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纯血之槛 3 by 吉原理惠子

深渊的鼓动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吞噬了所有光线般漆黑的深渊,突然细微的抖了抖。
没有一点声音,只见粘稠的漩涡出现。

终于迎来了第十年的夏天。
时间的轮回已经就位,这异象即将为人所知。

如实质般粘稠、脓液似的沉默在夜晚的静寂中缓缓流淌。
无声的“声音”吞噬着暗夜。
幻惑的鼓动播撒着诅咒。
——缓缓地、静静地。

神龛

在湛蓝耀眼的天空下,一直连绵到视野尽头的原声森林的那种浓绿色泽异常鲜明。
广叶树林大张双臂,仿佛在轻柔抱拥天幕下四射的阳光。
润泽浓郁的大气顺从的贴服在错综复杂的枝桠上,在耀眼的每一片树叶上,在树缝间零落的阳光的露珠上,在生长着苔藓的森林的地面上。

忽然。

静静的,时间停止了。
仿佛在呼唤森林深处的灵威的觉醒。
这是恭顺威严的静谧。
在这样的沉默威压下,此地会变成任何人都无法入侵的“圣域”吧。
圣域,拥有“天”和“地”的祝福。
抑或——
圣域,结下莫测的“神”和“魔”的契约。

=============我是属于原作者的分界线==================
“等一下啦,洸一君。这条路……不会有错吧?”
离开了山道沿着有细细的兽道的延伸斜坡大步前进的同时,佐佐木惠子用有点嘶哑的嗓音大声问道。
“当然没错啦。这可是人家急到连让我们好好化妆的时间都不给,早上一起来就出发找的路。否则的话我可是要发火的。”
村田初美早早接口,一边说着刻薄话一边瞪着走在前面开路的洸一的背影。
不提早饭却说没让自己好好化妆,这的确是初美式的思维。想到这一点紧跟在她身后的刚志皮笑肉不笑的翘起一侧的嘴唇发出嗤笑。
注意到这个细节,身量较小的加纳纯子微微咬了咬唇。她的眼神中透出一点点后悔来。
除了对自己唯一在意的那个人和颜悦色,刚志平时总是一副扑克脸,对周围的人毫不在意。但是即使现在他难得的露出了冰冷之外的表情,那个人却毫不惊讶。偏偏只有让刚志表情生动的那个人毫不理会他。
“话说回来,这条路还真是难走哪。难道没有更好走的路线了吗?”
前园拓也用手背擦掉从下颚滴落的大颗汗珠。他也无法忍耐的开始发牢骚了。
“这算什么’非常近’啊。我们已经走了三十多分钟了!从早上开始就这样,真受不了。”
寺川大辅顺水推舟的抱怨着,开始为了走在前面的女孩们的速度而心急。他一口气从斜坡插过去,从殿后的位置冲到了最前面。
洸一斜眼瞟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眉。
“大辅先生。无意义的抄近路只会消耗体力。你还是跟随大家的步伐慢慢的走比较好。”
“别傻了。如果我跟着你们这些人似的拖拖拉拉慢吞吞的走,那才会更累。”
大辅沉下肩膀深吸一口气,丝毫不打算听从洸一的意见。
“总之只要从这里登上去就可以了吧?那我就先走了。”
大辅大步流星的向上攀登,潜台词就是——我可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
于是。
“——说的也是。”
“真的。那我们早点弄完吧。”
“赞成。如果不赶紧的话就到午餐的时间了。”
惠子和拓也,以及初美都跟在大辅后面开始加快了速度。

眼看着他们随即踩出一条小路出来,洸一淡淡的叹了口气。
(这些家伙真的是本家的直系吗?完全看不出来。)
“入山者须敬山”,这是统治这一带的三原一族代代流传的家训。
而大辅他们粗鲁的抄近路的行为,简直就像在这家训上踩了两脚一样。
(去年的那些人都是些软弱的家伙,从出来到回去全员都哭个不停。今年的全都是自尊自大的家伙啊。这样下去六道家的婆婆又会不高兴吧。)
洸一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想起了去年去世的、被称为里本家活字典的九十八岁的老婆婆的脸。

三原家的先祖是妙见山的守山人。传说他和他的家族是山神和凡间女子生下的半神半人的血统。
不过这不过是在传统风俗仍旧影响深远的地区常有的一种家族源头传说罢了。
但也许正是因为有这个传说的存在,本家对于妙见山异常恭谨,那态度简直让旁人看了觉得奇怪。
即便随着时间的流逝,时代也在变化,本家仍然保持着古早时就有的“不轻易让人进出神山,以免打扰山神大人的休息”的训诫。
像是对妙见山进行人为的土地开发这样的事情是大罪。就算是除杂草之类的都被严禁。
因此这里的一切都保持自然。
“神怒而天灾。上心不可妄度之。”
这样的戒条已经接近于顽固的信念了。
入山的人们,只要在同样的地方多走几遍,就很容易踏出一条路来。但是这样简单被践踏出来的道路上却再也不会生出植物,因为这条道路上的地脉已经被切断了。
三原家相信,像这样一些小事越积越多,就会污染神山的神域,最终将导致千万劫灾厄降临己身。
不论是神灵作祟还是天降灾厄,且不管那过激的古老传承,随便让人出入的确会造成山林的生态系统失衡,这并不是开玩笑。
人们会大肆采掘有稀少价值的高山植物或是山货的根茎。
在没有山道的斜坡随意抄近道,踩出小路。
在林地上乱扔垃圾。
对于登山者的素质的恶议持续已久,而另一方面也有很多担忧这些问题的真正的登山家。
于是妙见山因为有了三原家这个强力后盾,至今都不曾被俗世所践踏,仍然保留着山林的神圣。
如果外地人听了这些戒条的话,只会当成是常见的古老的传承一笑了之而已。
但是在这里,妙见山的神圣是道标,它指引人们坚定信仰本土宗教,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影响。
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人敢绝对的说这些都是对妙见山——抑或对三原族——的敬畏所生出的迷信。
或多或少他们都明白一点:大山并不总是平等宽大的。
在这里,的确存在着超越人们思维的奇迹,不可思议的现象。
而虽然微小却是由山神的力量具现而来的超能力,也在本家直系的血缘中传承。只要在第十年举行神玉祭,灾厄就确确实实会远离此地降临别处。
这里是有神灵栖息的圣洁场所。
妙见山就是神灵的居所。可是这里并没有为了保持此地神圣而围起的栅栏,也没有供奉灵山而修建的壮观神社。
说它美似乎太没风骨,何况这里并没有任何吸引登山者的景观。但是本地人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从心底里相信“荒神大人”的存在和灵验。
尽管如此,随着时间的波涛缓缓涌来,人们的生活也逐渐受到侵蚀。这也是不可避免的时代走向吧。
记载传承的古文书在保管箱里渐生尘埃,风俗慢慢的变成了仪式,一族的荣光也已经衰弱暗淡。
更有身为直系末裔的大辅等人,从心底蔑视家训,觉得那些东西毫无用处。

(明天继续。今天就这些了)

4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lilith

    不好意思,想问一下大人,这篇的2为什么没有呢?是不是跳过了,还是包含在3里面了之类的??

  2. 苍炎

    亲:没有2的原因很简单,因为2是H,为了和谐所以私有了。。。

  3. lilith

    厄。。。原来是这样啊~~那期待博主这篇小说完成时也能和二重的4一样,用密码或者别的什么形式放松给大家,这样不知道行不行呢?

  4. 苍炎

    其实设成密码保护也是可以的啦。。。不过我在考虑要不要过一阵子抽时间完成它。这个故事我也很喜欢,所以最近比较为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