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参加繁花的鬼故事短篇 七天

很血腥而且很无聊的短篇。充分说明我很BT。。

七天

孟小天正带着耳机在厨房边听音乐边做菜。

我近乎贪婪的看着他宁静的侧脸,看着从额际到下巴那条美好温润的曲线,看着他可爱的小耳朵,和耳孔里塞得紧紧的银色耳机。

孟小天的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轻快地摆动,嘴里咕哝着跟唱,看起来已经沉浸在音乐的节奏里,而细白的手指却熟练地把切好的姜丝葱末堆在一边,往码好的肉块里点了酱油和料酒,有条不紊的开始爆锅。放肉进锅的时候“唰”的一声爆响,孟小天也恰好在这时一甩头,也许是音乐正到了高潮部分。

他的手下未停。

我看着这个孩子,他仍然这么快乐。

孟小天拿筷子沾了一点酱汁略微尝了尝,随即点点头露出一个有点调皮的满意笑容。他快手快脚盛了一碗米饭,又将做好的菜和酱汁浇在饭上,拿了汤匙坐到餐桌前开吃。

他身上总有些奇怪但可爱的小习惯。比如做菜喜欢用长筷,但吃饭总是用汤匙;又比如走路做事都喜欢带着耳机听音乐,但是吃饭的时候一定不看电视不听耳机也不说话;再比如他的心肠极软看电视常常会流泪,可是在做出决断的时候却又干脆的要命。

屋里很安静。孟小天静静的吃着饭,不抬眼。他咀嚼的很慢很仔细,偶尔还会停下来回味一下。等到饭吃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孟小天又重新戴上耳机。他踢踢踏踏的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洗了脸刷了牙,倒到床上进入梦乡。

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门窗是否关好,又看了看他安详的睡脸,然后我回去安身的地方。

——我还剩下六天时间。

阳光照射到孟小天的脸上,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开始这一天的生活。

照例喝了水,戴上耳机起床洗漱,之后翻出好久没用过的吸尘器开始大扫除。他纤细的身影在屋里晃来晃去,静悄悄的屋子开始有了生气。

我苦笑着看他忽略了我的问候。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到了午餐的时间,孟小天停下做到一半的清洁跑去厨房开冰箱。他站在冰箱前踌躇了一会,仿佛在犹豫要选择什么食材。掰着手指点算了一番之后终于决定,这才心满意足的拿了一顿分量的肉,又跑去橱柜里翻出了好久不用的米粉来。

看着他开始忙碌的身影,我微微笑了。还记得上次他做给我吃的时候,那种新鲜肥美入口即化的好味道。

一天天的时间过去,孟小天总是在屋子里忙个不停。他洗了衣服,清洁了地板和窗户,甚至给地板打了蜡给墙重新涂了涂料。他总是戴着耳机,按时吃饭,每天做出不重样的菜肴。他不说话,不接打电话,不看电视,也不出门。每天他的生活从阳光照射到床上开始,从吃完晚饭天黑后上床结束,规律得不得了。

而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

现在天已经黑了,孟小天也已经乖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进入梦乡。

我最后一次检查了门窗,看了看他的睡脸,然后,站在他的床边,等待天亮。

再一次醒来,孟小天不是被阳光照醒的,而是被闹钟叫醒的。他喝了水戴上耳机去洗漱,之后换上衬衣和西裤。望着墙上的挂历耸了耸肩,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十一的假期还真是短,一下子就过去了。”打开冰箱看了看,他又咕哝了一句“这么快就都吃光了啊”,之后扣好了袖口就出了门。

孟小天的家离公司很近,他总是步行去上班。阳光暖暖的照在他身上,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少年,脸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

到了公司一进门,就有同事带着八卦的神秘偷偷凑上来:“小孟啊,刚刚听说了一个关于大老板的消息,你要不要听?”

孟小天眨眨眼,取下右边耳朵的耳机问:“什么?”

大概是耳机中传来的鼓点声太吵,同事瞥了一眼那银色的小玩意才重新开口:“原定十一结婚的大老板啊,失踪啦!”

孟小天迷迷糊糊的歪着头看他。被他的神情鼓励,同事继续说道:“听说刚一放假那天就没见到人,新娘子急得哟……本来怀疑是绑架,但是一直没接到电话。现在报了警了,也发动了人全城的找,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今天早上连报社的记者都打电话过来了……啧啧,好热闹。”

孟小天没接话,只是低头听着。

同事顿了顿,见他没反应,又拿胳膊撞了他一下,挤眉弄眼的说:“……会不会是私奔了啊?你说现在大老板到底在哪儿啊?”

孟小天抬头看了同事一眼,没搭理他。他把取下来的耳机又带回去,慢吞吞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坐在座位上,孟小天掏出放在口袋里的MP3。他的机器有显示歌词的功能,此刻在放的歌的歌词就一句一句在小小的液晶屏上面滑过。歌词是这样的:

最后的甜蜜夜晚 和你一起度过
吃了好吃的蛋糕 喝了甜甜的香槟 让我们开始狂欢之夜吧
我爱你 我爱你 让我吃掉你 你的唇你的发你的大腿你的指尖 你的一切都属于我
听到你在尖叫 血液发烧了 看着你的眼睛 流出甜蜜的毒液
这一切 就是堕落的开始吧
我爱你强有力的臂膀 这是第一天
我爱你宽阔的胸膛 这是第二天
我爱你劲瘦的腰身 这是第三天
我爱你小巧的屁股 这是第四天
我爱你健壮的大腿 这是第五天
我爱你完美的器官 这是第六天
你的心你的肝你的唇 让我留到第七天
我爱你 我爱你 让我吃掉你
你的唇你的发你的大腿你的指尖 一切都属于我 永远属于我

孟小天轻轻的跟着节奏用脚打着拍子,右手有意无意搁在身前摩挲着自己的皮带扣,慢慢的笑开:“……在哪里呢?”

——你猜。你来猜。

END

==================================
作者后记:汗,第一次写就写得这么血腥,原谅则个。
这篇的灵感来源于一次看到朋友喜欢的灰色银币的某歌词,讲的就是一个人杀了恋人分尸冰箱后来吃掉的故事。但是我查了网上的歌词并没有这么一篇。现在看看灰色银币的歌词虽然有点血腥,但是其实象征意味比实际意思要浓厚,也许是我当时看错了吧。所以歌词只好自己写了。

解谜如下:

鬼在哪里:鬼就是那个“我”,也是公司大老板。被吃干净以后就消失了。

标题:“七天”既是放假的七天,也是头七,同时也和歌词里面写到的时间吻合。

做菜:汗……每天都是肉。不用我明说了吧?

家务:只是消灭痕迹而已。所以清洁了地板和墙壁,还有衣服。

音乐:算是一个契机吧。歌里面写的就是发生的事情。当然歌是我胡诌的。

6 Responses

Add your comment

  1. 梦游

    额,悬念设得很好啊,看到最后才明白原来是非正常死亡。一开始以为七天使代表头七的意思。还是说两个意思都有?
    由同事口中所说出的老板十一结婚的八卦又可以让人脑补出很多的杀人动机。
    看了结局再回过头去看一遍又从细节发现了很多小天对“食材”的感情。
    不过不明白为毛我还可以给小天倒水,不是第一天我的手臂就木有了咩

  2. blueclift

    哇喔,我坐到苍你第一次写文的沙发了吗?
    乐滋滋的打个滚~~~
    ——————-
    我没有看你的后记就看懂了哦\(^o^)/~ 还是蛮明显的。

  3. 苍炎

    汗。。。概念而已,概念……那不然不要倒水好了。。。

  4. wlr50

    一个成年人的肉应该蛮多的……七天能吃得完吗,汗……

  5. 苍炎

    to wlr50:汗。。。。。。。。
    我每顿都可以吃掉大约半斤的羊肉。我还是女的……虽然胃口有点大。
    据说一个人体重的70%是水。那么其余的加起来有30%。再扣掉头部的重量(大脑),还有脖子和手脚,骨头,假设剩下的可食用脏器(狂汗)和肌肉是20%。按照140斤来算就是28斤,每天四斤。大胃一点……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吧?

    to yancui:你说的很对呀。这篇文我本来以为是和吏部尚书的,结果是父子。还是BE.

    to sophia:这篇太上皇属于很多人都会在开头被吸引,但是很少人能坚持到结尾的类型吧。相信我,和你有同样经历(虽然理由可能不同)的不止一个人。。

    to blueclift:我是真的完全么有想到这个问题………………哭泣呀。。。写文好难。还是专心的看文吧。。。。。。。。。。。

  6. blueclift

    是说苍你那半斤羊肉肯定也不是羊肉干,70%的水不是那么扣的…
    由此可见小受不是一般的大胃呀,是因为这个才被抛弃的吧╮(╯_╰)╭

Leave a Comment