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重螺旋四 相思丧暧 by 吉原理惠子 序章 2

如果有人发现网上有这篇文的中文版,麻烦一定告诉我,我好讨厌做无用功的。。

我也想快,但是最近真的没时间。。每天都有就好了,大家耐心一点吧。支持我哟~

序章 2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界线====================

那一天。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出了人声鼎沸的教室,相田真纪故意含含混混的开口说道:
“呐、呐。加持,你知道了吗?”
这就是所谓的淑女腔。(注:指特别暧昧不清的女性化用语)
虽然对旁人来说听起来十分不明白,但是本人却觉得是相当自然的说话方式。也许是因为相田身高不足150厘米可是却有一对巨乳,拥有十分肉感的体型的缘故,她总被人误会是会对男人献媚的类型。
似乎她本人也明白自己是会让同性讨厌异性喜欢的体质,但是她却觉得这是自己的个性并不为此而烦恼。其实,如果抛开讲话方式不谈,她本人的个性反而有着微妙的大咧咧的感觉。
人和人之间的相互交往一般以第一印象为基准,但是相田毫无疑问是外形和内在不一定相符的一个例证,——沙也加这么认为。
最初的时候,是相田主动和沙也加打招呼开始了这段友谊。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也许沙也加也会固执于她的外形带来的感觉,对她抱着“不好接近”的态度吧。沙也加本人也是被女孩子们敬而远之的类型,虽然她们两人被疏远的原因并不相同。

“听说北白川开了一家Corette的分店呢!”
“诶?真的啊!”
个子高挑的加持希望,初中和高中都参加了田径部,特别喜欢甜食。不参加竞技比赛之后最开心的就是没有了饮食限制。
沙也加的体育只不过是平常水准,但是听加持说了体会之后,觉得不管是不是运动员都需要有自我管理能力,而这能力是和人生的胜败直接挂钩的。
“Corette”是一家可以称为甜品店贵族的欧式甜品专营店。店长是从意大利归国的甜品师,之后在(东京)都内开了这家一直以来都顾客盈门的超人气甜品店。沙也加也是第一次听说这家店的支店在北白川开张了。

“虽然现在时间有点迟了,不过……我们要不要去吃个下午茶?”
柏木京有着一头仿佛能反射出阳光光晕的艳丽的黑色长直发。她天真无邪的眨了一下左眼,这么说。
“要,要!”
“走吧走吧。”
相田和加持立刻附和道。
“呐,沙也加你呢?”
“嗯。偶尔吃一点甜~甜的蛋糕也不错吧。”
沙也加也和朋友们一样,是一个喜欢甜点的女孩子。
所幸的是今天本来就没有任何预定。
“那么,我叫高君开车送我们过去吧!”
“这样好吗?”
“不要紧,不要紧。高君最近刚买了新车,现在巴不得多在外面炫一炫呢。”
相田一边说着一边从皮包里拿出了手机。
“……啊,高君?你现在有空吗?……真的?呐,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相田的交友关系极其广阔,没有异性缘的女孩子们简直会妒忌的口出恶言吧。
沙也加对此知道的并不是特别清楚,但似乎高君也是相田为数众多的男朋友中的一人。
“——那就拜托你了。”
结束通话之后,相田做出了成功的手势。
这么一来到北白川的交通方式就算搞定了。既然能够借着高君的好意搭顺风车,沙也加等人当然不会反对。

她们约定在学校的正门口集合,四个人就这样笑闹着向门口走去。俗语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沙也加她们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

正在此时。从旁边突然传来——
“您好。”
一个男人自来熟的凑上来搭话。

那个人年龄大约三十五岁,穿着醒目的开襟衬衫和褪色仔裤。他的头发凌乱,让人怀疑他早上是否根本没有梳过头,留着的胡须与其说是性格不如说是邋遢。

——谁?
——我认识吗?
——不。
——绝对不认识他。

沙也加她们用口型和眼神相互交换意见,谁都对这个怎么看都奇怪至极的男人露骨的皱眉表示厌恶。
也不知道对方是已经习惯被人这么对待,还是神经大条到根本没有发现,他只是露出虚假的笑容对沙也加说道:
“呃……你是筱宫沙也加小姐吧?”

(怎么搞的啊,这个人。……他是谁?)
被不知身份的男人喊出全名,沙也加的警戒心猛涨。

“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名片,硬塞到沙也加手里。

一般来说没有哪个社会人会把名片就那么不加保护的放在口袋里的吧。即使是没有进社会的沙也加也明白这个道理。对方也许是想表明:我不是坏人,但是看起来却显得更怪异了。
在那张和普通名片无异的白底名片上,只写了名字、电话号码和邮件地址。这让男人的身份看起来加倍可疑。

然而——

“MASAKI RYOJI(真崎 亮二)先生是吗?”
当沙也加念出名片上的名字时,对方仿佛得到认同似地大声回答“是”,神秘形象一下子崩溃了。
“虽然一样发音都是MASAKI,但是我和身为超级名模的令兄不同,我的是姓不是名。”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听到长兄雅纪的名字,沙也加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讨厌。这个人……到底在讲什么?)

不管是在高中还是在大学,都没有人知道超级名模“MASAKI”是沙也加的亲哥哥。

雅纪那脱离了纯粹日本人面貌特征的醒目的美貌,和其他的弟弟妹妹无一相像。
说起来他的长相即便和父母相比也不像。
从筱宫家的血缘上来说,雅纪长得似乎像是身为外国人的曾祖父家族的某人。不过大家既没有线索也没有看到过照片,这不过是一种说法罢了。
被大家看作是返祖现象的雅纪不光容貌不似日本人,就连体型都是完美的八头身。

如果没有家里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或者说如果雅纪和沙也加这一对兄妹不曾有如今的隔阂的话,或许沙也加会对亲密的友人坦诚这让她骄傲的事实。可是如今他们两人的关系比陌生人都要疏远。
可是。自从尚人成为了专门狙击骑自行车上学的男中学生的恶性暴行事件的受害者之后,雅纪和尚人的关系就被媒体曝光了。严格来讲这么一来沙也加的隐私也就不成为隐私了。
如今,筱宫家悲惨的家庭崩坏事件这个丑闻,正在全国的网站上不停地流传。
有人好奇。有人同情。有人毫不关心。
事到如今,沙也加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再度暴露在那样的种种目光里。
那是无法预期的意外事件,尚人也是倒霉的受害者。尚人本身并没有任何责任。

然而。
沙也加总是不停在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意外就好了。
她明知道自己是在迁怒。
可是。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
——都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从心底涌上的负面情绪无法消除。
沙也加讨厌这样自私的自我,自我厌恶的情绪让她的神经一跳一跳的疼。

而如今……
“这次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有这么冷酷无情的父亲,做孩子的真没办法啊。”
顿时,沙也加的脸色变得惨白。
“听说年纪最小的弟弟自闭在家吧。原本以为是贼所以拿球棒自卫,没想到却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本来就自闭了,这下更是酿成了不可回转的祸事啊。”

为了筹集借款而焦头烂额的父亲打算把房契拿出来因此而潜入家中,结果被裕太用金属球棒打成手腕骨折。这起事件对沙也加来说十分冲击。
这不是简单的让她惊讶,而是让她哑口无言。
她没想到父亲会那么蠢那么不知羞耻,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因为被父亲舍弃而把自己与现实隔绝自闭在家的那个裕太,居然会把父亲用球棒打到负伤。

从临时播出的冲击性的新闻报道中得知了事件的始末之后,加门的祖父母也惊愕不已。就像男人说到的那样,他们十分担心裕太会不会因此而变得更加消沉。
之后两人决定这次一定要把裕太带回加门家,并为此去和雅纪直接谈判。但结果却无功而返。
雅纪什么都没说,倒是裕太完全拒绝离开筱宫家。
沙也加一点也不明白裕太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对那个家固执到这个地步。

“您看了令兄的记者招待会吗?啊呀,那可真是毫不留情的批判哪。果然令兄还是对父亲恨入骨髓吧?”
仿佛是要故意触怒沙也加一般,男人哇啦哇啦的自顾自说着。

以澄清事实为名,雅纪在临时保护起裕太的胜木署里找了一间会议室,开了一场记者招待会。虽然此事不比之前的暴行事件那么震撼,但是因为是紧随暴行事件之后的丑闻,所以招待会的片段被无数次重播。

“MASAKI先生,请介绍一下关于令幺弟被胜木署保护一事的详细经过。”
“今天下午一点,幺弟发现起居室有陌生人侵入并将其击退。就是这样。”
“令弟用金属球棒殴打的其实是亲生父亲,是这样的吗?”
“——没错。”
顿时。嘈杂的人声扭曲成巨大的漩涡,无数的闪光灯炸裂般闪烁。
可是雅纪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改变。
作为顶尖模特他不知曾经多少次沐浴在闪光灯下。不管是在大型的伸展台上还是在狭小的警察署内会议室他都绝不动容。雅纪的从容来自于他那知性的美貌所酿出的超然品格,那使得他卓然不群。
“既然是令尊,那不该被称为陌生人吧?”
大概是觉得这是绝妙的反击点,一个声音异常兴奋的发问者针锋相对的问道。
可是。
“那个男人没尽过身为血亲的责任,放弃一切离开了家庭。这样的男人我不会叫他父亲。我不知道在座的众人会怎么想,不过我和我的弟弟们只把那个男人当成陌生人罢了。”
他那玲珑的美声毫无动摇。

称自己的生父为“那个男人”,这种放肆的语气里含着一种有别于辛辣的冷酷。
对于不公正对待所产生的激愤被冰冻成了憎恶。这种冷酷和尚人被袭击时面对暴行犯发言的炽热完全相反,这也让沙也加呆住了。
因为有血缘维系,而变得无比固执。
就和沙也加曾经的选择一样,雅纪毫不犹豫的抛弃了父亲。一想起这也许是自己和雅纪之间唯一的共通点,沙也加的胸口就揪痛。

“令弟用金属球棒打击令尊……筱宫庆辅,这件事是出于意料之外的不幸事件吗?”
出于愤怒用球棒击打抛弃自己的父亲。如果从结果来判断的话,这完全是怨恨所致吧。
虽然没有直接用语言来质问,但是提问者的心思却在问询中表露无疑。
“只不过是有人侵入了上锁的室内,幺弟误认为是贼于是将其击退,结果却是那个男人罢了。”
“您的意思是说这不是因为怨恨所导致的过剩攻击,而是完完全全的正当防卫?”
“请不要偷换概念好吗?”
“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问题所在并不是幺弟的心理状况,而是那个男人的不适当的行为吧。如果即便如此也要就毫无证据的推论而得出幺弟是凶残的暴行犯的话,我会即刻对你和你所属的机关提出正式的抗议。”

No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