尚人最清楚裕太的话并非挪揄也非玩笑。虽然暴行事件的受害者是尚人,但不管是雅纪还是裕太都在心底留下了深深的创伤。
虽然有过反目和偏执,但如果兄弟中少了其中的一个的话……这样的想象让人难以忍受。弟弟裕太的心思就是这样。

“如果不能按时回来的话,一定要打电话通知哦,小尚。”
——不这样做的话,我就不能安心。
裕太的脸上明明白白这么写着。

“如果没时间接听,就写邮件。这样更保险。”(注:日本的手机都有手机邮箱,除了短信可以使用邮箱收发邮件。)
事实上,尚人的邮箱里面满是来自超级大忙人雅纪的邮件。

和耳边听惯的雅纪的声音又不同,即使是同样的话,写出来的邮件不会随着阅读而消失,能够反复浏览。而不断品尝这份甜蜜就是最近尚人隐秘的小快乐。另一方面,一想到只有自己获得这样的幸福,尚人就觉得好像有一点点对不起裕太。(注:这是因为裕太没有手机,收不到雅纪的邮件。不过即使有手机雅纪也不会给他发邮件的啊。。。)

“那么,过一会儿我们交换邮件地址吧。”
即使对方不这么说,尚人也打算这么做的。

家里的电话响过三声之后,裕太立刻接听了。
自从尚人有了手机,裕太的房间里也装了固定电话的分机。这样一来他就不用每次下楼,跑到主机那里接听电话了。
当然,白天的时候主机设置了留言功能,不用说也知道,只有显示来电的是雅纪或尚人的时候,裕太才会拿起分机接听电话。

“裕太?”
“什么事?”
“我和樱坂他们吃过中饭再回家。”
“知道了。”
“冰箱里有三明治,你要记得吃哦。”

之所以说了这么一句本不想说的话,是因为裕太实在太不关心自己的饮食了。虽然现在每天都和尚人一起吃晚饭,情况有所改善,但是中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他还是不肯吃东西。
裕太的早饭和午饭是并成一顿的,所以当后期课外补习开始之后,尚人总是和往常一样,做好便当再出门。

“如果肚子饿的话我会吃。”
裕太的回答是意料之中的。
因为知道如果自己太啰嗦的话会被对方嫌弃,尚人只好简单的回答:
“好。那么我挂了。”

说完关了手机,这才发现中野好像有话要说似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筱宫真是好认真的人啊……”
尚人不禁苦笑起来。不说自己“过度保护”而说“认真”,这真是中野的风格。
“有的时候也会被他嫌弃呢。”
“真的?”
“嗯。”

这并不是开玩笑。
从前,即使和裕太说话也得不到对方的回应,而那只是最普通的状况。
不过,在一连串的事件发生之后,裕太的的确确开始改变了。
虽然每天都是平凡的一天,但转机却一定会来临。而这转机到底是好是坏,却取决于运气和时机……
尚人对此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

“我弟弟超倔强的。”
“不过……我虽然见过筱宫你哥哥,但却完全想象不出你弟弟是什么样子啊。”
“大概在我们兄弟几个里面,数他最倔了。”
“诶?”
“……哦。”

有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中野和山下一次都没有见过裕太,也无从想象那个会自闭在家的孩子的模样。这样想着,尚人在心里发出苦笑。
转而抬眼看过去,却发现樱坂不知为何露出难得的复杂神情来。
(啊……原来如此。樱坂曾经在胜木署见过裕太的。)
那个时候,樱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被裕太给惊呆了。
所以,如果中野和山下亲眼看到裕太的话,一定也会有相同的反应吧。一想到那时两人会有的表情,尚人的嘴边不禁绽开了微笑。

四人在平时不会进来的家庭餐厅的沙发席上坐定,决定了点餐,呷了一口玻璃杯里的水,
“——到底怎么样?”
中野的身体前倾,首先发问道。

虽然开始中野提议吃中饭的时候,尚人就对这情形有了某种程度的预测;不过像这样没有开场白立刻单刀直入的开始提问的做法,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又或者,这才是最符合中野本性的做法吧。

“这么突然,你是在问什么啊?”
被点名提问的樱坂微微眯了眯眼。
“别想要糊弄我。”

中野的心情尚人十分清楚。因此平常都直接回家的他才会提议来吃饭。
最近传入耳中的情报基本上都只是流言。那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臆测,以及不知道出处的传说,弄的人头脑昏沉,只想要知道真相。而问当事人则是最快的捷径。
可是,关于事件的真相,到底应该问多深、度在哪里,这是最难以把握的部分。

“流言传的很离谱啊。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想要好好问问你。”
对樱坂居然用正面进攻来应对,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中野一个吧。

(不知恐惧为何物的西伯利亚哈士奇……吗。)
尚人的脑中突然闪过雅纪的比喻。
(小雅,你说得可真贴切啊!)
尚人忍不住有点想笑。

“我是不知道传的有多离谱啦。”
这应该是最近一直卧床养病的樱坂的心声吧。
他的双亲一定以治疗创伤为最优先的考量,将骚动的周遭的杂音和樱坂隔离开来,不想让病人为无谓的事情操心吧。
在刚刚遭遇暴行事件之后,尚人也经过了这个阶段。入院之后所有的报道消息都被隔断了。直到回到家里才知道,自己的日常生活已经被那起丑闻给毁了。

“总之,野上那边是朝着和解的方向努力着的。”
“和解?”
“真的?”
中野和山下反应不一的叫起来。
大家都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进展。
这是尚人的心里话,估计中野和山下也是一样。

“详细的情形都交给双方的律师在办理就是了。”
“这样啊……”
中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
尚人忧郁的接了一句。
“听起来好像很麻烦。”
山下一句话总结了大家的感受。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光凭感情已经无法了解了吧。”
与其说是为了湿润喉咙,倒不如说是为了润滑谈话的紧张气氛,樱坂一口气喝干了玻璃杯里的水,润了润嘴唇说道。
“不过,这么一来所有的琐碎的细节我都不清楚,也只知道这么多而已。”

这并不是逃避提问的回答。
对樱坂来说,和野上相关的话题是无法回避的鬼门关。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他并不想主动提起这个话头。于是想这样开口已经算是例外中的例外了。
因为尚人也有自己家的情况,所以一般中野和山下都不会邀请他放学后去闲逛。之所以今天邀请尚人吃午饭,也是预料到樱坂应该会来。
总某种意义上说,他这算是被大家一眼望穿的小伎俩?
也是因为看穿了,所以尚人才会爽快的答应下来吧。

樱坂在和尚人通电话的时候,并没有提到相关的事情。或者应该说,当时他忙于自己的复健,根本无暇顾及这些。
今天不仅仅是后期课外补习的第一天,更是事件之后樱坂的第一次上学。有了尚人的前车之鉴,樱坂明白自己将处于丑闻漩涡的正中央。
他也对此作了心理建设,有了觉悟。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
当真正来到学校,樱坂才切身体会到他头脑中想象的情形,和身边正发生的现实有着巨大的差别。
发生在校内的伤害事件。
这是多么令人注目的事情啊。除了出于好奇的关注,还有更多尖锐的视线孕育出的曲折思想不管不顾的投到他身上。

同情。
震撼。
——战栗。
痛心。
苦涩。
——源源不断。

即便是长期以来对于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极端迟钝,抑或说对于这样的视线关于用沉默来应对的樱坂,面对这些复杂情绪也无法视而不见。
另一方面。樱坂第一次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刻骨的体会了暴行事件之后尚人所抱有的心情。
当事人和旁观者,这之间有一条分界线。
这条线居然比想象中得更为分明。大概是因为在暴行事件的时候,樱坂还不过是旁观者而已吧。

那个时候。
樱坂毫不犹豫的觉得自己的行动是正确的。
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人人都对野上所受到的过剩的特殊对待感到不满。
因此尚人的负担成倍的增加。而连这一点都被大家有意忽视,这让樱坂觉得难受。
尚人明明和野上一样是同样事件的受害者,为什么这样对待他?
凭什么?
就为了因为精神压力过大而自闭在家的野上,大家要勉强带伤继续上学的尚人牺牲到什么程度?
这做法本身就是错的吧?
很奇怪啊。
难道这不是……扭曲的做法吗?

虽然有中野,山下和樱坂这么认为,但是即便与人争论也是少数服从多数。
真理被同情和诡辩所压制,变成了暧昧含糊的看法,这让樱坂愤怒、郁闷、愤激。
这一切负面情绪,都在那一天指向了事件的元凶,野上。
那既不是热血,也不仅仅是正义感作祟,而是无法抑制的义愤填膺。

“这孩子越大越冷酷了。”
“真的,一点也不可爱。”
樱坂一贯都被人如此评论。
这有什么不好?——会这么反问对方的樱坂是一个对别人毫无兴趣和关心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这次自己会如此投入。
而连这个疑问都没有产生就自然而然接受了现实的樱坂,从那时开始他的指针已经固定在了尚人的身上吧。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这些和樱坂前辈……都没有关系吧?”
野上用满含不忿的声音反问着,真正动怒了。
“请不要——对我和筱宫前辈的关系指手画脚!”
颤抖着嘴唇发出怒吼的野上,已经丧失了理性和自制。
“……我只有筱宫前辈一个……可是,你却想把他夺走!”
恼羞成怒的野上抓起笔盒扔了过来,完全抓狂了。

“你也差不多该停止撒娇,自立起来了!”
樱坂掷给野上的,是尚人想说却说不出口的台词。
樱坂并没有自恋到觉得自己是尚人心情的代言人,但是在他的头脑里、在他的心底——
(我说的都是实话。)
他不否认自己心里有这样自大的想法。
(我的行为是正确的。)
他无法否认,这是他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的借口。

为了纠正错误的事情,就要有说出实话的勇气。
只是在一边看着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如果没有人出手的话,那么我来。
(——为了筱宫。)

可是。
如今他终于意识到,那做法实在是太任性了。
这种认知并不是在被恼羞成怒的野上用裁纸刀刺伤之后产生的。
意识到这一点,是在被送到急救医院后,见到前来探病的年级主任立花,从他那里听说尚人在自己被刺的现场昏倒的时候。

那个时候。
灼烧的视野里一片赤红,疼得什么也看不见;太阳穴像被人踢打一样,耳朵阵阵轰鸣。而那时——
“筱宫!振作一点,筱宫!”
他听见了有人紧张的呼唤尚人名字的声音。
樱坂原以为那是自己的幻听,但似乎并非如此。

直到那时。樱坂终于体会到,独自行善的正义感不过是他的自我欺骗罢了。
说是为了尚人也好,为了正义也好,都只是多管闲事的诡辩而已。

暴行事件的时候,雅纪冷静而狂怒的狠狠殴打了袭击尚人的暴行犯。
“啊……对不起。因为这家伙而让弟弟受了伤……一想到这里我就火了,不小心忘了分寸。”
那时雅纪的话不过是故意犯的诡辩吧。
可是,身为尚人的兄长,他会有这种行为也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有人说我不应该打人的话,我甘愿接受这种指责。但是我对于打人一事绝不后悔。”
毫不犹豫说出这番言辞的雅纪如此高洁,任谁都无法说他傲慢无礼。这是因为雅纪有说这种话的权利。

可是,樱坂就不同了。
费了好心办了坏事,结果让尚人受到更大的伤害。
这真是——最差的结果。
深刻感受到这一点,樱坂陷入了自我厌恶之中。
可惜为时已晚。

——但是。
即使如此,尚人也不曾因为樱坂的行为而责备他。

“对不起啊。”
“谢谢。”
在这简单的两句话里,满含的是真挚的情谊。这就是尚人对樱坂传递的讯息。

而这也是樱坂希望返送给尚人的话。
我擅自行动,害你受伤——对不起。
可即便如此你还是原谅了我——谢谢。

不断检视让自己后悔不已的伤口只会让自己无端的低落,樱坂知道这不过是自我怜悯罢了。
虽然需要真诚的反省,但是他觉得目前并没有拖拖拉拉的时间。
虽然被恼羞成怒的野上刺伤的时候也骄傲自满的自己并没有及时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故搞不好也不会有机会注意到这件最最重要的事情。一想到这个,樱坂就有一种枷锁被脱掉的轻松感。
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抹去。所以能关注的就是,之后自己到底能够做些什么。

从后悔中学习。
这是至今为止樱坂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如果一件事做了会后悔,那就不要去做。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被冲动驱使的话,那不过是没有自制力的普通人。
樱坂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他的想法错了。
在认识尚人之前,樱坂是一个无关理性感性,对别人丝毫没有关心的人。他觉得理性也不过是情动的一部分而已。
这就是他谦虚地自省,客观评价自己得出的结论。

在医院里的住院生活虽然很无聊,但也让他有机会使用平常不常用的脑细胞来思考。
“这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对方通过律师来询问,是否可以和谈,用比较稳妥的方法来处理。”
在医院的病床前,父亲真挚的问他。樱坂心想:
(一次都没来探望就想要和谈?)
毫不虚伪的说,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又起了怨怼。对于樱坂来说,野上的父母比野上更让他讨厌,所以他其实并不希望对方来探病。
只具有形式的虚伪的谢罪没有任何意义。除了这个心理疙瘩之外,樱坂并不想再和野上一家有更多的纠缠了。
“如果以后对方不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那就这样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爸爸你了。”
就这样全权委托给父亲来处理了。

他真的一点也不关心之后野上会变成怎样。
被野上刺伤的事情并不让他痛苦,但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到了尚人却让他心痛。这两者之间的分界在樱坂心中非常分明。
不管是和谈也好什么也好,早点解决就可以早点轻松。这样冷静的想法虽然和周围人的期望有差别,不过的确是樱坂的心声。
和野上相关的事情至今仍然是樱坂的鬼门关,可是从他的日常生活的优先顺序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以前,电视的新闻里曾经听到雅纪这么评论他的生父:
“出现在我视野范围内也无法动摇我的感情的、毫无价值的垃圾。”

对于这毫不留情的发言,樱坂不禁想道:
(筱宫的哥哥可真敢讲……)
被震惊了。
不过现在,他倒是多少能够体会到雅纪的那种心情了。

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只要明确的认识到这一点,就想要把不要的东西统统舍弃。
——会浪费自己感情的毫无价值的人。这就是樱坂心中野上的定义。

“啊……说起来,筱宫。”
用刀子伸向一大盘的照烧汉堡肉,山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开了口。
“什么事?”
尚人停住了伸向煮茄子的筷子,看向山下。
“上次的监护人会议,我妈跟你哥哥说上了话,回家之后开心得不得了。”
“——啊,我家那个也是。”
把鱼排放入嘴中,中野也接口了。
“……果然如此啊。”
听了这话,尚人也有些吃惊。与此同时,他又觉得有些开心。因为从雅纪的话中得出的两人的母亲的形象和中野以及山下重合了。
“回到家就开始自顾自得傻乐呵。”
“真的真的。”
“因为老妈满嘴的‘好帅’‘太感动了’‘太棒了’说个不停,简直退化成了少女追星族一样,害的老爹都吃醋了。”
“在我家啊,我姐说什么‘妈妈好狡猾’啦、‘要是我也跟去就好了’之类的。不过其实姐姐去不了的吧,参加监护人会议的话?”
“果然,追星是不分年龄的啊。”
“我觉得……这是因为对方是筱宫的哥哥的缘故吧?”

两人的一捧一逗简直像说相声一样精彩。不过从他们的话语中,尚人也窥到了一点中野和山下家庭的画面,嘴角不禁绽放了微笑。

“我也从老爹那里听说了。”
樱坂低声插话。
——突然。
三个人有了三种不同的反应。
“……诶?”
尚人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什么?”
中野微微歪了歪头。
“这样啊。”
山下重重的点了点头。
“樱坂家是你爸爸去出席的啊。”
樱坂用眼神示意赞同。

“似乎对方的父亲也出席了。”
这次,三个人都一样失去了语言。
因为是紧急监护人会议,所以家长会出席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被害人和加害人的监护人在那里会面,这种可能性因为太小而被大家忽视了。

“会议的情况你听你哥哥详细说了吗?”
“……诶?没有……只听说得到了中野和山下的妈妈的帮助什么的……”
“——这样吗?”
“我妈什么也没提。”
“我好像也没听说。”
“不知道是没说,还是因为谈论筱宫哥哥的话谈太多了……”
“倒是听她提到了监护者会议什么的。”
“我老爹是说,在会议上发生了不小的纠纷。”
这说法尚人也听说了。
中野和山下也表示赞同的连连点头。

“然后筱宫的哥哥受到了殃及。老爹其实觉得很对不起他的。”
“殃及是指?”
“为什么找上了筱宫的哥哥?”
提出疑问的两人脸上从容的笑容不见了。

“雅纪哥说,这算是一种类似于有名税一样的东西,没办法的。”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不顾自己这边的情况从天而降的——有名税。
既然从事的是抛头露脸的工作,那么媒体就会不顾当事人意愿的将筱宫家的隐私赤裸裸的暴露在大众面前。这一点大概是普通人想也想不到的。虽然有许多内容是和事实相去甚远的臆测和自己的主张,但这样的消息已经在全国的网上流传遍了。

“有名税?”
“虽然很多人不知道我是谁,可是他们却都知道雅纪哥是我的保护人。于是就会找上他吧。”
“……然后呢?”
面对中野的提问,樱坂出声回答了:
“即使没有办法当面询问当事人的家长,那就去问筱宫的哥哥——那些人就是这么想的啦。”
“这……算什么啊。”
山下面露不快,眉间刻出纵向的褶皱。
“大家一起,想把毫无关系的筱宫的哥哥钉上十字架吗?”
中野的眼神也变得险恶了。

“似乎他们都不认为雅纪哥和这件事毫无关系。虽然其实和事件有联系的……不是雅纪哥而是我。”
中野和山下一瞬间露出恍惚的表情。
“大概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会觉得问他也没关系吧。”

“……真是……差劲!”
中野喃喃自语。
“蠢透了。”
山下愤怒的小声说道。

“就在这时,中野和山下,你们的母亲阻止了他们。”
“……骗人的吧……”
“真的?”
“绝对真实。”
即便尚人这么保证,两人还是难以相信。他们的视线转而投向了樱坂。

“——似乎是这样。我老爹是说因为那种氛围太差,他担心如果自己站出来讲话事情会变得更糟糕。在你们两人的母亲毅然开口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哇……居然有这样的发展。”
“这事情老妈提都没提。”
“我家也是。她只顾讲筱宫哥哥的事情了。”

雅纪自己是苦笑着说因为有了两人母亲的帮助,才能够在用毒舌不伤害没大脑的家长的情况下渡过了难关。不过这里面的内情尚人做梦也没想到。

“当我从雅纪哥那里听说这件事以后非常开心。你们的母亲之所以会那样帮他说话,都是因为中野和山下你们两个平时就很关心我的缘故。当然樱坂也是一样。老实说,因为我家的情况,一直到中学毕业为止我都没有什么朋友的。大家好像都不敢碰出我的伤口,对我总是客客气气的。不过,在来了翔南之后我却和普通人一样交上了好朋友。能认识你们这样可以和我交心的朋友,我真的很幸运。”
这是尚人的心声,是他真实的感受。

面对突然之间直白地说出让人脸红的友情告白的尚人,中野和山下,包括樱坂,一瞬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三人僵硬的面面相觑。等发现互相之间都在窥视其他人的反应的时候,索性都无言的大口大口吃起东西来。

如果没有这一连串的事件的话。他们几个也许只会保持着浅薄的友情,从始至终也不会有这样的交点吧。
说下面这种话也许有点不谨慎。可是……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后,虽然会从心底里感觉恐怖、会失去很多很多;但也会因此而得到很多东西。如果能够得到一生的朋友的话,那么自己的遭遇绝非不幸。
——尚人打从心底里这么想。

(本章完)

3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路人

    櫻阪对尚人的想法
    我想应该还是只是单纯的挚友吧
    这样的人 , 也会出现在我们的生命当中
    不会因为你的处境如何 , 怎么样都愿意伸出双手帮忙的挚友
    或许也因为像尚人这样类型的人几乎没有在樱阪身边出现过
    直到现在
    所以会抱着这样的友人有特别的想法我是觉得还满正常的 ^^

  2. yuan518

    是的,相信,纯洁的友谊还是有点存在的。毕竟尚人的确是个很主人爱怜的又很懂事的孩子。
    吉原大的作品中(我所看过的)总有些很好的朋友在主人公周围。

  3. 允兒

    連續看了幾篇之後,翻譯這麼長的段落,覺得大人辛苦了
    尚人真是惹人憐愛的好孩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