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代理人之轮 2

思前想后,还是把H和非H分开了。为了避免被河蟹,还是要低调啊。。。。。

修正了一处,谢谢路人的指正。我都忘光了。。。

H部分还没完成,不过明天应该会补完。其实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最后的部分完成之后放24个小时就先私有好了,等全部完成之后做成电子书才比较没有后顾之忧。。。

代理人之轮 2

他所询问的是紧急监护人会议的结果。尚人的表情认真极了,这表明他十分在意这次的会议。
“有不少收获。”
“收获?”
“在我开始说之前,先给我泡一杯咖啡吧。”
雅纪并非特意要把话掐断,让对方心焦,只不过他现在很想喝一杯喝惯了的咖啡。
“啊⋯⋯对不起。”
意识到自己比以往都要来的急切,尚人一下子涨红了脸。他慌慌张张的跑去了厨房。

尚人今天穿着T恤和到膝盖的短裤,身上系着画有野生动物园图案的围裙。看着对方那副一点也不像高中生的、日常打扮的背影,雅纪眯起眼睛。
(真是的,真想就这样把他关起来哪儿也不让去啊。)
因为对方实在太可爱了。
(这就是爱弟如命的蠢哥哥的心声吧?)
他自嘲似的在内心自言自语,阴湿的独占欲让身体微微疼痛。

从前。曾有一段时间因为发现自己的情欲的丝线牢牢系在尚人的身上,每天每天都自虐似的踢打、崩溃、反问。但是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
反观那段地狱般痛苦的过往,如今简直是生活在玫瑰色的天堂。

——爱的喜悦,以及被爱的快乐。
——获得满足感的至福,以及守护他人的充实。
虽然欠缺了人类社会的伦理,两人的关系也是禁忌,但是对于雅纪来说上述词语的罗列只不过是毫无意义的咒语罢了。
自从父亲舍弃家庭这个家四分五裂开始,雅纪心中人生的指针就破碎,原本存有的常识和道德感也随之死去。残留下来的,只是名为执着的妄执。
虽然获得的步骤完全错误,但是对雅纪来说独一无二的掌中宝珠既然已经到手,心中就是一片清明毫无杂念。

没用的东西。不需要的人。可有可无的事物。
雅纪选择放弃的标准变得简单明快起来。

当亲生母亲还在世的时候,身为长男的责任感和身为长兄的骄傲在他的双肩压上沉重的负荷。如今没有不能舍弃的东西,那些沉重的负荷也随之消失了。
舍弃不必须的人事物的解放感,加上将想要守护的人收入怀中的快感。雅纪那原本被阴郁打磨成磨砂玻璃一般模糊的视野一下子豁然开朗,人生有了重量。

他的事业也反映了这种变化。

可有可无的玩伴们抱怨说:“你最近都不怎么和我们一起玩了。”
高中时代的死党们说:“你振作的也太晚了一点。”一边粗暴的给他几拳。
而他人生的恩人,模特界的帝王——加加美莲司则扯着嘴角笑了:“看起来,你想清楚了不少事情嘛。”

自从加加美从意大利回国之后,很偶然的,两人总是在工作中近距离接触。
“我干活比拿钱更起劲,高仓一定闲得发霉了。”(注:高仓是加加美的经纪人。)
加加美一边说话一边抛了个媚眼过来,他不论到了什么年龄看起来都有一种坏小子的魅力。明知他是在开玩笑,并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

据坊间传言,等到与现在所在的事务所“AZILAELE”合约期满之后,加加美就会建立属于自己品牌的事务所。现在这个流言已经被传得很厉害了。据说作为分手礼物,他如今正替“AZILAELE”在带两名打算力捧的新人。(注:“AZILAELE”是音译,不准确)
对于这些流言,加加美本人既不否定也不肯定。
雅纪虽然对此并非一点也不关注,但是他并不担心加加美以后的去向。因为——那个男人不管到了哪里、从事什么职业,帝王永远都是帝王。

抛开新事物所的部分不谈,雅纪知道关于带新人的部分并非空穴来风。最近的海报摄影现场,一多半的时间倒能看到那两个新人。
一个是冲动鲁莽的大型犬,另一个是讨人喜欢的美猫。
大型犬的名字是“鹰明”,只要视线和别人——包括雅纪——对上就会兴奋莫名;美猫的名字是“翔”,凡事谨慎体贴,在工作人员之中评价不错。虽说这两位都是“AZILAELE”押下重注的潜力股,但是对于雅纪来说既然不对自己胃口也就没有必要了解太多。(注:“鹰明”“翔”是音译,可能不准确。)

最近雅纪的工作和大型犬在一起。
工作的内容是在摄影棚“SOREIYU”为模特杂志摄影。(注:“SOREIYU”是音译,可能不准确。)

那次也是加加美带队的,但是被眼高手低缺乏专业意识的新人打乱了行程安排,雅纪尝到了很久没有体会过的烦躁感觉。

——把自己的任性当成个性的、会错意的鲁男子。
——内里是个绣花枕头,却只顾学习眼前榜样的小技巧小花招的笨蛋。
——为了让加加美看到自己优秀的一面而过于夸张表现,做事像个傻瓜一样不着调。
——想和我竞争,过一百年再说吧!
他在心里感慨着。

到了最后,雅纪已经烦躁到了真正有点火的程度。
“你是不是蠢啊,主角是衣服又不是你,别毫无意义的自作主张!现场只有你不在状态。真是讨厌。烦人。拍不好照片的话你就滚吧!”
他真想大声对新人吼出来。
对于他内心的焦躁,加加美肯定也察觉到了。
话说回来,雅纪之所以没爆发,原因是在他之前一名有名的摄影师已经发火了。

可是。说真的,之所以这么心烦并不光是因为新人太差的缘故。
那一天,雅纪是真的很着急。他居然粗心大意之下犯了大错,把办公时必不可少的必需品——手机,忘在了家里。
而且,为了配合日程表,之后的三天他都无法回家。在无法可想、只得避重就轻的情况下,雅纪只好让商人把他的手机送到都内的摄影棚来。
那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是太考验雅纪的心脏了。

并不是他过虑,而是尚人的行动范围只固定在从家到骑自行车去翔南高中,这段极为狭窄的距离内。
虽然听的人感觉大概像是笑话,可是尚人连一个人乘电车去远处都不曾有过。
因为家庭原因,有太多的事情尚人想做但却没能做。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从来没有过抱怨。
当雅纪把自己的担心说出口,只得到加加美打着哈哈说他是“过度保护的蠢哥哥行为”,并惹得加加美对于时至今日难得一见的“与世隔绝的弟弟”十分感兴趣。而在见过尚人之后,加加美的看法和说法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担心了。不过,你最好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这里多的就是眼聪目明的业内人士。总有一天别人会发现那个孩子是你弟弟的。”(注:个人理解,这里的意思是说因为尚人资质出众,可能会因为和雅纪的亲属关系被拉进模特界。)
这是加加美流的真挚的忠告吧。

(实在太……纯真了。)
加加美在谈到尚人的时候提到的这句话,让雅纪心里微妙的酸涩。
在尚人被牵涉进一系列丑闻的今天,第一次看到他就能够说出这样的评价,果然加加美的审美眼光还是那样锐利。
即便家庭崩坏,身边到处是世人的蜚短流长;即便人生道路被折弯,自己的兄弟姐妹的性格变得扭曲,尚人的本质也未曾改变。
虽然被雅纪强奸,之后也一直保持着强制性的肉体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尚人还是无垢的。

他柔软,却坚强。
虽然摇摆,心性不移。
被煽动,却不怒。
即使被践踏……也不屈。
尚人他,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内心。

可是。对于人类来说,看到“无垢”的事物就会想要玷污。雅纪最是明白这样卑劣的人类本能。
所以说对于尚人来讲,像樱坂那样的朋友是必不可少的。——今天晚上,雅纪再一次切身的感受到这一点。

坐在厨房内自己常用的座位上,过了一会儿之后,雅纪嗅到了最近喜欢的“REARD”的香气。(注:“REARD”是音译,可能不准确。)
“久等了。”
品尝着现磨的美味咖啡,雅纪终于感受到回家的放松感。
在家里喝到的现磨的咖啡是最美味的。就算雅纪这么说,别人也只会觉得是笑话吧。
“裕太呢?”
“在屋里。”
“这样啊。”
最近,裕太好像成天都在和电脑搏斗中。

“雅纪哥。我想要一台笔记本电脑。”
为什么?
“有很多东西想学。”
说这句话时的裕太,神情十分认真。
雅纪并不是即便对方没有学习欲望也会购买高价玩具的好心人,但是既然有明确的自主意识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从前的裕太拒绝一切只把自己关在屋里,而他最初的请求居然不是要最新型的游戏机而是选择了电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裕太式的风格。
电脑操作什么的,即使一个人自学也能学会。对于看中这一点提出要求的裕太,雅纪只有一个条件:
“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学什么,不过既然要学,就给我做出点成果来。”
“……我知道了。”
裕太的回答并不是胡乱应付,而他既然明确的答应了之后应该就不会中途放弃了吧。尚人是看起来很率直但其实内在很顽固的类型,而裕太则是表里如一的顽固。
这么一来,筱宫家兄弟几人专用的电脑就变成了三台。

“……啊,关于监护人会议的事情。”
“……嗯。”
“没什么新的信息。”
“……这样啊。”
“说是监护人会议,其实重点就在于把所有的家长都叫到学校来开一次会罢了。”
说这话的雅纪本人,也只是第一次作为监护人参加这样的集会。下次就算还有类似的邀请也要看日程表安排而定,搞不好这第一次参加也就是最后一次参加了。
“校方通报了事件的开始、经过、结果。刨去细枝末节就是这样。剩下就是当事人之间的问题了。”

估计现在校方已经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吧。
监护人的一方理所当然希望知道更多的细节,更加接近事情的核心部分,但是以校方的立场来说没有真凭实据就不能随便开口。或者说,校方异常警戒,生怕这次的事件真相以不恰当的方式向校外泄漏。
在会议的最后,林田校长为此特别拜托监护人们禁言,原因当然不言而喻。

“事件已经发生了。就像各位所关心的那样,学生的心理压力的确相当大。因此,不仅限于此次的监护人会议,今后也请大家不要相信毫无根据的推断、出处不明的流言。我谨代表校方郑重拜托各位,请特别注意不要向媒体做出不谨慎的发言。”

说起来有些恐怖,这些丑闻的传言每当有消息走漏,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迅速膨大起来。
如果损害了翔南作为县内“常胜将军”的超高升学率高中的形象,损害到学校的体面的话校方就会十分头痛。面对事件,“恐惧”就是校方的真实感受吧。

“那,有没有提到野上的父母打算起诉樱坂之类的?”
“啊……”
尚人直白的叹了口气。
他到底在担心什么,谁都一目了然。
“从常识来考虑的话……谁都知道这不可能成功的吧?”
是野上拿着凶器——虽然只是粗陋的裁纸刀,可是那东西却将樱坂的右肩刺伤,害他缝了十多针。如果要说起诉什么的,根本就是颠倒黑白。
“嗯,我也这么想。不过野上的母亲凶巴巴的,看起来的确是会强词夺理的样子……”

雅纪并没有亲眼见过野上的母亲。
不过,从尚人的话语中推测,对方应该是一副凶型恶相的护仔家长的架势。如果那天从教师办公室传出来的歇斯底里的叫喊声是来自野上母亲的话,那更是符合了这项推测。

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发生在现实里的事件似乎全部都存在着确实的“理由”。

不幸的偶然与幸运的奇迹降临己身的、几率。
悲惨的死亡和奇迹的生还划分的、明暗。
说点更切身的,比如被爱的理由,不被爱的原因。

被看在眼里的事实只有一个,但是导致这个结果的“理由”却有复数。
只要变换视角,真相也会逆转。
——世上的一切都是如此吧。

好比野上的母亲,世人周知的常识对她来说并不通用。
不过,母亲是这副模样,不代表父亲也同样如此。只要是略通情理的人,就一定不会强词夺理让自己家在世人面前出丑吧。

话说回来,父亲中也有像庆辅(亲生父亲)那样的例外。

人在陷入绝境的时候就会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不管是野上还是野上的母亲都是如此。
当然,对于尚人抱有过剩情欲的那个时候,雅纪也是一样。

“总之,没什么事情值得你担心的。”
“……嗯。”
即使雅纪这么说了,尚人脸上的乌云仍然未曾散去。

“啊……说起来,我在礼堂里碰见中野君和山下君的母亲了。”
“——诶?”
看见尚人和自己料想的一样,猛地瞪大了双眼,雅纪从喉咙深处发出低笑。
“两位都是非常棒的母亲。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他的确有这种感受。

雅纪清楚的明白,和亲身母亲有染一事是他本人、以及整个家庭,从真正意义上开始变质的元凶。因为这个缘故他对于“母亲”这个称呼其实有点过敏。因为他从与沙也加不同的角度见识过了潜藏在母性中的“女人”的丑恶和悲哀。
不过即使在这样看待母亲的雅纪看来,中野和山下的母亲也让他十分有好感。

“是对方来搭话的吗?”
——真让人不敢相信。
尚人的想法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是做了什么条件交换吗?
这话已经到了尚人的嘴边,但他又把它吞了回去。

排他的威压感,可以说是雅纪的代名词。从平时的行动来推断,如果现在说了这话他一定会生气。
即使是业内人士,也很少有人敢教训雅纪。虽然也有人出于夸耀友谊关系的缘故用类似的口吻与之对话,但这种人也很稀少。即使有人在背地里把他贬得一塌糊涂,但只要一从正面对上他的视线就会变得战战兢兢。
追星的粉丝们见到MASAKI会扬起娇声呼唤偶像的名字,而妒恨害怕他的人则只能郁闷的叹息。
即使同为超级名模,能够按照雅纪的年龄来对待他的强者,也只有加加美一人。(注:意指不把雅纪看成长辈、身处高位的人,不用敬称敬语。)

“不是。出了一点事情,是我先搭话的。”
“真的?”
尚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那表情好像是在说——这样更让人不能相信。
“没错。然后偶然才知道她们是中野君和山下君的母亲,吓了我一跳。”
“哇……居然真有这样的巧合?那两位该不会也当场石化了吧?”

面对措辞并不恭谨的尚人,雅纪心里忍不住小小的埋怨道:
(难道我是美杜莎吗?)
不过事实的确十分接近对方的猜测就是了。

“……这么说来,其他人的母亲一定嫉妒羡慕得不得了吧。”
对于当时并没把周围的一切看在眼里的雅纪来说,这话既无从肯定也无从否定。
身为职业模特,他本来就惯于被周围的人所瞩目,自身也有意识的引人注意。不过有关私事的时候还是故意低调了许多。不知道其他的同行是怎么做的,但是对于雅纪来说这样的区分是必要的。

“他人的视线是打磨自身光彩的磨石。”
这在业界是常识。
在聚光灯照耀下的舞台上华丽穿梭只是表面,后台却常常有人用丑陋的手段互相使绊,阴谋诡计都是家常便饭。
羡慕。嫉妒。称赞。诽谤中伤。

“不管对方眼神是善意还是恶意,对其迟钝的人无法在业界生存下来。”
说这话的,是加加美。
因此,要在这个业界活下去,就必须时常保持神经末梢都绷紧的紧张感。
然后——不断研磨自己。找出自己的卖点,以及与众不同的地方。

脸蛋和身材姣好的人数不胜数,只有拥有与众不同的个性才能站在顶点。
因为听从了这个真挚的建议,才有了如今的“MASAKI”。

因此,对于雅纪来说加加美是与其他人不同的。
与可有可无的人、需要守护的人都不同,他的世界中还有一个加加美。而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有着雅纪不愿割舍的羁绊。

“总之,今晚的监护者会议从另外的地方有了很多收获,算是不错吧。”
“嗯。虽然说得有点迟……辛苦了。”
被尚人的明媚笑颜所吸引,雅纪紧绷的嘴角也慢慢的放松了。

6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路人

    版主您好
    首先感謝您的辛勞 , 讓人天天期帶著
    不過剛剛在看文章的時候發現到
    高倉應該是加加美的經紀人而非雅紀的
    (記得以前看中文版的時候有提過)

    所以看版主翻譯的其中一段的時候
    愣了一下??
    難道是當初中文版翻譯的錯誤嗎?

  2. 苍炎

    to 路人:高仓的身份在这本书里没有说明,注解是我凭自己的记忆加的。不过现在你一提醒我想起来果然记错了。因为记错了,所以翻译无主语的对话的时候理解也有了偏差。谢谢指正!

  3. 夜雨茅屋

    版主,您后面的文为什么不能看了啊?目前正在看您推得最后一张牌好喜欢啊。

  4. 苍炎

    to 夜雨茅屋:如果你跳到最后一个公告就会发现,代理人之轮3因为是H所以密码保护了,大约下周会在公告中公布密码。

    to Vacillant:小孩是站在椅子上面做饭的,不过个性实在太沉稳了,完全不像小孩子。。。

    to 佳:我偏爱的作者很多,像蓝淋,卫风(现在文风变了所以……),绸效,不能发芽的种子,桃符……很多很多人的文我都喜欢。基本来说偏爱虐心文一点点。我雷女变男,小白万人迷受或者病弱万人迷受……剩下的胃口很好。最雷的只有一种,就是自恋的文。

    to 寒夏:绸效的江清抱花歌和万里飞扬都不错啊,我挺喜欢她的文。

  5. 允兒

    >>>在无法可想、只得避重就轻的情况下,雅纪只好让商人把他的手机送到都内的摄影棚来。

    這裡的商人指的是尚人嗎?

  6. 苍炎

    to 允兒 :请原谅我的错别字~~ >_<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