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纯血之槛 4 by 吉原理惠子

=================接昨天============================
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但凡和直系扯上利害关系,所有的人都变得露骨的谄媚顺从。
“拜托你们去取来为荒神大人准备的神酒和供品吧。”
这次的命令来自里本家的家主本人。所以即使这些人心有抱怨却也都不敢顶撞回去。
“小洸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开始叹气?”
洸一的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旁边正是刚志那张端正的脸庞。
“大家可都走远了哟?”
刚志这么一说洸一才注意到。原本应该走在刚志身后的纯子,如今她的身影出现在头顶的树林深处。
好像只有刚志没有抄近路,而是和洸一一样沿着兽道大步前进。

不知是因为刚志平常的运动量与大辅他们不同,还是作为在这群人里面唯一的现役高中生,他的体力还有余地。刚志的额头上只略有薄汗,呼吸也纹丝不乱。
“看起来认真对待这件事情的只有刚志你一个哪。”
面对洸一脱口而出的话,刚志只轻微耸了耸肩表示认同。
“我倒不是畏惧‘荒神大人’的降怒什么的。不过入乡随俗总是要的。”
刚志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动听柔和。而且机敏的反应和略微老成的态度也完全没变。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那让女人们为之惊呼围观的美貌却越来越惊人。
就像是从花蕾变成盛开的鲜花一般——这样的感慨虽然更常常用在从少女到女人的转变过程中,但是用在这里实在恰如其分。
岁月果然是让人惊讶的成长的妙药啊。
而洸一对此有更深的感慨。一想到原本那孩子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打转,一年后再见面却比自己还高一些,他不免有些在意刚志那俯视的视线。

“——怎么了?”
刚志平时并不是被人凝视就会害羞的类型,但是他却开口问道。
“你……又长高了吧?”
一听见这句话,刚志就毫不掩饰的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嫉妒了?”
“别傻了。我可记得你不久前不过是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罢了……”
“啊,小洸好过分。揭那么久以前的旧伤疤,太赖皮了!”
刚志耍着赖,突然出乎洸一意料的盯住他的眼睛,把嘴唇靠近过去小声说:
“……小洸。你果然还是在偷偷嫉妒我吧?”
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那种顽皮少年的音色,可是眼神却如水波般艳丽的让人心惊。这种落差让洸一刹那间失神了。
“谁、谁会嫉妒你啊。你不要太过分!”
短暂的失语让洸一反应过来回击的腔调是一种恶劣沙哑的憎恶口吻。
“小洸,你是一百七十三公分吧?我现在一八二哟。”
刚志拿出了确实的数字来攻击,即便不想承认却也无法不在意。曾经满脸眼泪在身后使劲追赶自己的那个小孩,已经消失了。
“话说……因为小洸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所以能够这样俯视你意外的感觉好心情呢。”

洸一突然生气了。
就算这仅仅是毫无恶意的玩笑话,却也让洸一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刚志之间的距离。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懊恼。
在本家的直系子孙中血统最浓的就是刚志。自己没有任何地方超过他,除了比他年长三岁。而这样优秀的刚志却若无其事的说什么“你是我的偶像”,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刚志。你不仅个子长高了,连性格也变差了?”
听了这话,刚志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更加慢吞吞的说道:
“近朱者赤嘛。小洸啊,你这样没有自觉可是不行的哟。”
洸一顿时愣住了。
(这算什么意思?)
“而且我也是看情况的。你总不能让我一天到晚都装模作样啊。”
从刚志直白的只言片语中隐约透露出这个十七岁少年的真性情。洸一霎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不会觉得我不管被人怎么评论都能够笑得没心没肺吧?我……还没有那么非人类。”
气氛变沉重了。为了说点什么来打破这气氛,洸一猛地抬起头。
“你怎么不剪头发?”
即使对方突然横空冒出来一句,截断了之前的谈话,刚志却既没反问又没满含怨恨的发牢骚。他只是静静地盯着洸一的眼镜。
刚志的眼瞳中全是坚定,绽放着强烈的光芒。
(——这又是……怎么了?)
一时间有一种要被这种眼神吞噬的错觉,洸一连忙在心里警醒自己。
(振作起来,洸一!对方是比你小三岁的小孩子而已,怎么能输了气势!)
“……还挺长的。”
长短不齐的刚志的头发,最长的部分已经过肩了。
估计即使是在校风以自由阔达而著称的麻宫学院,这样的长发也多少有些问题吧。洸一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高中生活。那时他所在的学校有繁琐的风纪检查,其中就包括头发这一项。
“小洸是否也觉得很丑?——明明是个男人却留长发。”
一定有很多人都对刚志的头发做过类似的指责吧。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不肯妥协——吗。
“没什么不好啊,挺衬你的。管它是长是短呢。”
洸一轻轻的点点头。
结果刚志居然别开眼,叹息似的吐出一句话来:
“总之,之所以留长有一半原因是为了许愿。”

洸一的心猛的一刺,嘴里涌出一点苦味来。
他也曾经听别人说起刚志的父母不和的话题。即使不刻意去打听,这个话题也总是被人提起,这都是因为刚志的存在感太强烈了吧。
今年,刚志的父亲终于没有一同归省,于是这个流言越演越烈了。

每年的八月。
到了这个时节,县内外的三原家的血亲们就会集结在一起,不论是本家的直系还是仅仅挂名的旁支。这集会是为了集合全员供奉祖先的灵位,是所有三原家血亲们一年中最优先的行程。
不管工作有多忙,或是正赶上补习班的夏季考期,又或是正处于社团的比赛期间……
谁也不会在这集会上缺席,这简直已经成为了烙进DNA的归巢本能一样。
不论如何,这集合了整个小镇(即使这么说也不为过)的集会,是借着这场祭奠亡灵的神玉祭的短暂时间,可以堂堂正正跨入本家住地的唯一的机会。
尤其对那些被一条奇妙的家训——离本家血缘越近的人必须住到里妙见山越远的地方——束缚的人来说,这更是难得的机会。
但这并不是不分身份高低的庆典。这个能够拜见到平常极少出现的宗家家主尊颜的祭祀,既是一族的义务,又是一年一次必须危襟正坐的严肃仪式。
更何况今年是第十九代三原家家主——三原由树作为家主而主持的最后一场祭祀。就算有人再勉强再不甘愿,都必须要出席这次的仪式。
作为广大土地的所有者,以及主持神玉祭(荒神大祭)的三原宗家,流传着有别于家训的三条奇妙的律言:

壹——表本家的家主必须由里本家直系的女性生下的男孩继承。
贰——表本家家主身为和山神大人交换契约的凭证,一生不得婚娶。
叁——表本家家主的任期为十年。

表本家就是三原宗家;里本家是指名义上是分家的六道家。
换句话说,在这场神玉祭里:“表”有持有绝对权力的三原家家主,而打着分家名号的六道家却是把持宗家血统的“里”当家。
即是说,宗家的幕后掌权者其实是那些能够将所谓半神半人血统确实延续下去的女孩子们。她们才是真正支撑“三原”这个姓氏的当家家主。
更不可思议的是,宗家家主的位子虽然是代代传男,但却不是所谓的世袭制。反过来讲,只要是直系的女性产下的男孩,不论年龄品性都有下代宗家家主的当选资格。

住在豪华的宅院的家主,除了每年一次的神玉祭以外,为人所知的只是每天两次在厅堂打坐唱禅的孤单生活。与此同时家住也享受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优渥生活,由里本家的女子们服侍。
旁人来看都会觉得这实在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但是因为宗家已经被半神化,所以关于起居等细节并不为外人所知。
虽然如此,表里本家却并不会单纯因为某人是下代家主候选人之一就格外礼遇。
只要克服了“血统”的要求,所有的人都有当“家主”的权利。而在这些人之中只有一个能站到顶点,——只有依据荒神大人的神启当选次代家主的那个人,能够得到所有的一切。
虽然神启是在铁幕之后举行的绝密仪式,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进行的,但是却也没有人敢对此提出异议。
但是只看每过十年就必定会举行更新换代的仪式来看,也许神启确有其事吧。
当选次代家主,就意味着此人的“神”的血统继承人身份得到上天的承认。这也是直系们每年一次从不缺席祭典的原因。
可是,即使好运降临坐上了家主的宝座,这也不过是有保存期限的、仅限一代的荣耀。只要那条不成文的“独身”律言存在,家主就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后代。
这并不是空洞的誓言。
历代任满后的家主放弃了所有的权利却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独身直到死去。这简直就像是被誓言束缚了身心的铁则。这种类似于僧人似的做法也逐渐成为了惯例。
正因为有上述所有的事实存在,三原宗家才一直保持着神话色彩。
不管是多么杰出的世家,血总是会渐渐陈腐。
因此三原家有另一条不成文的律言规定,即使是直系的男子,只要不能取得家主之位就不能继承“三原”这个姓氏。洸一觉得这是借着神玉的名义的一种对血缘的肃清。

洸一也算挂名在三原家的末等席上,但是从血缘来说他和刚志简直一点关系也没有。
虽然不知道周围的人怎么想,洸一本身并不觉得两本家和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和刚志他们这样的直系不同,洸一住在妙见山下,只能算是顺应时势和三原家沾上了关系,既不感激也不特别讨厌这个家族。
洸一只是被被称为“荒神大人”的妙见山束缚住罢了。它是不可见但持有奇异力量的灵异,包括洸一在内的每个人都无法说明那些奇妙的现象。
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这个被古代风俗束缚的土地上,洸一被人冠上了异数的名头。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小时候的洸一喜欢背着父母跑去妙见山。只有那里是他独自一人也乐趣无穷的游乐场。
春天有各种各样生命的幼芽。
夏天可以捉虫子。
秋天有美味的山货。
就算是严寒的冬天也有取乐的方法。
四季轮回,山林的绿色总让洸一觉得满足。
这不是玩笑也不是错觉。只要进入妙见山,洸一就觉得精神振奋。就好像体内的琴弦和“荒神大人”同调一样。

然后。等到入山就像在自家庭院散步那么熟悉的时候,洸一恍然注意到一件事。在治愈他心灵的神山里存在着“正”“负”两种磁场。
——既有无限高涨的振奋感,也有无法言说的诡异的黑暗。
洸一不知道那东西应该如何称呼,但是他知道,这两极都属于“荒神大人”。
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有一次洸一不小心对父亲提到自己的这种看法。父亲深深的叹息着说道:
“你被神山迷惑的越来越厉害了。”
虽然父亲并不是很迷信的人,但毕竟是土生土长在妙见山下。他也对妙见山有着不能忽视的敬畏。

4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匿名

    苍炎大人 – 還會更新嗎, 故事看像未完呢!

  2. 苍炎

    to 无名同学:啊,感谢你关注这个故事。因为本书是吉原老师的旧作,所以似乎没多少人知道,我当初是练笔翻译的。不过既然有人看,那么我也有动力继续下去。最近几个月比较忙,等年底吧。话说,也就剩下一半左右了。

  3. 幻惑的果冻

    大人,求您一直更下去吧,泣……

  4. lilith

    因为忙碌很久不来了,终于看到了开放的第二章~~~博主大人辛苦了啊~~然后继续耐心等待有朝一日会继续的另一半文。。。握拳i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