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序章 3

序章结束了。基本上前两天是一天翻译10p的速度。所以说任重而道远啊。下一章雅纪正面出场,再下一章有H。

序章3

他那淡淡的语气中,透露出本人的意志。
音调并没有提高,但雅纪的美声能够充分让人感受到他钢铁般坚定的意愿。
与此同时,被粉丝们称为“琥珀之瞳”的金棕色眼眸放出凌厉的光辉,直射向提问者。
那个记者并没有想到会被对方如此还击着扇了一个耳光,不由得手拿话筒楞在了当场。

这样对照般的光景,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场发生在现实中的教学短剧。“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差别太明显,给人留下了过于深刻的印象,在场的人们比看恶劣的肥皂剧还要来的更紧张。
那过于强悍的视线虽然是投向了以不逊发言触了雅纪逆鳞的男人,而并非看向电视机前不定多数的观众们。但即使如此也有不少人猛然间就像整个人被他的视线攫住一样动弹不得吧。沙也加就是其中一人。
——那种沉重紧绷的沉默。
通过电视机的画面,获得的身临其境的感觉。
绝非演技的临场感。
雅纪有着无论怎么样的名演员都无法企及的强大气场。

“您知道筱宫氏会采取那样不适当的行动的理由吗?”
别的记者取代了那名动弹不得的记者发问道。
终于,静止的时间开始流动了。
“我想是他因为投资失败而无法归还借款,走投无路之下想拿走房子的房契。因为他除了变卖房子以外没有别的筹钱手段了。大概的原因就是这样。”
雅纪的发言让室内一片喧哗。

假的吧⋯⋯
——这样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从没听说过。
沙也加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和沙也加一样吃惊的瞪视着电视机的祖父母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大家都哑然无语了。

“这些都是事实吗?”
“筱宫氏已经承认了吗?”
“请详细说明一下,MASAKI先生!”
就像嗅到新丑闻的味道后蜂拥而至的食人鱼一样,记者们争先恐后的提高声音不断发问。
雅纪用视线让记者们安静下来,这才缓缓开口:
“我所说的都是事实。不过,不管我在这里说什么,那个男人都不会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对我来说,我相信这次骚动的根源毫无疑问都在对方那边。那个男人舍弃了家庭,那房子是我们兄弟几人应得的赔偿金。因此,为了今后不再出现类似的状况,我决定事先声明我的态度。”
面对讲话干脆的雅纪,最后的最后有记者提问这次的事件发生后他对父亲有何感想。
“事到如今,那个人对我来说等于出现在我视野范围内也无法动摇我的感情的、毫无价值的垃圾。”
雅纪的回答冷然而辛辣。
一瞬间。会场重新陷入了难堪的沉默中。

称自己的亲生父亲为“视野范围内的垃圾”的,放肆的儿子。
沙也加知道,这不是出于倔强或顽固,而是雅纪打从心里这么认为。因此一想到自己也和那个父亲一样是被雅纪舍弃的存在,沙也加的心就很痛。
被勒住一样的绞痛。
淋漓的难忍的苦痛。
被撕裂的伤口已经化脓,无法痊愈。
至今如此,大约⋯⋯今后也将如此。

然而今天。
竟然有一个古怪的陌生男人打算强行撕开这伤口。
不快感一涌而上,让沙也加口干舌燥。
对男人的拒绝感使得她不知不觉板起脸。

“那个⋯⋯令尊也有令尊的理由,或者说他是为了偿还借款走投无路索性反咬一口?总之说是要出版一本赤裸裸的揭露真相的书,您听说了吗?”
对方突然说出意料之外的消息,沙也加呆住了。
(⋯⋯骗人。)
她死死的盯住男人的脸,吞了一口吐沫。
“话虽如此,只听一方的发言总有些不公平吧?所以说⋯⋯能不能请您谈一谈相关的事件感受什么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
条件反射一般吐出上面这句话,沙也加开始大步走开。
可是男人却很执拗。
“请稍微等一下嘛。”
男人用安抚发怒的猫咪般的腔调边说边追上来。
“呐,沙也加小姐。”
突然,沙也加的手腕被他抓住了。
那种汗津津的感觉让她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要!别碰我!”
沙也加果断的挥开男人的手。
可是。
“别这样啊,用不着那么板着脸。”
男人谄笑着固执的缠上来。
身为八卦杂志的记者,如果被拒绝个一次两次就放弃的话是没办法从事这个职业的。
“令兄坚定、坚决、干脆的称其为视野里的垃圾。面对那种恶贯满盈的坏父亲,您也一定有很多话想说吧?因此,关于这一点⋯⋯”
“没有!”
沙也加的眼睛都吊起来,恶狠狠的瞪着男人。
“不可能没有吧?作为唯一的女儿,就算是为了自杀的母亲代言也好,这种时候一定有些什么想说的吧?”
男人没神经的踏中了沙也加的地雷。
沙也加听见从脸上——不,从全身——血液被抽走的声音。一瞬间,沙也加的视野里一片白茫茫。

自杀的母亲。
母亲⋯⋯
母、亲。

“住口!”
她狠狠地推开了缠过来的男人。
“哎呀哎呀。”
谄笑着的男人的脸,就和闻到了丑闻的味道而追上来的豺狗一模一样。

看到沙也加苍白的脸色,由始至终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友人们慌慌张张跑过来。
“请你停止!”
“别缠着我们!”
“我要喊警察了!”
被友人们的话语和态度所震慑,男人向后退了半步。
“啊⋯⋯别这么认真嘛。我只不过是想问几句⋯⋯”
友人们瞥也不瞥男人一眼,站在沙也加的左右两侧牢牢护住她快步离开了。
男人毫不气馁的对着远去的背影叫道:
“如果您改变心意的话请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都有空!”

⋯⋯讨厌。
⋯⋯讨厌。
⋯⋯讨厌!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因为那个恶心差劲的男人,自己要遭受这样的折磨?为什么自己要承受如此不愉快的回忆?
(尚也好裕太也好,都有哥哥牢牢得保护着。)
虽说是无可奈何的事件,但是两次记者招待会的共同点就是,对暴行犯和父亲的忍耐的愤怒,以及对弟弟们低调却明显的情爱。
可是。
——为什么?
自己,却得不到任何的守护。
没有人来保护她。
没有一个人,来保护成为了豺狗饵食的沙也加。
(好狡猾⋯⋯)
同样是雅纪的弟弟妹妹。
(只保护那两个⋯⋯好狡猾!)
只有弟弟们身处于雅纪无条件庇护之下的事实,带给沙也加深深的疏离感。
(这样⋯⋯实在太不公平了!)
沙也加直到如今才深切的意识到这一点。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割线===============

波澜万丈的人生。
能够在别人面前堂堂正正说出这句话的,只有极少数被命运选中的人,以及将自己的人生伪装成传奇故事的诡辩。
如果不是诡辩的话,提及的多半是自满的经历。
大多数的普通人,都不愿意将自己真正辛酸痛苦的经历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吧。
快乐与别人分享也许会加倍快乐,但若是痛苦却绝不会减弱。
谁都有不想碰触的过去。
辛酸的过去被强行揭露的痛苦,就和在众人面前强奸没两样。
对于沙也加来说,“没有任何刺激和惊奇,无聊到打呵欠的平平凡凡的每一天”就是她衷心的祈愿。可是周围的情况却容不下这个小小的愿望。

为什么?
——都过了这么久了。
为什么?
——难道不能放过我吗?

自从父亲有了情人离开家庭,沙也加的平静生活就被打破了。
沙也加突然意识到,人人羡慕的“理想家庭”只不过是个泡影。
她呆然失落。又因为激愤而失语。
——最终日渐苍白。
只不过是欠缺了“父亲”这个存在,“幸福”的定义就崩坏了。沙也加痛苦的切身体会到上述现实。
即便同样是遭遇不测,事故和毫无意义的婚外情也有明显的差别。

——骗人的吧?
——不要!
——为什么?!

痛哭无法化为语言,视界因此而扭曲,激愤让双腿都颤抖。
即使如此,仍然还有值得守护的东西。
(⋯⋯不要紧。)
为了自己心中唯一不能丧失的东西,沙也加顽强的坚持着。
(我绝对——不能输。)

对于舍弃了自己和家族的父亲的,嫌恶。
对于毫不掩饰自己的同情和怜悯的周围人们的,自尊。
以及,不愿意在逆境中认输的,骄傲。
沙也加并没有想过这些居然会成为支撑自己活下去的食粮。即便消沉,但只要自己不离开,亲人之间的羁绊就不会消失。现实叫沙也加不得不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
虽然没有了父亲,但还有值得骄傲的哥哥。
只要温柔值得信赖的雅纪在,沙也加就没有任何不满。
可是——

自己却被背叛了。
而且是双重意义上的。

最爱的哥哥和母亲有肉体关系,这一冲击性的事实让沙也加失语、苍白、然后爆发了。
——那么肮脏、痛悔、不可原谅。
在愤怒和憎恶的激情中,她吼出:
“妈妈你怎么不去死!”
母亲顺着这话语自杀了,而沙也加被永远禁锢于诅咒之中。

自己被残酷的背叛了。

以死来逃避现实,换来自己一人的轻松。
给周围的人刻下了一生也无法消除的伤痕的已逝的母亲,实在是——可恶。

对于舍弃了家人跟随情人出走的父亲,如今已经被舍弃,再也不会动摇到自己的内心;但对于母亲,即便她已经死了那种根深蒂固的拒绝感却仍然无法消失。

男人和女人如果不做爱,就无法生小孩。
这是理所当然的常识。
可是对于孩子来说,父亲和母亲是父性和母性的象征,而不会联想到那活生生的肉体关系。

中年老头子和年轻女人的婚外恋。
即使男方是自己的父亲因而产生生理上的厌恶和愤怒,也决不值得要杀死他。
因果报应,轮回不爽。想到这一点就可以干脆的甩掉他。
但是母亲则不同。

和雅纪上床,污秽的母亲身上的“女性”特质,让沙也加恶心得想要吐。
那女人居然是自己的母亲,沙也加无法忍受这个现实。
只要一想到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和亲生儿子上床的女人的污秽血液——就让人毛骨悚然。

即使会和社团的人一起去参加轻松的联欢,但只要有联和相亲会的邀约则绝对不会去。虽然和异性友人保持着友谊关系,但绝对不发展成一对一的恋爱模式。
因为自己有必须要完成的目标,所以目前无心他顾。沙也加知道这个说词不过是借口。
父亲的背叛与其说让她不信任男性,倒不如说让她对于对人产生好恶感这种自然的感情之后的发展,产生了嫌恶和抵触。
不管是如何热情的恋爱关系,最终都会冷淡收场。
这不是定理,而是由于自己是和肮脏的母亲流淌着同样血液的“女人”的缘故。

就算被父亲如何欺凌也倔强的不肯离婚的母亲,心中所想的到底是什么呢。沙也加不明白。
她也不想明白。
母亲作为污秽的存在,在往沙也加心上划下深深的伤口之后死了。
可是沙也加无法原谅她。
自己决不要变成母亲那种只能依靠男人的无能的女人。

为了这个目的她尽所能的学习,要做一个自立的女人。这就是沙也加人生规划的目标。
即便如此,仍然有异姓对她展开源源不断的追求。
每当有人用诚挚的心情向她告白,心头的旧伤就会疼痛。
虽然不想回忆,但是母亲和兄长的不伦关系却会在头脑中时不时的闪过。
幸福岁月的回忆已经完全褪色,而那段灰色的记忆却牢牢印刻在脑海中。
看见、知晓所带来的冲击已经消失,但疼痛却一如往昔。
颜色。声音。——气味。
明明所有相关联的这一切都想从脑海里抹去,但是伤口却总是咕嘟咕嘟的流脓,不肯愈合。

可是。这些内里的事故和纠葛,都与周围的人无关。
别人不问自己当然不会主动说出来,而且沙也加也并不想要和别人有深刻的关系。——至少现在还不想。
被告白了就拒绝,如今别人都认为是沙也加眼界太高。也有人说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看不上同年龄的男孩子什么的。
沙也加也知道大家对此议论纷纷。
“人美好处多”。——对于类似的私下议论她也已经习惯了。
如果说不想要交往却被告白的烦躁也是“好处”的话,她倒不稀罕这好处。
这话若是不小心说出口一定会招来天大的非议,为此沙也加一直小心翼翼没有吐露过真心话。

沙也加有自己的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她坚持不懈的努力。因为只有这样,不管将来失去了什么都能够靠着自己的力量顽强的站起来。
她一直是这么想的。

家庭崩坏之后,自己这几个兄弟姐妹都变得有一些扭曲。
清廉洁白的哥哥变得污秽。
大弟成了哥哥的傀儡,除了做家事以外一无可取之处。
幺弟对谁都关闭心扉变得自闭。
然后,沙也加自身则因为对母亲的憎恶,陷入了对对方死亡的罪恶感中无法自拔。

然而。
有一天。
在去医院探望高中时代友人的时候,沙也加在医院偶然看见了尚人。
有关身为超级名模“MASAKI”,君临业界的哥哥的近况,因为总有时尚杂志或者广告之类时不时映入眼帘,沙也加可以从中得知。而这次看见五年不见的弟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对她则是一种冲击。不管是好是坏,他和沙也加原本所想的形象完全不同。

一叶障目,不识泰山。

——那个时候的感受只能用这个词语来解释。
那种优雅的清凉感。
明明是处于第二次生长期,理应荷尔蒙勃发满面油腻的男高中生,没想到弟弟看起来却充满了那样无垢的色香。
那并不是淫秽的感觉,而是一种艳丽。
由心而发的那种无色透明的贵气,让人恍惚、瞠目结舌。
那一天沙也加第一次意识到。她对弟弟们的价值观一直停留在五年前的那一天。

“姐姐你还不是抛弃我们一个人逃走了!既然如此就不要装出一幅好姐姐的样子来说教!”
她不由得回想起那天从电话那段传来的,裕太的吼叫。
那个时候。
沙也加觉得是裕太什么也不懂,只是逃避现实在撒娇罢了。可是也许那是她的错觉。
那一天。
如果说见到尚人所感到的违和感是五年的岁月所带来的,那么同样的效果也许也发生在了裕太身上。
想到这一点,沙也加微微皱了皱眉。

(本章完)

6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masaya

    雖然還未有幸拜讀過原作,但大人的翻譯真的很精彩!
    語言不但順暢,一些遣詞造句也能看出翻譯時的認真思量。
    希望大人能夠一直將本作品翻譯完成!我會一直關注和支持大人的!

  2. Clark

    啊~~翻译的很不错呢!加油哦!期待后面的呢~~

  3. 爱二重螺旋

    感谢大人啊,一天一个翻译就可以看出大人的认真了,期待下面的,加油吧!

  4. 苍炎

    to 大家:谢谢大家的鼓励!!我会努力的!!

  5. 苍炎的FANS

    大大真的翻译得太好了~~~~
    我喜欢~~~
    我都成为大大的FANS了!!!

  6. xinobu

    楼主好棒~~~太幸福了….竟然等到了二重4的翻译…泣….i_i

    PS:有两个笔误的地方…

    沙也加突然遗失到,人人羡慕的“理想家庭”只不过是个泡影。
    遗失–意识

    自己决不要编程母亲那种只能依靠男人的无能的女人。
    编程–变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