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代理人之轮 1

我看错了。H不在下一章,在这一章。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会出现了。不过这次的H非常非常少,搞不好就只有着一场。。。=A= 但是雅纪的心思还是有表白的。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保持进度的。。。

代理人之轮 1

翔南高中紧急监护人会议⋯⋯
雅纪接到来自那里的联络的时候,他的海报拍摄刚刚结束。
就好像计算好了时间一样,正在那时接到了尚人班主任打到手机上来的电话。
至今为止为了保护隐私,和雅纪的联络一向不通过留在学校的紧急联络地址,而是在事前用印刷函件告知。不过现在是暑期补课刚刚结束之后的夏休,因此由班主任和副班主任轮流用电话和雅纪联系。
(校方也因为这一连串的事情而头痛吧。)
他不含任何意义的这么想着。

人们都暗自感叹如今教师也成为一种谋生职业,品质不断下降,可搞不好正因为是这样的时代,教师的工作量才会增长的如此多吧。
专门针对自行车通学的男子高中生下手的恶质暴行事件中,翔南出现了三名被害者,于是被社会各界追问校方的应对职责。第三个被害者尚人的同班同学,樱坂一志与暴行犯格斗,这一行为又成为之后查出所有犯人的契机,这也是相当有名的事情。
不管是从警察那里得到协助破获犯罪团伙的感谢状,还是之后随之而来极具戏剧效果的事件展开,想想这一连串的事情,樱坂心中一定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不过。
樱坂自己一定也料想不到,他本人竟然会成为紧急监护人会议的议题主角吧。
更何况,这次他是作为——伤害事件的,被害者。

(人生啊,真是料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呐。)
对于在自己的高中时代亲身体验了“人生最差的转机”的雅纪来说,这次的事件决非不关己事。
因为,刺伤了樱坂的野上光矢和尚人一样,是翔南高中在暴行事件中的第二个被害者。而且因为事件带来的伤害自闭在家一步也不出门的野上之所以能够复学,也全都归功于尚人的努力。
如果有人这么称赞尚人,他会说:
“您说得太严重了。”
他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吧。但是对于雅纪来说,这决不是过度的夸赞。

不管是在花费的时间上还是精力上,尚人都付出了不亚于免费志愿者的努力。
即便连野上的父母也没能做到的事情——使他从暴行事件的伤害中痊愈——从结果来说尚人使得他复学,这样的功绩简直值得得到表彰。
尚人从不想要那样的荣誉。可是他这样尽心帮助从未谋面的后辈,雅纪坚定地相信他的付出所具有的价值远超过赞扬所包含的。
他的所作所为是雅纪本人绝对做不到的。
即使有人说可以做到尚人做到的,但其实也没有人能够成功吧。他们也许会在中途受到挫折,恼羞成怒,因为压力而胃穿孔。大多数的人都会如此。

实际上,雅纪并不知道尚人写给野上的信里面究竟写了些什么。
可是,一定是因为那里面写的真挚的语言让野上产生了共鸣让他有了勇气,这才让他面对尚人打开了没有对专业的心理医生打开的心扉。
身为暴行事件的被害者,身为体验了同样痛苦和恐惧的同伴,尚人无法放任野上不管。这是他们两人唯一的共通点。
那是向着因事件的惊吓而畏惧颤抖的心灵,伸出的满怀无偿的好意的友谊之手。
那是不求任何回报,既非同情也非怜悯的纯粹的善意。

可是,野上却自顾自的错误理解了尚人的行为,把他的善意当成意有所图。
尚人的温柔只是好意的证明。可是野上却对尚人伸出的温暖援手变得痴狂,生出欲望。
他固执地认为能够真正了解自己心情的只有和自己有着同样伤痕的尚人。只要冷静思考,应该可以明白那只是对方尽可能的在帮助未曾谋面的后辈,但是野上实在太饥渴,太想要和自己能够产生共鸣的人建立羁绊了。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为他自己招来更多的不幸。

说真的,雅纪认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无偿的善意。
这样的说法不过是诡辩、欺瞒、以及被美化的自我满足罢了。
因此,雅纪相当讨厌“志愿者”这个词。他虽然不否认有互相帮助的精神的存在,但是对于强制要求别人免费奉献的行为却十分唾弃。
“让我们为了除自己以外的他人,奉献一点点微薄的善意。”
觉得这样的口号十分虚伪的自己,大概已经相当扭曲了吧。

雅纪本人自认是一个相当讨厌迎合他人的自我主义者,也从不否认这一点。
施与得。
雅纪觉得这样事务化的考虑方式简单明了,比为了自我满足而打着“志愿者”幌子的伪善者的做法要来的真实。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至理名言。
比如这次,野上沉溺于名为“尚人”的特效药,迷失了自己。
——不,野上不过是刚刚进入高中的十五岁少年,与其说是迷失自我,搞不好更应该说成是他尚未塑成自我。
这次吸引他靠近的不是无偿的善意,而是尚人的宽容本质。

“不管我说什么,感觉上都更像是⋯⋯互相舔舐伤口的感觉。”
尽管这么说了,尚人也无法无视野上的母亲的拜托。因为他觉得:
“一个人自闭在家毕竟不好。好比我⋯⋯多亏身边有同年代的朋友,这才轻松了好多。”
依靠尚人自己的经验,他希望野上也能找到可以深呼吸的地方。
可是有一点很清楚,尚人本人并不想成为野上的避难所。

得知尚人自己清醒的了解这一点,雅纪反而安心了。
说实话,每次从尚人口中听到有关野上的消息,雅纪总是不太开心。他根本不允许尚人对于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投注一心半点的关心。
即使尚人并非有意如此,他也会充满了嫉妒。
雅纪也意识到自己的爱情十分扭曲。

他的情感中心是偏执的独占欲,而情欲的指针只独独指向尚人一人。
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他也找不到答案。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明知身为尚人的兄长这种感情是异常,但是到如今也无法退回普通的兄弟关系。雅纪丝毫没有放开尚人的意思。
只要拥抱尚人,心灵就会得到治愈。正因为有这份扭曲的爱情的慰藉,他才得以保持清明的神志。
强行和弟弟发生性爱关系的男人会被别人看成是非人的禽兽,但是这种常识论对于雅纪来说不过是笑话。

总之,如果让雅纪来谈论野上的事情的话,他觉得自从野上复学以后,尚人的立场就被拽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
只是默默的伸手引导并不是温柔。有的时候也需要狠狠的把对象踹进谷底,用打击来治愈。
可是。
对于正在努力和事件造成的后遗症搏斗的野上来说,多余的压力会让他崩溃。
樱坂曾说这是校方的方针,也是全校暗默的规则。
“对于我们来说,凭什么为了野上一个人筱宫就必须要做那么多⋯⋯真让人气得牙痒痒。”
不曾料想,樱坂的担忧以另一种形式变成了现实。

“你也差不多应该独立了!”
代替尚人吼出这句话的樱坂反遭野上的记恨,被对方手持裁纸刀刺伤了。
明明给予的是无偿的善意,可是对方却一点点扭曲发狂。
人人都感觉到这预兆,但是都被“事件后遗症”所蒙蔽,没有人动手修正这一错误。

——应该由谁,来承担这一责任?

对于雅纪来说,他觉得野上的父母应该对此负全责。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全权委托给别人,这是双亲的怠慢。不过不知道野上的父母是否有承担责任的觉悟。
这次的紧急监护人会议的议题,一定就是这起事件的事后总结。
因此,雅纪就算挤时间也一定要去参加。

尚人对樱坂被刺一事十分自责,这一点一目了然。但是这并不是雅纪一定要出席的原因。借着监护人会议的机会,他要亲自确认校方的解释和责任的归属,以及听取监护人们的真心话。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翔南高中礼堂。
下午七时许。
当雅纪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充满谈话声的礼堂内一瞬间安静下来,简直安静得有点诡异。

——同为高中生的监护人,只有他是那么年轻。
——还有那完美的惊人、让人无法企及的美貌。
——以及被修长身形衬托的更加美妙的、优雅的行走姿态。
——更不要提那无人可以冒犯追随的,上位者的强大气场。
雅纪身上所专有的种种,瞬时间将礼堂内的众人带入异世界。

聚集在此的监护人们,虽然通过电视上一系列的丑闻追踪报道已经知道雅纪是尚人的监护人,但是大家似乎都没有想到身为名人日程超满的他会出现在这里。就连校方的人也同样没料到。
原本来说,无缘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得以拜见素颜的超级名模MASAKI居然在此出现,这是让大家都呆滞无言的局面。如果现在的场合不是紧急监护者会议的话,现场一定会响彻追星族们的娇喊声,手机照相时快门按下的无机制的咯擦声也会响个不停吧。好在在场的TPO们已经过了青春期,大家都有常识感。
在这样沉闷的空气里,雅纪眉头都不皱一下,坐在了最后列的空位上。

“啊⋯⋯那么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就开始会议吧。”
从一开始就手握话筒的,是担任会议主持的总务部长。
“我代表校方,衷心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拨冗参加本次的紧急监护人会议。”
说完场面话,总务部长开始报告作为此次议题的事件情况。

所谓事件,就是指在课外活动结束之后的自习室发生的事情。
加害人野上,因为学习进度落后,一直在自习室补习。
被害人樱坂,自发的前往自习室。
在那里两人发生了意见分歧,野上冲动的刺伤了樱坂。
凶器是放在笔盒里的裁纸刀。
樱坂的伤完全治愈需要耗时一个月。
由于樱坂的反击,野上的鼻骨骨折。

这次的报告比事件当天雅纪得到的情报更为详细。
尚人因为在现场目击了樱坂的伤情而昏倒一事,因为涉及隐私不必为其他监护人所知,在这次的报告中并没有被提及。但是这次的校内事件和之前的一连串事件相关联,这一点却可以说是人所周知的秘密。
而且,本次的事件不仅仅是在本地新闻中被提及,更在全国的网站上被竞相转载。
原因之一是因为樱坂是解决上一次暴行事件的英雄。那次不仅警方给予了樱坂表彰,并且报纸还画蛇添足的给出了添加照片的实名报道。
这样的“新鲜话题”居然在校内被刺伤了。而刺伤他的人竟然是暴行事件的受害者。这样的情报怎能不让媒体们兴奋。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暴行事件留下的阴影比人们想象的还要深远。
有很多隐藏在深处的东西,渐渐被人们所发现。
从暴行事件开始,原本作为县内第一的拥有超高升学率的翔南高中,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变的家喻户晓。

媒体的力量实在不能小觑。
不论好坏,切身体会到这一点的相关人士一定不少吧。
也因此,不用多讲也能想像有多少新增的相关工作量。
特别是为了不让各种各样鬼祟的人偷偷溜进学校,校方不得不加强了警卫方面的力量。这也以PTA会报的形式告知了家长们。
而为了达成这一点,反映在预算上的结果就是家长们的金钱负担大幅增加。

虽然针对每个子女的升学志愿和成绩方面的联系是以个人面谈来进行的,但是一般的联络则是通过PTA总会,由总会的出席者决定之后,以书函的形式向大多数的家长通传。
不仅仅翔南高中是这样,绝大多数的高中都采用类似的方法。
麻烦的事情总之交托给别人(校方)处理。
——可是,一连串的事件狠狠的痛击了这些毫无责任感的家长们。
说起来很是讽刺,今晚的监护人会议居然全员出席,无比盛大。
正因为发生了事件所以印象深刻,人人都不再视之为可以委托他人处理的闲事。

也不知道是从那里走漏了这次监护人会议的事情,学校正门前居然还出现了声称拥有“知情权”的媒体们的身影。
因为夜里光线昏暗,雅纪只戴了平光镜变装,但是搞不好也有目光敏锐的人会发现他。
预测到媒体们的大体动向,校方在正门口设置了严格到严苛地步的安全检查。
以前,别的学校曾经出过一次和那起暴行事件相关的事故。媒体刊登出了满载家长们心声的详细报道,内容之详尽确实让人推断消息来源就是监护人会议。当时的事情让所有的高中精神都高度紧张起来。
而今晚的监护人会议,与会者必须手持孩子的学生手册才能入校。
原本觉得校方小题大作的家长们,在看到正门前摆好架式严阵以待的媒体的时候,才收起了自己的漫不经心,深切感到自己的思考过于天真。

对于至今为止仍然无法克服暴行事件带来伤害的其他高中来说,尚人和野上的关系可以说是克服事件后遗症的一个成功范例——即所谓模范——被密切关注着。
可是事情陡然一转,却有了最坏的结果。明明对此报以期待,如今校方的人也一定惊呆了。
让雅纪来形容的话,那不过是傻呆呆的说不出话的状态罢了。

校方的说明结束后,进入到答疑环节。
绝大多数的提问都是对校方抱有不信任感的发言,说到底不过是感情论而已,雅纪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得听着。
开始的暴行事件不过是发生在校外的、针对自行车通学者这一特定对象的、突发事故罢了,可是这次的却是校内的伤害事件。这个影响不可预测。每个家长都在话语间强调着一点,雅纪觉得他们是否都过于紧张了,在心底暗自皱眉。
要求对事件发生后学生们的心灵创伤进行心理辅导,质问如何才能保证孩子的学业不受到影响。到最后,要求事件关系者认真谢罪的呼声越来越高,雅纪忍不住叹了口气。
(监护人会议怎么搞的和电视台的八卦节目一样乱糟糟的?)
——真是让人失望。
这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他的感受了。

(就算再呆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在众人热火朝天的辩论途中,雅纪静静的站了起来。

突然。

有谁注意到了雅纪的行动,猛的回过头。于是礼堂内的众人受传染一般纷纷回头。
原本十分紧张的空气变得更加紧张了。
难以形容的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可是起身向回走的雅纪的步伐丝毫没有停滞。

“那个,筱宫先生。”
被人唐突的点名,雅纪猛的顿住脚步。
随着他缓缓的转身回顾,礼堂里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被这么多人盯着也许会受不住压力而腿软。可是雅纪只是淡然的承受了众人的视线,以加倍的威压感扫视回去。
如果会被普通人的视线困扰,那决不可能成为天桥骄子。若说被人看会感受到快感的话,——那是暴露狂;但身为职业模特,雅纪也有着让众人都被自己魅惑的野心。
只要他想,即使这里只是礼堂,他也有将其变为聚光灯下表演场的自信。可是,既然没有金钱收入,免费让大家观摩“MASAKI”的降临就毫无意义。因此,他只是微微提升了眼神的电力而已。

即便如此,他的行为也让毫无免疫力的家长们感到莫名的紧张。

“那个⋯⋯筱宫先生对于这次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看不出发言的是坐在哪里的哪个人,雅纪微微眯了眯眼。
“请务必谈谈您的想法。”
语气虽然很生硬,却能听出发言的人的执拗。
这话语就像火上浇油一般,礼堂里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赞同声。
“拜托了!”
像是要夸耀胜利一般,不知从何处响起了催促强制性发言的掌声。
对于雅纪来说这些多余的礼节实在让他不耐烦。

然后。

“像这样强制点名要求别人发言,似乎不太好吧。”
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反对的声音。
正在热热闹闹催促雅纪发言的嘈杂的礼堂,一瞬间陷入寂静。
“这次的监护人会议的主旨是和校方的沟通答疑,我以为对于没有举手提问的来宾,谁都没有理由强制点名,询问对方的意见。”
“我同意。”
反对者出现了支持的声音。
家长们的视线开始左右逡巡,然后停住,之后继续开始游移。
“可是,这次筱宫先生的弟弟是事件的当事人不是吗?这也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吧。”

——顿时。雅纪的眼角微微上吊起来。
野上在自习室的内幕并不是谁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
而如今在这里说出这样的消息,可以算是违反规则的做法了。如果不是大家都对此非常感兴趣的话,一定会有人出言制止吧。事实上,人们对过程的关注只不过是出于兴趣而已。

可是。
“我觉得这话有理。”
“因为有很多顾忌所以不便问询当事人的意见,不过既然有旁观者立场的人来参加会议,那么说说感想也未尝不可吧?”
交头接耳声再度扰乱了整个会场。
“只听校方的说明还不足够,我们不能就这么认同这就是事实!”
拍手声比之前更加响亮了许多。

这让雅纪难免有些气愤。明明不是当事人,却口口声声喊着“我们有知情权”一边替自己的行为正当化,这些人太卑劣了。
而众人那种觉得多数赞成即为真理,从而大大方方逼迫他人的无脑的做法,更让他恶心到要吐出来。

“各位、各位,请安静!”
即便想要尽量安抚场面的会议主持人说话了,他的声音也无法遏制那些被煽动的家长们的行为。

“就算自己无法认同校方的解释,难道就可以找人来,强制对方替自己拿主意吗?这真是太奇怪了。”
“就是。这样的做法是否太傲慢了呢?”
突如其来的辛辣反驳让嘈杂的质问声突然安静了许多。
“如果筱宫先生无论如何也想说两句的话那倒是另当别论。可是大家都这样逼他发言,这做法实在太没大脑了。”
即便被人干脆直接的称为“没大脑”,众人也只能无言以对。这就是真理的重量吧。
“先前,校长先生已经就此次的事件做了详细的说明。如果有人说这也不足够的话,倒请拿出证据来吧?”
会场变的无比安静,没有人反驳。
“之前这件事就是人人都觉得是好事,结果却如此惨痛。真诚的和孩子们面对面的交谈,不把这样的责任交托给他人,——身为家长,这些难道不正是我们应该做的吗?”
被强制灌输的“真理”只会让人心有不甘,而毫不伪饰的真挚话语却有着打动人心的魅力。

之后,雅纪没有中途离场,重新回到坐位坐下。
再然后,会议顺利的——这么说也许不切实,但至少平安的——结束了。
雅纪本来觉得就这样结束的话,也许会有一种不方便离场的气氛,但事实并非如此。
大多数的家长都为了“知情权”而奋勇雀跃的时候,有人却用“没大脑”这个词尖锐的反击。他很有兴趣知道到底是谁说了那句话。
因此,会议终了之后雅纪主动走向对方。

“啊⋯⋯不好意思。”
面对雅纪的搭话,两个家庭主妇瞪大眼睛呆住了。
“之前的事情,多谢了。”
雅纪一边说着一边干脆地鞠躬致谢。
被顶极模特出声搭讪已经是青天霹雳一般非现实了,想也没想到雅纪有这番举动的两人赶忙说道:
“没、没有的事。”
“倒是我们,实在太管闲事了,真是不好意思。”
两人也畏惧般深深的低下头去。
“不要这么说。二位真的帮了我大忙。”
雅纪打从心底里这么想。
如果没有她们两人的发言(援护射击)的话,他可能会用异常尖刻的回答毒舌狠狠打击想知道真相的家长们。即使那样他也不会感觉有任何良心的谴责,因为当时实在太生气了。

“能⋯⋯冒昧的问一下二位的名字吗?”
“我是中野。”
“我是山下。”
顿时,雅纪说不出话来。这一次轮到他瞪大了眼睛。
“难道说⋯⋯两位是中野大辉君和山下广梦君的母亲吗?”
“——啊?”
“是⋯⋯”
异口同声的,两位母亲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那表情好像是在说,怎么也想不到雅纪会知道自己儿子的全名一样。
(是这样啊。⋯⋯原来如此。)
感到与对方家庭不浅的缘分,雅纪恍然大悟的叹了口气。
“舍弟⋯⋯尚人,一直以来承蒙令郎们的照料了。”
这话并不是社交辞令。尤其是,这次如果没有山下的话尚人搞不好会变得更悲惨。
“哪儿的话⋯⋯都是令弟在照顾广梦⋯⋯”
“我家大树也是。这次升上二年级和筱宫君分在不同的班,他心里不知道有多遗憾。”
没想到,明明是和尚人无关的会议,却以这种形式收到了来自那一方的援护射击。光是能在这里和两人的母亲这样交谈,就已经值回了今晚前来的票价。雅纪忍不住在心里这样想道。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雅纪回到了家。在玄关迎接他的尚人刚说完“欢迎回来”,话音未落就问道:“怎么样了?”仰着头仔细的看着雅纪的脸,等待他的回答。

7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菱花翼翼

    苍苍翻译得好好啊,那种日式风格很漂亮,也不会觉得看不懂,真是太好了T T
    俺都在复习没办法天天追……但是苍苍一定要加油啊><虽然……除了心理上的支持。。。我能做的也只有电子书…不过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捂面]

  2. yuan518

    谢谢大人的翻译,从行文上看,大人很专业呢!中日文水平都很高呢!
    自从二重四出来反,本人就常上网找翻译,还好有大人在翻,真是福音呀!
    看过四后,感觉雅纪真是越来越有型了,那一番发言,实在是痛快呀!

  3. yuan518

    还有,忠犬四人组是越来越牢固了,连妈妈都加入进来了呢!
    还有,严重期待下次的H,据看的剧透说,可能是唯一的呢。真是非常非常少!
    害羞飘走的某人。

  4. Clark

    啊~~勤劳的大人,辛苦了~~期待下章H~~哦!捂脸飘走~~~~~~

  5. 苍炎

    to 大家:谢谢大家的支持。我正在翻H,今天稍晚就放出。感觉这篇翻译的比纯血要顺利,希望一直顺利地结束。老实说剧情并不太多就是了。。。

    to 翼翼:等我完成了真的要麻烦你坐电子书的说不定。嗯,等放到花园一份再说。。。

  6. 淼淼

    首先要说实在是太谢谢苍炎大人了!!(跪~)你拯救了我啊!TOT(日文小白)
    今天我才摸到这里来的……由于平常学习忙都是用手机看可能比较难回复……不过我一有空就会来顶的!(握拳!)所以大人请一定要继续一定要继续啊!!>.<

  7. xinobu

    翻译的很棒~~~亲说的花园是幸福花园麽?为啥我七月份后就上不了花园了呢….

    PS: 我也做不了什么,不好意思找到一处笔误…

    之后,雅纪没有中途立场,重新回到坐位坐下。
    立场–离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